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不离不弃藏杀局2

    不离不弃是一对亲生兄弟,姓丁,在西北之地名声斐然,当然,并非什么好名声就是。

    他们不知何时加入的天尊道,先前也一直未有过风声,直到两年前,出手帮天尊道攻打雪山剑派才为世人所知。

    当时不离不弃联手对付银不拘,激斗百余招,稍胜一筹,不过老头儿不服,觉得他们是以多胜少,不公平,随后四天王中的玄武出手,百招内将银不拘重伤,于是才有了雪山剑派八百弟子被遣散,不得不封山的事。

    最开始百解楼排名时,这兄弟二人虽说也名列地榜,但也都是六七十开外的名次,但那一次后的新榜开始,便窜到了三十三,比银不拘高一名……当然,这是联名上榜。

    百解楼榜单,没有并列的说法,就算是正面交手平局收场的两人,也是以过往战绩将名次分出上下,不过这种联名的情况例外,只有长年累月形影不离的人才会被联名列入榜中,共享同一个名第。

    当然,分开的排名也仍在,他们这便是两个人占三个人的位置,三个人占四个人位置,属于屁股大惹人馋,空占茅坑不拉屎的特殊情况,如不离不弃兄弟,如黑白二使,如冰火双剑,如岁寒三怪,皆是如此。

    今日小天尊找来的这些人里,除去那不知身份的蒙面人和不上榜的葛寒,便当属这二人在地榜上排名最高……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更让幽星夜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宁字去头则为丁。

    不离不弃兄弟二人,本姓宁。

    百解楼关于他们的身份介绍里,开头一句便是:华山弃徒,华山前掌门宁清华之子,承德十四年,宁不离因故被逐出华山,宁不弃自愿追随而去,二人改姓丁,常年游于西北苦寒之地。

    华山剑派前掌门宁清华育有三个子女,除了这对被逐出华山的长子次子,还有一个女儿……小女儿,便是如今的华山剑派掌门夫人。

    换句话说,不离不弃两人,算是幽星夜的生身亲……舅!

    方才见这两人年纪不小,长得相似,分别凶恶和善,又是小天尊找来之人,幽星夜便怀疑是不是他们了,此刻得以证实,便有些心绪莫名。看着这两个素未谋面的老舅,眯着眼,思索接下来该如何对待。

    ——

    八名高手一步步逼近谢奇峰,最近的萧九那三人更是距离谢奇峰已不过两丈余,恍若咫尺之近。

    在这过程中,谢奇峰始终神态如常,动弹一下都不曾,仿佛再多的杀机逼近,也不放在这位谢家剑神的眼里。

    反观另一边的八名围剿者则截然不同,他们一个个神态凝重,每一步都仿佛经过了慎重考虑才会踏出,而越靠近则越是如此。

    这一刻。

    西湖之畔,微风徐来,而场上严峻形势,一触即发。

    忽然,变故突生。

    旁边忽起喝声:“什么狗屁天尊道,就只会以多胜少吗?真当我四大世家无人不成?姐夫,这人便交给我们吧!”

    那新出来的黑衣人不远处的一座屋檐下,随着喝声起,乍然间两道人影飞掠而出,各怀剑器,剑锋直挑那名黑衣人背后,先前怒喝的人,呵斥还在继续,道:“藏头露尾之辈,便让我瞧瞧,你们究竟是何方鬼祟!”

    “找死!”

    那黑衣人仿佛背后长了眼,身形一挪,便躲开背后此来的两柄剑,亦怒喝一声,起势回击。

    这人声音低沉,仿若嘶吼,显然是隐藏身份,刻意改变了声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不惧谢家报复,光明正大来参加围剿谢家剑神的杀局之中的。

    而他一时也的确被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纠缠住。

    但这一下,亦仿佛引爆了火药桶,四周另外七名高手皆不约而同惊掠出去,飞速杀向谢奇峰。

    谢奇峰将时飞燕一拽,她身子便飞起,稳稳落入岸边,她乘来的小船上。

    而谢奇峰自身则独面七大高手,凛然无惧,剑未出鞘,扬手迎击,只缠,弹,推,挡,闪,等简单应对,满怀杀机的人便一时近不得身了。

    任七大高手夹击围杀,奇招怪式,谢奇峰守而不攻,仍游刃有余,无愧当代中原剑神的风采。

    幽星夜暗暗叹气,将心神从那两位便宜舅舅身上收回,恢复如常,轻声笑道:“看这局面,恐怕罂粟姐姐你这个后手,需要提前出手了!”

