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两难

    去万莲岛时,一共十名船员蒙祸横死,此番回来,有船头老李找来在码头上的熟人带路,凌珊亲自给每家送去了两千两银票补偿。相对一年所入普遍在十几二十两银的水上人家,两千两无疑是一笔天大财富了,足以买下死去家人的命了,而且绰绰有余。

    期间少不得见到一场场哭天抢地,或是猪油蒙心贪婪不足,想要讹上比两千两更多的,如是前者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她深感抱歉,若是后者,她也决不介意恃武逞威一番以作警告,越刁的,她也越凶。

    虽说穷苦人家大发横财易遭觊觎,但对外统一口径一家两百两便能相对安全许多,甚至对每一家的说辞都是你家的谁谁谁在船上时表现最好,帮过我大忙,所以你家补偿其实最多,其他人只有两百两,你对外也按这个数说,别到时说漏嘴横生枝节云云,而这亦是凌珊能做的极限,她总不可能留下来一直守着这几户人家直到他们把钱花光。

    如此不过两日时间,便陆续送出去了两万两千两的银票,向来花钱大手大脚的凌珊也总算碰见囊中羞涩的情况,还好,青泥在杭州便有分舵,每年也是在开春才会统一上缴到总门百花谷,如今十一月,自然还极有富余,便又去取来了几万两备用。

    随后又在杭州休养了三日,凌珊重新雇了一批人手,再次打算出海。

    临出发前,得知目的地是铸剑城,老祖问凌珊:“你怎么想去铸剑城了?不去龙木岛了吗?”

    凌珊道:“谁说不去龙木岛了?等我们从铸剑城回来再去。”接着抱怨道:“这次要不是在万莲岛船员都被青龙门那伙人杀光了需要重新雇佣,我从万莲岛出来时,就直接去铸剑城了,哪还至于先回这里来?我还想着尽快去那儿让他们帮我铸一口趁手好剑呢。”

    老祖道:“你如果现在去铸剑城,那腊八之前,肯定来不及去龙木岛了。”

    凌珊不在意道:“那就不去了呗!”

    老祖叹气道:“看来你是不知道腊八之前抵达龙木岛和腊八之后抵达的区别。老祖可是到现在还后悔当初没赶上去喝一碗腊八粥的。”

    她当初是自己找上龙木岛而非受邀前去,而且到那时也已过了腊八日,可没有什么腊八粥留着给她。

    凌珊心里微动,问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

    老祖道:“龙木岛有一味十年方得一熟的灵药,称作幻心草,与其他药物配合熬炼成粥后服下,可使先天之下的人暂时达到凝思具神的空灵道境。”

    凌珊皱眉道:“空灵道境……是顿悟?”

    老祖摇头:“不是……”

    真正的顿悟能使人立地得道,而空灵道境却是暂时能让人万念凝聚,汇为一体,具虚成实的一种心神转变,故称空灵道境,事后该如何还是如何,并没有顿悟那种一觉醒来神功大进的效果。

    不过,空灵道境的凝思具神与先天人武道元神有些类似,只要经历过了一回,便仿佛有了一次凝神经验,对以后的虚空见神证武道先天多少也有些帮助。

    当然,更重要的是,空灵道境的精神,可与岛上的神武玉璧形成感应。

    凌珊疑惑道:“神武玉璧?”

    老祖解释道:“不错,神武玉璧!那是龙木岛上特有的一种玉石壁,不知天成还是人造,每年腊八之日会出现天人化道的异象,这时候只要精神感应玉璧,便可见到异象,虽非顿悟,却也类似顿悟,虽不能直接增长功力,但能加强对所习武学的体悟,对武道心境个人修行大有裨益。我在岛上等了十年时间,才在二十年前感受了一次,也是藉此才将太阳真气一举升华为太阳金焱的。”

    凌珊听完,毫不犹豫改了主意:“有这么多好处,你不早说?早说了,我早就去龙木岛了……我等下就去通知下去,改道去龙木岛。”

    老祖笑道:“怎么不去铸剑城了?”

    凌珊眼睛一瞪,“还去什么铸剑城?等着十年后再得好处吗?去龙木岛!”

    老祖却阻止道:“不过我也需先与你说明白了,去那里有好处也有坏处,他那里有规矩的,入岛随意,但离岛就不行了,你现在还不到脱胎之境,但去了龙木岛,非至重楼不得离岛,而你若已是周天圆满,便需开天门方能离开,若在重楼才去,则要先天武道大成后,方能自由来去,想要坏规矩,岛上高手可多得是,随随便便出来两个,就够你们喝一壶的了……想要得了好处就回来,是不可能的!”

    凌珊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老祖,笑眯眯道:“没关系,不是有老祖你吗?等我在那里待腻了,老祖你来护送我们离开,他们岛上有谁拦着,你就一巴掌一个,给他拍成烂西瓜!”

    老祖立刻拒绝道:“这事我可不干!”

    凌珊拉起老祖的手腕,可怜兮兮道:“老祖,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一辈子被关在海外荒岛吗?”

    “少来!”老祖甩开她的手,“你若是一辈子都在重楼以下打转,那被关一辈子也是活该!”

    “老祖——”

    凌珊不气馁继续去拉,再被甩开就再去拉,说话时,还将尾音拖得很长,装可爱也装可怜,博同情。

    “好了好了!”

    没几下老祖被磨得烦了,叹了口气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答应过两个老牛鼻子,先天之后会帮他们镇守龙木岛后面的镇魔崖三十年,可到今日也才十年不到,我是好不容易才偷溜出来的,你觉得我会自投罗网回去吗?这一两年内,就算每个月甚至每天都被雷劈,只要还劈不死我,我就都不会回那鬼地方去的。”

    凌珊仰天长叹:“说好的长辈是晚辈的避风港保护伞,我怎么就碰不上靠谱的师祖呢?我家师祖,她居然为了自己的自由而罔顾了亲徒孙的自由!”

    老祖被气歪了鼻子,大怒,一闪到了凌珊身后,使劲捏起她两只耳朵,恶狠狠道:“呸,你这逆徒,分明是你只想自己开心,不顾老祖的自由,还敢恶人先告状?说,还敢不敢这么编排老祖了?”

    凌珊急忙求饶。

    说了好一通好话,老祖才心满意足肯放过她。

    老祖叹了口气,又道:“其实,你要去铸剑城的话,也是没问题的!”

    凌珊揉着耳朵问:“什么意思?”

    老祖反问道:“忘了火元髓是哪里的东西了吗?”

    凌珊一点就通,道:“老祖是说,可以去铸剑城弄来大量火元髓,让我先增进功力?”

    老祖道:“不错,铸剑城绝对还有存货,若能想办法得到一些,让你更进一步不在话下,而且去铸剑城的话,我也能跟着去……只不过,若去铸剑城,可就只有你一人能快速进步了,对小月月多半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一对比,两边各有好坏侧重,要先去哪里,凌珊不禁更加犯难了,她喃喃道:“要不分头行动,姐姐去龙木岛,我去铸剑城?”

    去龙木岛,显然对明月天好处更大,她本就是喜静不喜动的性子,在一个地方呆十年八年绝无问题,而去铸剑城自然对凌珊更具裨益,就算火元髓珍贵万分,有老祖这个先天人在,想来铸剑城的人多少会卖些面子,而除此之外,想必他们不会介意再帮忙打造一口好剑。

    若是各去一边,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的办法。

    而迟疑之时,有人帮她做了决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