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归陆

    “想活?行啊!答应我一件事就好,老祖今日就让你们活!”

    老祖看着凶神恶煞,动不动就是怎么死,可木十二干脆利落服软时,也未继续咄咄逼人。

    见她松口,龙十一连忙说道:“谷主请说!”

    “你们回去后,帮我警告岛上所有人,我的事,不许和任何人吐露半个字……”老祖眯起眼睛,拍了拍凌珊的肩膀,道:“尤其不能对小星星,以及和小星星有任何关系的人说!”

    老祖一个重拿轻放,说出了目的。

    好不容易见她松口了,龙十一自然要抓住机会,稍稍看了一眼凌珊,就急忙点头:“是是是,我们一定带话回去!”

    凌珊翻了一个白眼,口无遮拦道:“不就是不想让我知道白皮鱼和黑心葵有什么奸情吗,你至于这么大阵仗去吓人?”

    “哼!”

    老祖一抬下巴,傲气满满道:“我喜欢!”

    又一指二使,道:“你们可以走了。”

    龙十一迟疑:“谷主的意思是?”

    老祖眉头一挑:“非要老祖说明白吗?跳船走人啊!”

    木十二闷声道:“暗使有护令之责。”

    龙十一点头道:“是啊,谷主也知道,暗使的责任便是跟随在令主身边,还请不要为难我们!”

    “得寸进尺了是不是?居然连老祖的话都不听!”老祖眉头一挑,“有老祖在,还需要你们那点三脚猫吗?”

    “且慢且慢!”

    老祖在这儿赶人,二使为难,凌珊也不乐意,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护卫,花钱都请不来,哪有往外赶的道理?她悲天悯人地说道:“人家这是职责所在,老祖你也要讲点道理,何必这么强人所难呢?”

    老祖一下跳起来:“什么强人所难?这趟回去后你们就该南海走一趟了,满打满算,最多再两个月,有老祖护着你们还不够?根本没必要浪费粮食养着他们!”

    凌珊撇嘴道:“咱们又不差两张嘴的钱!”

    龙十一点头道:“是是是,我们也随身佩戴补气丹,不需其他吃喝,不会浪费谷主家粮食!”

    老祖瞪大眼睛道:“哈,怎么的,你们是联合起来反抗老祖是不是?”

    撸起袖子,露出一截白皙无暇的手臂:“来来来,和老祖比划两下,赢了就让你们自己做主!”

    凌珊伸出了两根手指,笑道:“我出剪刀。”

    “额?”老祖一怔。

    凌珊的剪刀已经剪上了老祖装腔作势扬起来的手掌,说道:“老祖,不好意思了,你的布成破布条了,你输了!”

    老祖一下推开她的手,怒道:“谁说是和你比这个?”

    凌珊歪过头,反问道:“谁说不是和我比这个?”

    老祖不甘心道:“就算比这个,我也没输!”

    凌珊嘲弄道:“莫非老祖的规则里剪刀是剪不过布条的?”

    老祖道:“哼,咱们三盘两胜,我才输了一局,还有机会!”

    凌珊当然拒绝遂她之意:“我才不要!”

    咳嗽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道:“老祖啊,愿赌当服输,你身为长辈,应该为后辈竖起榜样,耍赖的话,我是会失望的……你好好想想吧!”

    然后伸手拍拍老祖的肩膀,背起手,慢悠悠往回走。

    老祖恼羞成怒,“黄毛丫头,我还没失望呢,你还失望……我让你失望。”

    狠狠一挥手,还隔着好几步,凌珊屁股上就挨了一下。

    凌珊揉着屁股,回头龇牙:“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冲了过去。

    老祖往后一跳,不屑道:“抓到我再说吧!”

    吵吵闹闹中,龙木二使呆愣愣瞪着眼睛,就这么被留了下来。

    当然,也不容他们在外瞎转悠,而是勒令找一个房间待着,未经准许便不得出屋。也不知道老祖在龙木岛有何身份,能对二人如此颐指气使,他们也丝毫没有脾气。

    凌珊问她时,她也只嘿嘿直笑,洋洋自得说,她自三十年前杀入龙木岛,便打遍全岛无敌手,所以如今岛中下到仆役,上至岛主,无一人能不怕她的,在她面前都只有战战兢兢听候发落的份。

    但这话,凌珊是怎么也不信的。

    龙木岛外遣十名护令暗使,已无不为绝顶高手,光这份声势,就比当今天下第一大派武当山还要更盛三分,内部还留着的高手更不知几许,其岛主如何会差?若说老祖以如今一身先天之力傲视群雄睥睨龙木岛上下便罢了,但先天之前嘛……还是算了。

    去找龙木二使打听也不现实,他们才刚被下了封口令,哪里敢多说?

    不过,今日得见二使,得知了龙木岛部分实力,凌珊对这江湖,也不禁愈发敬畏了。

    她本以为武当之势足为当世之冠,但如今看来,武当派除了镇派大高手张三丰,门下比这龙木岛似乎还要逊色三分。

    武当七侠五虚固然名震江湖,可也不见得个个都是绝顶高手,而龙木岛几乎可确定的重楼之人,便已有十名,实力之强盛,实在骇人!

    她与师姐如今这超一流的伪境水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以后还是需要低调做人啊。

    行船渡海,千里扶摇。

    来时,从钱塘港到万莲岛,耗费了八天时间,而回时,则只花了四日半。

    原本没有老手看势扬帆把握方向,回程应费时更久才对,不过有龙木二使世居海外,对航船之术了若指掌,便由他们一人多用去控船,顶替了船夫的活儿,老祖时不时也会去当一回先天级的推船手,往往一口气便是十几二十里过去,最后竟比来时还快了几天。

    小姑娘花星落对此最是欢欣。

    原本她醒来知道处境后,也哭闹过,凌珊拿她二姐的话堵她,让她更加伤心,大呼爹爹不要我、二姐不要我、落落没人要了这些话,总算小姑娘天生性格跳脱,哭闹了半天,见没人理,还没到晚上呢,就又活蹦乱跳起来了。

    当然了,之后也会不时哭上几回,但多不长久,闹一闹就罢了。

    她最喜见的便是看老祖去推船拉船,每每大呼小叫,甚至几次还让老祖背着、抱着、骑着一起去推去拉。

    凌珊看得眼热不已,也起过意,可惜被老祖狠狠拒绝,并毫不留情地骂她臭不要脸,没能一骑先天人,令她引以为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