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龙木暗使

    凌珊是真的吃惊,她才不会真信什么大变活人的把戏,这无疑是俩人潜伏在船上,被老祖发现后逼了出来。

    但这俩人躲在船上至少也有一晚上了,居然能瞒过她和师姐的耳目,实在非同小可。

    “嘿嘿嘿,你问他们做什么?要问就问老祖啊,他们可都是老祖施展天地无极乾坤挪移大法从其他地方给变到这里来的!”

    老祖得意洋洋地笑道。

    那俩人沉默着,也不说话也不动弹,就僵在那儿。

    凌珊无奈道:“好吧,我知道了,他们都是老祖变出来的……那请问老祖,他们都是什么人?”

    “他们嘛……”

    老祖歪过头,眯起眼睛,也没有多卖关子:“他们是龙木岛的使者。”

    凌珊皱起眉头,喃喃道:“龙木使者?”

    随后问:“他们和黑白二使是什么关系?”

    老祖解释道:“龙木岛使者分放令明使与护令暗使,明使只有两个,叫白十三和黑十七,就是江湖人所说的黑白二使,专门向武林人士发放阴阳令牌,而暗使,有十人,其中两个就是他们了,负责暗中保护接令之人,黑白二使每发出一枚阴阳令牌,便有一名暗使会跟随令牌得主,直到那人登上龙木岛为止。你和小月月都接了令牌,所以有两名暗使跟随!”

    接着老祖瞪起眼睛望向两人,凶巴巴道:“怎么的,一直不戳破你们,就真当本老祖眼瞎发现不了你们是吧?还敢潜入到船上来,这是在嘲笑本老祖无能啊……说罢,你们想怎么死?”

    一人面皮抽动,强颜笑道:“向谷主见谅,我们在岛上见过的,不是陌生人,还请不要生气!”

    老祖不耐烦道:“我当然知道我们见过。”

    他指着说话那人道:“你是龙十一”

    又指另一人:“你是木十二,对不对?我又没有失忆,怎么会认不出来?要不是因为认出了是你们,你以为我前几天刚到万莲岛时,为何不把你们揪出来一块收拾了?”

    龙十一白着脸,急忙点头附和:“是,是,那还请谷主今日再高抬贵手一次!”

    凌珊迟疑问道:“我们早在一个月前便接了令牌,他们难道……”

    那人应道:“姑娘猜的不错,我们在苏州城的时候便跟上姑娘了,当初若非我兄弟二人将庞师圣的消息告知剑主,并拼死接下他三剑,他必不肯那般轻易放过姑娘的!”

    凌珊恍然有感。

    难怪当初轩辕剑主会突然去城外与人相斗,从而令她们有机可趁,还以为是他的什么对头出现,令他一时难以顾及其他,原来都是这两名暗使之功,如此说来,这两位和那黑白二使一样,也算是她与师姐的恩人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而这人一说完,老祖却立即炸了,脸上全是不满,连声嚷道:“这是拿小星星挤兑我压着我吗?想要让我不好对你们出手是不是?告诉你,本老祖最讨厌挟恩图报的人,今日你们就别想留全尸了!”

    龙十一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是谷主多虑了!”

    老祖眼神迸射出危险的光芒,蛮不讲理道:“你这是在骂我我没事瞎想,还是在骂我没事冤枉你?”

    龙十一苦着脸道:“真的不是!”

    看着这么两个可想而知武功奇高的大高手却在老祖面前就跟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瑟瑟发抖,也挺有趣的。

    不过,现在凌珊更关注的可不是有趣无趣这些,她问道:“两位既然是护令使者,又早早随我们到了万莲岛,东方啸天来攻那日,为何不见你们出手?”

    这回是木十二答,他道:“非令主身处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护令使可不现身、不出手。”

    凌珊道:“可当时我已经着了东方啸天那控魂的道了,若非老祖赶到,恐怕还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命呜呼了。”

    龙十一道:“十二不会说话,他说不清楚,还是让我来说罢……其实当时我们见姑娘危险,已打算出手施援了,但是慢了一步,让谷主先救下了两位,我们见已无用武余地,索性就继续隐藏着,不再动手。”

    凌珊叹了口气,不再咄咄逼人。

    他们毕竟与万莲岛毫无关联,实在没有必要为此与东方啸天那等高手为敌,何况当时她们都已先一步离开了,谁能料到杜蘅会突然决然舍命回去?想阻止也不可能了。

    那么就算想要迁怒他们不早动手以省去杜蘅动元致死之举也没有道理。

    “罢了,不说这个,不过我有些好奇,两位竟能挡住深不可测的轩辕剑主,还有心对近乎先天的东方啸天动手放对,你们的武功到了何种地步?”

    龙十一道:“我与十二皆为重楼之境,能挡住剑主,全在于事先定下了三剑之约,使剑主未能动全力,否则真若拼杀起来,他就算不用轩辕剑,我等数人联手也未必能抗衡,而有心对东方啸天动手,则是职责所在,不可不动手,并非对自身武功有所自恃。”

    凌珊好奇道:“东方啸天与云翻天你们都见过,认为谁更胜一筹?”

    虽未实际交手,但毕竟有过接触,凌珊在直觉云翻天恐怕比前几日杀上万莲岛逞凶的东方啸天也差不了多少。

    龙十一评价道:“剑主应还在十二重楼一百零八周天圆满,而东方啸天却已开天门,若无轩辕剑,恐怕东方啸天更强三分,但若动用神剑,普天之下,唯有先天可与剑主匹敌,无论代皇东方啸天还是东帝宫守一,皆逊色剑主半筹。”

    凌珊有些头大,叹道:“敌人很强啊!”

    老祖扬了扬秀气的拳头,牛气冲天:“怕什么?要是到了老祖面前,老祖一巴掌一个,都给拍的趴下!”

    凌珊嘴角一扯,道:“是是是,知道老祖厉害,不用显摆了!”

    “知道就好,所以你以后可要好好伺候老祖,否则一巴掌拍你成烂西瓜!”老祖得意一笑,又转回了原先话题,道:“好了,废话少说,你们两个,这些竟然敢天堂而皇之地躲在在老祖眼皮子底下,这么小瞧老祖,必须受罚,说罢,打算怎么死?老祖成全你们!”

    木十二第二次开口,言简意赅道:“我们想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