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船在海,任风吹水荡,缓缓前行。

    船是万莲岛的船,被开来回神州。

    不通行船之法亦无妨,只管扬帆怒航,向西则罢,方位偏转,自有先天人倾泼天之功,导正归位。

    坐船的人是凌珊,明月天,无极老祖,花星落还有受伤的老李。

    在岛上昏迷了两三日,老李终是醒来,彻底度过了危险期,万莲岛上如今女主方去,自顾不暇,没必要再留他在那儿碍眼,既然要回归,索性直接带上,送回家去,何况那些身死船员的境况,也他才清楚,要去送钱补偿,也需有他。

    白石兄弟与吕文则继续留在岛上,帮着为杜蘅操办后事!

    已经一夜过去,天色正好!

    花星落尚在沉睡,凌珊出了船舱透气。

    趴在船栏上,望大船踏浪逐波,望前方碧海蓝天,兴致恹恹。

    老祖的行迹永远不会让人把握,无声无息来到了旁边。

    老祖道:“小星星,你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啊!”

    凌珊像是在征询意见又像自言自语:“如果我将余晖传给杜姐姐,她能不能多活一些时间?”

    老祖答道:“不是能不能,是肯定能,但时间有限,三天变成一月,最多两三月,绝无可能达到三月以上,因为她主要是病,而不是伤,余晖对治病的效果,远不如治伤。”

    “如果我当时真想传,你和姐姐会阻止我吗?”

    “小月月那边我不知道,不过老祖这儿没有那么多规矩,除了移天换地和造化神功概不外传,其他东西,就算是秘法,你现在才是掌门人,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我感觉等小小星学习了本门武功,再得知她娘死讯后,一定会怨我!”

    “怨你没有传授师门秘法,让她娘多活几天?”

    “嗯!”

    “那你到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清理门户了!”

    “馊主意!”

    “馊吗?我觉得这主意很好啊,简直堪比三十六计了……”老祖眯起眼道:“不过,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遇上事,只会在心里难过,原来也会表现出来的啊,这多愁善感的,也不像我家小星星啊。”

    凌珊道:“说明我的道行和老祖还是差了一些,不过放心,我不会一直心情不好,只是刚刚想起了她才会如此,一旦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心情就会好起来。”

    老祖摸着光洁的下巴,点点头:“吸引开注意力嘛……好办法,那我得想想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力!”

    凌珊道:“不用想了,我已经找到了。”

    老祖好奇道:“那是什么?”

    凌珊转过头,嘴角上扬,似笑非笑:“比如有什么事会让老祖表面无恙,心里难受。”

    老祖说道:“那你恐怕不能如愿了,这种事目前还没有发生过呢!”

    凌珊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问:“哦?是吗?不知道白皮鱼和黑心葵是什么情况?”

    老祖道:“不过就是两个外号,他损我,我也损他,彼此看不顺眼,但损多了又生出了些交情,勉强算是朋友吧,嗯,就是这样!”

    “原来是欢喜冤家!”

    “错,是死对头!”

    凌珊笑弯了眼:“其实老祖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有办法能知道。”

    老祖忍不住问:“你什么意思?”

    凌珊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好像还没具体说过,当日是如何从轩辕剑主手里逃脱出来的吧?”

    老祖点头:“是还没讲过。”

    凌珊道:“那我现在就讲讲吧,当日我们在苏州城碰见了龙木岛的黑白二使,当初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我见过他们,所以认得出,于是就上去和他们讨要阴阳令,好在我和姐姐虽然初出江湖,但总算小有名气了,顺利要了两块过来。既然接受了龙木岛的邀请,自然是不能再被关到轩辕剑冢下面去了,二位使者就帮我们拦住了轩辕宫那伙人,我和姐姐也趁机逃了出来。”

    “龙木岛吗……”老祖喃喃道。

    凌珊继续道:“那日听小石头说过,去龙木岛可以找到老祖你,想来这些年老祖都是躲在岛上的,而我如今身怀龙木岛的邀请,早晚要走一趟龙木岛的,老祖说,你过去的事,我能不能挖出来?我想,岛上总不至于连一个知道黑心葵和白皮鱼故事的人都没有!”

    “那俩傻子,居然敢乱发牌,我迟早去收拾他们!”

    老祖听完,狠狠一拍木栏,嗯,栏杆没破,连裂缝都没有。

    凌珊闭着眼深深吸气,像是在洗去天地精华,淡淡地说道:“生气吧,生气吧,老祖越生气,我越开心!”

    老祖眼珠子一转,平静下来,说道:“呵呵,我才不生气,你一个小屁孩,也想惹我生气?做梦呢!我不仅不生气,我还继续哄你,让你开心!”

    凌珊歪过头问:“这是讨好我?”

    老祖狠狠点头道:“对,讨好你!”

    凌珊来了兴趣,撑着栏杆,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看着她:“那你想怎么讨好我?说好了,你如果只是嘴上说两句好听的我可不接受!”

    老祖道:“哼,老祖我哪有那么肤浅?老祖从来是行动派,可不会嘴咧咧,我是要变个戏法给你看。”

    凌珊好奇:“戏法?”

    老祖握起一只拳头晃了晃,道:“对,戏法,大变活人见过没?想不想见?”

    凌珊说道:“这戏法我看过,不过那些都是三等把戏,一眼就看穿了,不知道老祖的大变活人和街头卖艺有什么区别?”

    “那你看好了!”

    老祖说完,转身面朝着船舱,十指相扣,轻轻晃着,念念有词:“无极老祖,无极老祖快显灵,把那些魑魅魍魉一个个都给我变出来,无极老祖快快显灵!”

    凌珊在一旁嘲笑道:“老祖,你和太上老君呛行了吧?”

    “别打扰我!”老祖头也不回,继续念叨:“无极老祖保佑,他们若不肯出来,就把他们扒光了绑到闹市游街十日,呔,大变活人,给我出来!”

    就往前一指。

    凌珊眼睛一花,再见时候,前面船舱门口,居然真的多出了两个人。

    一个浑身白,一个浑身黑,没有任何花样图纹,衣服颜色十分纯粹,而俩人都是干巴巴的瘦子,看年纪应在三四十上下,正当壮年。

    凌珊吃惊道:“你们是什么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