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彼此相隔丈余,但幽星夜瞬息跨过这段距离,冲至眼前,三尺拳势当头盖下。s`h`u`0`5.c`o`m`更`新`快

    周伯玉拳才扬起,便如陷身泥沼,又如肩扛枷锁,行动层层受制,不由自主,顿时脸色大变。

    有锁敌势锁敌,亦有伏敌势伏敌。

    幽星夜蓄势时,则锁敌势起,出拳时,又以伏敌势接。

    锁敌的磅礴大势凝为一股,化为无双拳力,随拳浩荡而出。

    先前被拳势妨碍,攻拳难壮,眼见又奔拳袭来,周伯玉连忙化攻为守,但哪怕竭力施为,却仍只来得及横臂交错,在身前成护,小臂便被那只秀气拳头击中,拳力所袭,双臂被压迫而回,撞在胸口,口呕一口鲜血,脚下噔噔噔连退出去二丈远,直到一脚抵在院子边缘的台阶时方停下。

    周伯玉先机尽失,还未发挥,便败北饮负。

    周围观战弟子的眼力,可看不出幽星夜这看似简简单单的握拳,前冲,出拳三个动作,其实已经包含了一门武道奇功的精髓两招,他们原本还悠哉等着看师傅大发神威收拾了敢上门来挑战的小娘皮这个热闹呢,结果却眼见着向来威如天人拳能碎铁开碑的馆主竟然被人一拳便打得吐血,这一下纷纷骇然惊呼出声,面无血色,往日的认知在这一拳下跟着支离破碎。

    周伯玉嘴角还残留了血迹,面如金纸,狠狠吸了几口大气,稍事调息,回了一口气,才两臂战战地抬起,勉强抱了下拳,便摔回了下去,又大喘了几口气,才缓缓说道:“幽姑娘,拳法……惊人,周,周某,甘拜下风。”

    他说的有气无力,足见这会儿体内负担不轻。

    幽星夜散去拳势,平息内劲,对这一拳之力还算满意,点头说道:“那便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此刻开始,开封城再无玉拳馆了!”

    说完,便与明月天离开。

    虽馆内还有下人与弟子,但这时候可无人敢阻,也就没有你们今日践踏我玉拳馆如入无人之境,待十年二十年后我武艺有成必报今日师仇之类的事发生,害幽星夜只能少看一场笑话与热闹。

    在馆内没有逗留,等出门后才停下,她抬头看了一眼梁上录着“玉拳馆”几个大字的招牌,吸了口气,握拳成势,催浩荡拳力破空而动,崩然一响,这块据闻是由周伯玉名字中的“玉”字以及看家本事碎玉拳法而来的梁上招牌直接被击碎成数块,然后啪啦落地。

    只要那玉拳郎周伯玉是守信之人,那么这一年来在开封城及附近颇具威名的玉拳馆,将就此不复存在。

    巷子虽偏,也非全无路人,几个恰好正在附近的百姓见玉拳馆被砸招牌这一幕,纷纷惊诧莫名,但也不敢冒头,忙加快远去,或者就近躲起,免得等下会发生什么冲突,而波及自身。

    离开玉拳馆,她们便去食神居,这时夕阳西下,日暮时分,正是该去吃饭休息的时间。

    至于玉拳馆后续,自然有护国山庄的探子暗中跟进,她的任务,就只是挑了人家的场子而已。

    她打算先休息一晚,再在这座前朝遗都逛一两天,见见风土人情,尝尝特色美食,然后再上路回华山——她本如此以为的,却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便又有了新麻烦。

    日头未落。

    食神居的门,被人堵了。

    那是个中年男子,身材魁梧,一脸凶相。

    一口寒光锃亮的大刀,被刺入地面,立在身边,人则抱拳坐在地上,堵住门口,有谁要进出,被他那吓人的牛铃大眼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一扫,管饱肌骨发寒,落荒而逃。

    开封食神居的生意本就萧条,再被这凶神恶煞一搅和,可以预见这一天将更加惨淡。

    按理,有人闹事,自然有楼内供奉的高手解决,只是食神居曾立过一条规矩:

    但凡江湖中人,身在招牌一丈之外,任他仇杀恶斗,一概莫管,若入一丈之内,则天大恨仇,也要暂时放下,不许厮杀动手。

    时至今日,食神居与护国山庄的关系几乎已经被摆在了明面上,在江湖上属于公开的秘密,所以任谁对食神居的规矩,也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的,这人显然还不到能够不给护国山庄面子的程度——他虽然看似堵住门,其实却擦了这条规矩的边,人在一丈开外。

    不过,正是这样擦边的才难办。

    人家是坐在街上,也没有骂人打人杀人,不犯法,不仅自家高手不好出手,就算叫官府来人,也不好处置,至少明面上的手段是用不了的,以致竟拿他有些没辙。

    好在主事的盯着人家看了半天,总算认出了这人来历,一琢磨便猜到来意,便放下心来,不去理会,也不需伙计去劝说、赶人或者打听,只各做各事,巴巴地等幽星夜回来,再做处理。

    幽星夜一早便出门四处游玩了,到现在还没回。

    等她回来时,太阳正在下山,而她们也见到了堵门的这人。

    这人一见她们回来,抄起身边那口大刀起身,转了转眼神,落在幽星夜身上,道:“哈,幽星夜,你可算回来了,我已等你半天了!”

    虽然装束身形看着相似,脸也都盖着,不过,拿剑的是幽星夜这点,算是个特征了,与这人虽素未谋面,他却没认错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情况,这人八成不是善者,幽星夜心有猜测,开口问道:“阁下又是什么人?”

    这人报上姓名,道:“我乃彭五虎。”

    幽星夜问道:“虎门彭家?”

    彭五虎傲然道:“不错!虎门彭家!”

    幽星夜笑道:“虎门彭家的话……彭家五虎我倒是知道,可这少一个字的彭五虎却是闻所未闻了。”

    被责令观察外面动静的伙计早早见星月二人返回,通报上去,食神居主事已出了门口来,听幽星夜所言,没等彭五虎呵斥上一句“女人果然都是头发长见识短”,他便先行接话,介绍道:“彭五虎也是彭家十分难得的一位高手了,不过,比彭家五虎倒还差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