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白龙也笑道:“美人如玉,男子好逑,幽姑娘这个误会,楚某这里是极爱听的!”

    一个是冷美人,一个是小偷,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八个字,放在他们两人身上,似乎男的女的都不算符合,他自认这么一改,俗气是俗气了,可也更贴切了。

    幽星夜好似还不敢相信,道:“哦?看两位如此登对,怎么原来不是情侣吗?”

    “唉,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啊,楚某也是无奈。”

    楚白龙摇头叹气,也不知这是恭维话还是真心话。

    他们一人开起玩笑,一人半真半假似真似假地去附和,旁边两个清冷美人则都无动于衷,尤其时飞燕,除了开始说了一声幽星夜那话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说辞,便无反应了,仿佛在说的并不是她,而是路边的阿猫阿狗或者花花草草,当真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止水心境。

    而笑过之后,楚白龙跟着也解释起来——若放任不理,毕竟于女儿家的名节有损,他道:“我去岁逃出轩辕宫后,去北地办事,结果短短半月内便与时姑娘碰见了两三回,因此相识,如今不大不小也算是能说上话的朋友了,前些日子听说她要与那小天尊决斗,便又赶来想帮着摇旗助威一番,有用无用不谈,这如何也算是一份心意,不想还是慢了一步,等我来时,什么都结束了,便只好约时姑娘出来,请她在这西湖周游一圈,看一看这里的山水风光,放松心情,算是赔罪,也总算时姑娘肯赏脸。”

    听到他这个苦主提及轩辕宫这个受苦地,尽管只是顺口一提,没有抱怨什么,幽星夜的笑容还是下意识有些僵。

    好在这事虽有关系,可毕竟是愿打愿挨的买卖,而且还不是她去找的他,她怎么也是问心无愧,这心虚马上便无影无踪了,再听他讲完,点点头,笑眯眯道:“原来如此……好朋友与对头决战这样的大事你居然也迟到,的确需要好好和她赔罪,我看你这游西湖一天可不够,怎么也得三天五天,而且也不能只有一个西湖,像什么太湖、鄱阳湖、洞庭湖,都得去游一遍才行!”

    “哈哈,赔罪重在心意嘛,心意到了就足够了……”看她这有红娘牵线、乱点鸳鸯谱的意味,楚白龙翻了一个白眼,随口应了一声,便转移话题:“不过说来,也正是迟到了那么一会儿,才让我遇见了另一桩好戏,让跑来江南的这一趟并不算全无所获。”

    幽星夜好奇道:“什么好戏?”

    楚白龙道:“那可是一场好大的人生戏!”

    幽星夜眉头一挑,催他:“卖什么关子呢?快直接说!”

    楚白龙揉了揉肚皮,迟疑道:“你看我们都已在湖上漂了一下午,中间就喝了几杯茶水吃过几块点心……”

    幽星夜嘴角一抽,道:“明白……时候也不早了,该吃饭了,走吧,去食神居,我让厨房做上一桌美味,吃到你想吐为止。”招呼两个冷美人,往食神居走:“姐姐,时姐姐,咱们走!”

    楚白龙道:“哈哈哈,有美人相邀,岂能拒绝?那楚某便却之不恭了!”随后跟上,说道:“不过,若凭一桌佳肴便想让楚某吃到吐,那幽姑娘今日的打算注定要落空了!”

    幽星夜回头望了他一眼,道:“哦?白眉兄很能吃吗?”

    楚白龙道:“那是自然。楚某当年初出江湖时,曾有朋友给我取了一个诨名,叫做楚饕餮,概因无论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或是粗茶淡饭,清汤寡水,凡此种种可入口之物,我皆是来者不拒,能连吃上三天三夜,幽姑娘说我是不是很能吃?”

    幽星夜笑道:“呵,白眉兄若是这么能吃,怎么还没被吃成胖子?”

    楚白龙体态修长,身材清癯,可不像是个能吃的人。

    能吃的人,大多是胖子。

    这时候,幽星夜下意识便将自己排除在外了。因为在每个人心中,自己总是特殊的那一个,不能与寻常人一概而定,她也有这个毛病。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就是那个意外:十分能吃的她,却不是胖子。

    楚白龙回答道:“这自然是天资所定,旁人羡慕不来的。”

    幽星夜毫不犹豫地报以冷笑:“呵呵!”

    楚白龙道:“幽姑娘不信吗?”

    幽星夜道:“信不信不重要……只是看白眉兄这么自信,我生出了一个想法。”

    楚白龙问道:“什么想法?”

    幽星夜回答道:“正好我也十分能吃,不如咱们稍后就来比比!”

    楚白龙笑道:“正合我意!不过,如何比法?可有彩头?”

    幽星夜道:“比法很简单,到时咱们就分桌而食,点上相同菜品,看谁吃得多便谁赢!至于彩头嘛……”

    说到这里,停下步子,看着他,却没直说,而是道:“江湖上有人叫你楚白眉,也有人叫你楚白虫,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再加一个外号!”

    楚白龙也跟着停下,“什么意思?”

    幽星夜嘿嘿笑道:“我若赢了,以后你就改叫楚无眉吧!”

    楚白龙一怔:“楚无眉?”

    幽星夜点头道:“不错,楚无眉!”

    楚白龙一下就想明白了。

    这改叫楚无眉,自然不是改个名字就完了的事,楚无眉楚无眉,当然是要无眉的。

    他摸了摸眉毛,苦笑道:“原来幽姑娘这是在打我这两条宝贝白眉的主意呢。”

    幽星夜道:“楚白眉楚白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未老先衰呢,我这可是为你好……怎么样?可要一赌?”

    楚白龙道:“我输了需要赔上两条眉毛,那若是你输了呢?”

    幽星夜道:“你想要什么?”

    楚白龙道:“姑娘若输了,便答应楚某一个要求吧。”

    “什么要求?”

    “还没想好!”

    幽星夜看了他一眼,继续拔步走向食神居,说道:“想必白眉兄不会提那些逼人翻脸的要求。”

    “那是自然!”

    楚白龙追上,笑道。

    让两个冷美人当公证人不大靠谱,她们没那闲情逸致以及……无聊,于是两人便击掌为誓,赌约算是正式成立。

    他们边走边说,一会儿便回到了食神居,本想在大堂中找两张临近的桌子,不过这时候正是饭点,楼中食客正不少,明月天看了看,不喜这人多嘴杂的环境,幽星夜便包了楼上一个大雅间,在大桌子中间放了根长条为阻,便算一分为二,与楚白龙各占一半。

    然后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每个菜式都上两道,若还不够,到时再加。

    在等待上菜时,幽星夜拿着一只斟满酒水的杯子敲了敲桌面,说道:“现在酒水茶水都有了,菜也马上能上桌,就等你的故事了!”

    楚白龙道:“故事?什么故事?”

    幽星夜好心提醒道:“自然是你讹了我这一顿饭的故事!”

    “你说这个啊?这是一场遍观武林古今历史,都算得上十分罕见的大戏!”

    “白眉兄知道说书人都是怎么死的吗?”

    “愿闻其详!”

    “他们都是说书的时候老爱卖关子,然后被听书人的唾沫星子淹死的!”

    “哈哈哈,原来还有这死法?那我可千万得引以为鉴!”

    “那你还在废话什么?”

    “好好好,为了不被唾沫星子淹死,我便不卖关子了,直接说吧,那其实就是一场仇人相亲的大戏,昨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