“哇,这么大的坛子,老祖你是藏在哪里的?是空间戒指?还是须弥法宝?怎么说变就变出来了?”

    一个大坛子,这么凭空就出现在手上,这手段不可谓不妙不奇不玄,若见于志怪之文听于市井之说也就罢了,可这是亲眼所见,就实在惹人惊奇,凌珊连连追问,目光在她身上流转,想要看看是否带着什么传说中的宝物。

    老祖自得道:“什么须弥法宝的,这可是老祖在镇魔崖上辛苦创出的上天入地万物摄服袖里乾坤手,能将有实有质之物转化为虚无灵气,收摄在地宫气海或天门神府之内,随身携带,随时收放,简单实用。”

    凌珊惊叹道:“这么神奇,已经不是武功了,是仙法道术了吧?”然后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心:“老祖,我也想学!”

    “你?”

    老祖瞥了她一眼,不屑道:“你可学不了,不到先天,就不要想了。”

    凌珊失望道:“要求这么高啊?”

    老祖神色傲然道:“那是自然。这可是我历尽千辛万苦才创出的绝世术法,要求不高,哪里配得起天上地下万物摄服袖里乾坤手这个名字?”

    凌珊眨眨眼,抠起字眼问道:“不是上天入地吗?怎么变天上地下了?”

    老祖怔了怔,随即不耐烦摆手道:“上天入地和天上地下有什么区别?一样一样!”

    接着转移话题道:“不要管这些,我问你,你可知道我手上这是什么?”

    凌珊笑了笑,“我又不会火眼金睛,这我哪会知道?”

    老祖将坛子放在两人中间的横梁,一手扶着,一手起扬,盖在坛口,朔道:“哼哼,是能增进功力的东西,我在昨夜被烧毁的那条船上发现的。”

    “烧毁的船?”

    凌珊微怔,猜测到了几分,那艘船上,能增进功力的好东西,她只知道一样。

    只是现在这坛子上没有传出那种渴望接近被吸引的感应,又令她迟疑,不敢确定。

    “老祖别卖关子,快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好了!”

    无极老祖手一起,坛口纸封便被掀开,霎时一股氤氲气息流出,那种熟悉的饥饿感吸引感如潮涌至,而且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强烈到她几乎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抢过来,好在意志坚定,刚动时就被压下,只是肩膀颤了颤。

    真是这个!

    凌珊瞪大了眼睛,不用伸头过去看,她就确定这就是怪鱼的血髓。

    老祖嘿嘿一笑,啪嗒一声,带着纸封盖回坛口,种种异感,须臾消弭,仿佛从未有过!

    刚刚感应不到,果然是她造成的。

    老祖说道:“怎么样?感觉到了吧?”

    “感觉到了!”

    凌珊点点头,却有种不真实感,刚刚还在可惜与宝物有缘无分,突然就又出现在眼前了,莫非老天有眼让她心想事成?

    老祖拍着坛子介绍道:“这里面是一种叫大头红的凶鱼的骨髓,是铸剑城的特产,我当初就是靠的这个,才将十二重楼的最后五个大周天练成,足足五重天功力呢,这要是靠我自己练,怎么也得多花好些年。”

    看她语气神态,似还颇有怀念。

    泥坛重新被封上,那种吸引已成虚幻,凌珊也跟着平静下来,她听完介绍,下意识问道:“这个还可以吃?”

    老祖道:“废话。”

    “我上次是沾在手上运功吸收的!”

    “原来你已经用过这个了啊……不过,你这样效率不行啊,没吸收完里面的元气就先散掉了三成,哪有直接吃来的快?来的多?浪费,大大浪费了。”

    老祖显得痛心疾首。

    凌珊道:“没事没事,我那次只有一条鱼的量,不多,浪费了也没事!”

    老祖毫不留情地奚落:“那也是浪费,哎,说到底,都是没见识惹得祸啊!”

    一大坛子宝贝还在她手上呢,凌珊只要还眼馋,这时候就不会去和她对着来,被嘲笑了也毫不生气,当然也不会去接这话,她好奇问:“老祖当初从能提升四个大周天内力,吃了多少鱼髓?”

    无极老祖想了下,拍了拍坛子,答道:“如果装这种坛子的话,大概……有五六坛吧!”

    凌珊美滋滋道:“五六坛就能让老祖增进了五个大周天的功力,还是最后最难的五个周天,那这一坛如果都给我吃下,我肯定能一口气进入脱胎之境……也不行,我一个人吃让姐姐知道了,恐怕得生气,嗯,可以分一两成给她,到时候她也进步,偏偏比不上我,等我收拾她几次后,就也让她喊我姐姐!”

    已经充满对未来的憧憬。

    老祖看着她大发美梦,直接打击道:“你想多了,这里才半坛多一点,而且一直到昨天我发现时,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天,又没有经过上乘的封存手段处理,里面元气早已经损失了不少,这么一点,还想着直接脱胎换骨,能让你的瓶颈松动一点加快破关的时间就不错了。”

    “啊?”

    凌珊一下感觉又从天上掉到地下。

    但马上又精神抖擞起来,安慰自己道:“没事没事,能加快突破就行了,我还担心一次用太多,会影响未来潜力呢,这样正好免了我的后顾之忧!”

    老祖问道:“什么影响潜力?”

    凌珊答道:“靠吃药提上去的功力,不是就很难再有进步,几乎把人的未来定死在那个修为吗?”

    老祖道:“你哪里听来的歪理邪说?来来来,告诉老祖,让老祖去和他谈谈误人子弟的后果。”

    凌珊吃了一惊:“不是这样的吗?”

    无极老祖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不大靠谱,不过身为长辈,在教导后辈门人一事上还是义不容辞的,于是积极去导正后辈的错误观:

    “废话!不是一点一滴练出来的功力,虽然的确会造成根基不稳,实力虚高,可只要之后不再躁进,好好打磨,夯实基础,该怎样照样还是怎么样,再无寸进只能是天赋或是努力不足的错,哪有推到药物身上的道理?”

    无极老祖的话仿佛雷霆醒脑,凌珊一下醒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