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三天。

    原本客房,今日病榻。

    杜蘅十分自觉地早早躺到床上等着。

    小草,凌珊也都过来了,呼吞海、白石等男丁都还在外。

    下人们没来,明月天没来,无极老祖没来,花星落……也没来,她被杜蘅派出去和老祖套近乎了。

    “小星她们快要走了,你要是想欺负回去,就趁现在赶紧去巴结她的师祖,在她们走之前,让她帮你好好捉弄小星一次。”这是杜蘅的原话。

    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怀着一腔报复心屁颠屁颠去了。

    “我就要死了,这恐怕是最后一次见面,你们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就赶快说吧,晚了我就听不到了。”

    “小姐……”

    小草泪流满面,哭哭啼啼,气她怎么能将生死说的如此轻松。

    杜蘅看着小草笑道:“你就算了,你一定是让我不要死什么的,说了也白说,我才不让你如愿!”

    小草大哭。

    凌珊笑道:“我可不会说让你不要死的话,看来我是可以开口的。”

    杜蘅道:“那你开口吧!”

    凌珊点头微笑,露出一口白牙,道:“路上慢慢走,别摔了!”

    目光扫过坐在床边上紧紧握着杜蘅一只手的花如来和趴在床前两手压着杜蘅手腕的小草,“下面可没有什么花花草草的能扶你!”

    杜蘅弯起眼睛:“这个你就放心吧,到下面后,我会先等一百年,等到花花草草都来了再一起走!”

    “小姐……”小草哽咽着。

    杜蘅笑道:“小星,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凌珊允诺:“只要我能办到!”

    杜蘅轻轻道:“带落落走。”

    凌珊怔住:“什么?”

    “最后三天,她和花花都陪在我身边,我很开心,但她还不知道我要死了的事,我也不想她看见我死的样子,所以我想让你把她带走……”

    凌珊迟疑道:“我是没问题,就不知道花大叔他……”

    花如来定定看着杜蘅的脸,轻声道:“阿蘅说什么,就是什么。”

    凌珊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杜蘅对着花如来轻轻笑了笑,继续道:“你带走她后,几年之内,都不要回来……她如果哭闹,就说她爹娘想要去走遍神州大地游尽四海八荒,嫌她在身边太累赘,就把她托付给你们了,等她长大后,再告诉她,她二姐其实早就死了!”

    凌珊点头道:“好。”

    杜蘅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在这段时间里,你能收她为徒就再好不过。”

    凌珊:“过后我会问她,只要她点头,那她今后便是我百花谷移天宫的弟子。”

    “那我就放心了,以后小落落就交给你了!”

    “放心!”

    “你快些走吧!”

    “这么急吗?”

    “还是急点好,免得晚了,我又舍不得。”

    “不再看她一眼,或是和她说些话吗?”

    “不用了!”

    “好,那我走了!”

    “等一下,直说的话,她一定不肯跟你走,让花花去打晕她,你再带走她。”

    “我自己动手就是!”

    “她以后会怨你的,坏人还是让我们自己做吧。”

    “我答应你时,已经是坏人了。”

    “那这样至少可以让你坏得少一点!”

    凌珊和花如来出去了,留杜蘅和小草在屋里细语,在轻哭。

    小姑娘正和老祖待在一起,在那艘搁置在岸上的大船上。

    一大一小两人有个共同的敌人,能够同仇敌忾,自然有说有笑,主要是商量着要如何去整治那个“大敌”,也穿插着老祖自吹自擂,或许也是所言真实不虚的大话。

    循着笑语赶至,跃上船后,花如来招呼:“落落,过来。”

    小姑娘蹦蹦跳跳过来,瞪了旁边的凌珊一眼,转对父亲道:“爹爹,什么事?”

    花如来蹲在地上,道:“你以后,就跟着星姑娘。”

    小姑娘还懵懂:“什么意思啊?”

    花如来在她后颈部昏睡穴轻轻一按,小姑娘没等到答案,就软软往前倒下。

    将女儿交给凌珊,花如来道:“以后,落落就麻烦你了!”

    凌珊还是那句回复:“放心。”

    花如来来去匆匆,片刻不肯耽搁,他只愿在爱妻生命的最后时光,每一刻都陪在她身边。

    房中,杜蘅拉着他手,“花花,我擅自决定,把落落交给小星,你会生气吗?”

    花如来温柔地回答:“我如果生气,刚才便不会答应了!”

    杜蘅还是纠缠:“可是,我以后都不能陪你了,还不让落落陪你,你应该生气的!”

    “嗯,都听你的,你觉得应该这样,那我就生气好了!”

    “花花……我就喜欢你哄我!”

    “那我就一直哄你!”

    “花花,小星答应我照顾落落,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事?”

    “我知道,你也想死了,但我要你答应我,在为我报仇前,你不许死!”

    “报仇……”花如来轻声咀嚼。

    杜蘅道:“对,昨天那些人,不是他们我也不会动老头子的真元……虽然我本来就是要死的,可现在那些人才是直接害死我的人,你要帮我报仇,报完仇后,你才可以来陪我!”

    “你放心,我,我会的!”

    花如来紧紧握着杜蘅的手,话音都在颤。

    “还有小草,今后,你要帮我看着花花,他哪一日要是想不开,要寻死了,你就拿我的牌位打他。在他报仇前,不能让他死了,就算报仇,也不能让他去和人两败俱伤,或者和人同归于尽,他如果敢这样,你就把我的坟挖了,把我的棺材扔到海里,不许他和我埋在一起……花花必须活着给我报仇,那之后才准他来陪我……”

    杜蘅越说越乱,声音也越来越低。

    “我,我知道,小姐,我一定会看住姑爷。小姐,你不要睡,你醒醒啊!”小草哭泣道。

    “我还没死呢,你别哭的那么快啊!”

    杜蘅忽然睁眼,语气虚弱地说道。

    “啊?对,对,没死,小姐还没死,我不哭,不哭!”小草急忙伸手去抹泪水!

    杜蘅揉着肚皮,可怜兮兮道:“对了,我今天都还没吃过东西,我饿了,想吃饱了再死,可以吗?”

    小草连忙起身:“好,好,小姐你等一下,我立刻让人给你做!”

    “不,我想吃花花亲手煮的面!”

    花如来轻声道:“好,我这就去给你煮,你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花如来出去了,杜蘅轻轻闭上眼。

    终于要死了吗?

    好舍不得啊……

    算了,

    死吧。

    她闭目安详。

    在微笑中长眠,在微风中,送一缕芳魂赴幽冥。

    绝心非我意,有情无悔矣。此生有缺亦有憾,但遇上你,便是我最大的幸运与幸福。

    花如来无语望天,紧握拳头,骨节被捏得发白。

    他躲在门后,从来没有离开。

    因为他知道,她不是真想吃面,她只是不想让他看着她死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