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之利,纵然将开天门者,也不愿直面撄锋,缥缈天姥汗毛倒竖,身化光影,避开锋芒,而后强接太阴之力,如风拂来,毫不受其制。(书=-屋*0小-}说-+网)

    但一剑出之顷刻,凌珊已左掌化起太阳势,紧随在师姐身后逼去。

    缥缈天姥甫接太阴,凌珊太阳亦至。

    而后阴阳相接,再起日月不容!

    缥缈天姥身外气劲缠绕,如触巍峨巨岳,她们终究功力不足,就算竭力,亦难成其多少伤害,不过使她退了两步,或能引发几许残躯旧伤,但却无法突破进去,反而身受冲突反噬,气息受制。

    缥缈天姥压制沸腾气机,冷冷一笑,真是意外之喜,早知有这二人也修成太阴太阳,便不费尽心思前来盗火了,但现在,犹时不晚……

    转眼再来,反手相擒。

    但这时,龙木二使亦催赫赫绝顶之功,配合无间,威势比之凌珊二人远有甚之,缥缈天姥不敢大意,唯有竭力应措,再想对付二人已腾不开手。

    同时,老祖与欧神空已然杀至,缥缈天姥当机立断,硬扛龙木二使一人一掌,突破封锁,直逼更薄弱的凌珊二人。

    二人自然形影相随,本是为阻缥缈天姥入城而留下,已然功成,又见已有人接替与她纠缠,自知功力尚浅,便待退开,不作妨碍,哪知她又逼来,亦无所惧,真气急运,合力再展日月不容。

    太阴之霜伴随太阳之火,在缥缈天姥胸前引爆,气浪迭起,冲击向前,二人反震飞落出去。反观缥缈天姥,起左掌强接。

    早已是负伤残躯,不可能安然接下这一招,臂上衣物被炸裂,有焦黑,亦有血迹淋淋,但身形不过一滞瞬间,便继续向前,右手凝剑指,圣火缭绕在指尖,追向明月天点出。

    她动作太快,明月天还在飞退,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来得及下意识掌运太阴,欲抬来挡。

    “小心!”

    凌珊亡魂大冒,不知哪来力气,右脚一撑,将还在后退的身体左挪,撞在明月天身上,一下便将明月天撞开,然而这一来,她也顶替了明月天的位置,那一指,反落在她身上,圣火极力洞穿右肩,背后炸开一道血雾,一道凝练的火元,却留在体内肆虐。

    身子往后栽倒。

    “你给我去死!”

    老祖紧随而至,怒啸间重掌击落在缥缈天姥背上,缥缈天姥大口喷血,但这却在她预料之中,她早有准备,借势一跃而起,反向掠开。

    欧神空亦至,紧追而下。

    “小星星。”

    老祖焦急地叫了一声,在凌珊落地之前,将她接了住,探清内情,便运真力护她心脉助她疗伤。

    “幽星……”

    明月天飞身回来,跪在身旁,紧紧抓着凌珊的手臂,向来冰冷的脸上,生出了不安、焦虑、痛苦……

    “哈哈哈,百花谷的,这是给你的礼物,是先救你徒子徒孙,还是先来对付我,自己掂量吧!”

    缥缈天姥竭力躲避欧神空的纠缠,留下一串快意大笑。

    老祖纵心不甘,唯有落入她算计。

    “我要杀了你。”

    明月天蓦地回头,看向远处纠缠的人影,要追过去拼命,却一下被老祖拉住。

    老祖喝道:“还想要再伤一个吗?你给我停下!”

    明月天身子一颤,咬着嘴唇,重新蹲下,看着老祖道:“师祖,救她!”

    “有我在,死不了!”

    老祖道。

    龙木二使上前来,见这一幕,微微一叹。

    事先哪能想到,这缥缈天姥在二先天的夹攻下,在他们的阻拦下,还能逞凶。

    片刻后,老祖舒了口气,将凌珊推给明月天:“暂时无事,带她入城。”

    “好!”明月天横抱起她,立即离去。

    龙木二使捡起一旁脱落的碧落,亦步亦趋跟随在后。

    老祖抬头回望。

    远处。

    缥缈天姥几番欲近,几番欲离,却都被已有准备的欧神空狠狠挡回,反受其伤,形势愈发危急,怒啸连连。

    老祖起身站起,眼一凛,身一化,转瞬即至,寻隙抽中缥缈天姥一手,对掌相接。

    “不属于你的东西,也该还来了!”

    缥缈天姥被老祖慑住,顿失机动灵变,进退失据。而老祖万物之纳再运,缥缈天姥体内太阴元力再受攫取。

    “可恶!”缥缈天姥大恼。

    她看出那两小女孩各怀阴阳之力,故专攻一人,施相克之力,破坏其生机,欲藉此拖住无极老祖,哪知会被凌珊挡了一下,以火克冰成了火元伤火躯,虽亦有效,却远不如预计,以致现在,老祖这么快便能帮她压制伤势,抽出手来。

    失算一招,而今势危矣。

    这时,欧神空亦趁势而起,欲去拿住天姥另一只手,牵引夺回剩余圣火之力。

    “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

    缥缈天姥恨声一语,终究果决,当机立断,作出取舍,在那只手被捉住前,劈城一掌,圣火化龙一气尽出。

    欧神空妙法招引,老祖凭空摄气,皆为时犹晚,拦下不多。

    不灭圣火遇风则涨,眨眼笼盖苍穹,火云压城。

    “不好!”

    欧神空失色。

    不灭圣火威力无俦,此刻圣火的部分烈性已被缥缈天姥激发出来,摧城拔寨不过等闲,铸剑城城墙虽坚,却还挡不住这火力,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旦城墙倒了,这城上城下,城里城外,绝顶也好,一流也罢,或是普通仆役,或是卫卒,不知多少人要受殃及,非死即残。当即顾不上这盗火之人,二话不说,身化流光,穷追火龙,御生平绝学十方火界,竭力收拢圣火,抚其烈性!

    老祖眉头一凝,亦恼怒不已,没想到这般情形下还能被她钻到空子,无奈放弃继续吸纳剩下的太阴真气,但在放弃之前……抬起那掌,掌上还有抓来的圣火,被太阳金焱压制住,全数包裹在中间,完全看不出这一簇火苗之中,竟蕴含两种极端霸道的火元。

    那掌朝缥缈天姥肩头拍下,直接将她击飞出去十余丈远,落入海中。

    有欧神空先一步阻拦,那熊熊圣火大部精华已被挡住,老祖稍慢一步,待回返铸剑城下,残火已在焚烤城墙。

    “大宫主,此处有我们,你带二宫主先进去吧!”

    城门下,火势汹涌,龙木二使御气成壁,而城楼上,欧百炼等十余人,与下方的龙木二使亦遥遥相感,连成一气,化出一方真气大幕,挡欧神空未能顾及的残火于墙外。

    这中间,明月天抱着凌珊,飞快入城。

    老祖落在那大幕前,起手一扬,演化混沌天幕,以无极消弭圣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