    小天尊毫不在意道:“毕竟是临时凑起来的,还不到绝境,难免会有几分其他人上就行,我出工不出力便可这般的侥幸心思,等那位……”她指着黑衣人,道:“收拾了搅局的,能腾出手来,再一起过去拼命,想必局势便不一样了。”

    幽星夜望向黑衣人那边的小战场。

    局势已经明朗,虽然搅局的二打一,但终究不是对手,交手才这么一会儿,便几乎被压着打。幽星夜这时也认出,这两位搅局的,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星斗山庄牧春秋与言必多。

    难怪方才在想不离不弃这两位老舅的事时,好像听到了“姐夫”两个字,原来不是错觉,谢奇峰的确是牧春秋的姐夫,二姐夫。

    “够了,都给我滚开吧!”

    虽然极尽上风,压着人打,不过那黑衣人显然未动全力,纠缠了这一会儿,似乎终于失去了耐性,怒喝一声,划掌出拳之间,速度骤提,威力猛升,一掌劈飞言必多,又一拳击中牧春秋,二人倒飞出去,落于两丈之外,撞在屋墙上方止,大口吐血。

    黑衣人一拳一掌解决了他们,看也不看,便冲向谢奇峰那边战局。

    “给我站住!”牧春秋拄剑撑地,挣扎着起来,想要追上去继续纠缠。

    小天尊咯咯一笑,下令道:“去请那两位兄弟在旁边休息一会吧!”

    最早出手对付时飞燕现在一直待在不远处拱卫静候的红衣女子与红服大汉立即分出了四人,上前围住了牧家二人。

    谢奇峰那边双方皆未动真力,试探居多。

    纠缠了一会儿,萧九忍不住道:“诸位,别藏着掖着,这样下去,打到明年也杀不了谢家小儿。”

    其他人没接话。

    萧九冷笑一声,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八个人里,少说半数让他们捡便宜补上一刀还行,正面拼命,那就算了,说到底,还是不能同心,但也不在意,继续道:“便让老夫打个先锋,诸位跟上。”

    强提真气,剑光如雨,绵密不绝,豁尽全力逼杀谢家剑神。他的确恨极这杀子仇人,如能报仇,今日就算拼掉了老命也能接受。

    这也仿佛是个信号,其余人攻势立增。

    除了萧九,又以不离不弃两兄弟杀得最激烈。这两位,丁不离昔年因练功出了岔子,导致性情不稳,当初亦是因此被逐,平日还好,一旦与人动起手,轻易便会入狂,打到现在已经杀心上涌狂意迸发,脑子里只剩下杀人杀人,因为一直打的是谢奇峰,他便仍是目标,丁不弃则是要照全兄长,只能也跟着拼命,他使得是一柄软剑,别在腰上,不细看的话很难看出,现在拼起命来,这软剑便抽了出来,华山秘传的上剑希夷剑法运展而出。

    “哎!”

    谢奇峰又是一叹,手中长剑终于出鞘。

    这剑并非谢家神剑,只是一口普通宝剑,宝剑在电光火石之间出鞘,快到不可思议,而随剑光一扫,刀断,剑折,掌裂,拳伤,八大高手纷纷倒飞出去,徒留一空一地惊红与惊叫。

    而就在谢奇峰一气剑扫八高手,旧气歇新气未接的刹那之间,仿佛演练过了千百遍,无比完美地衔接上了另一道杀机……

    虚空之间,不知何来琴音乍起。

    靡靡惊响,可害身,可坏神,更可……杀人。

    不分敌我。

    突如其来摄魂琴音,搅乱了一切,局势丕变。

    远处,人群哀嚎,个个人仰马翻,无数人七窍流血。

    近处,星月二人脸色骤白,齐而一颤,只觉气血翻腾,神智一昧。

    大胜战场上的谢奇峰,亦剑端一颤,脚下一个踉跄。

    更有鬼魅般的身影,亦在这顷刻之间迅如惊鸿,一身百十幻,化诡影重重,须臾即至,忽忽中,有剑细如指,剑薄如纸,一剑刺出。

    阵势、天王、三剑、五高手、震神音,此前的一切,皆是铺垫,今日真正的杀局,是这杀影……

    哪怕深陷杀机重围,已避无可避,谢奇峰仍面不改色,沉着应对,身体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微微一挪,原本指向心脏的薄纸剑锋,便偏移了位置,刺入了肩膀,血光迸射之中,谢家剑神一只手抓住住了身前的剑刃,被划破了肌肤的手掌往外滴血,但那杀手的那那剑……却如何也拔不出了!

    突来杀手的黑袍面具人惊怒相交,惊疑不定:“你——”

    亦在这一刻,幽星夜从刹那失神之中挣扎出来,本能地抓住落在胸前的手,一身真气亡羊补牢般自主成护,口中发出相同的惊疑:

    “你……”

    碰撞的重重气机,激荡四方,鼓噪的气浪与怒风,掀开了那张红色面纱,露出妖艳夺魄的容颜,挂着一丝摄人心魄的笑容:“姐姐说过了啊,姐姐才是最大的后手!”

    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碧落的剑柄!

    铿锵一瞬,天剑出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