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珊此际空有三分内力,要完美运用却需要外功配合,否则作用有限,故禁闭一除,便径自去寻找凌不乱、宁为玉二人,想要学习一两门剑法傍身。

    时凌不乱正偕同南北二道离开玉女峰,外游太华,早出而未归,只有宁为玉坐镇玉女峰,知道女儿功力有进的消息,自是大喜过望!

    但稍一细思之后,却不答应传剑,道:“你如今年纪还小,又身在山上,不需以剑法外功去对敌,况且你于练气极具天赋,我看你还是先行练气,使基础更牢,待过两年内力更精纯富余时再去学剑,自然信手沾来,事半功倍,当知磨刀不误砍柴工!”

    凌珊憋闷无比,当然不情愿,于是撒泼打滚不肯答应!

    许是被振振有词的一句“数年只做一件事,就算做到了,到时人恐怕也被逼疯了,而如果做不到,那这几年时间自然更是荒废,不如白天练剑晚上练气,闲时嬉笑打闹,如此动静相宜方能长久”打动,宁为玉终究答应下来。

    “本派希夷、养吾二上剑,奇险、清风、玉女三中剑这五套剑法可成系统,精深奥妙,其余剑法俱杂而不全,甚而只是门中前辈闲来信手偶得,但也胜在入门容易。你是希望直接学那五套全法剑术之一,还是希望先练好基础把式?”宁为玉介绍道,罢了将选择权交给女儿。

    她既然如此说了,自是代表先学某种皆无碍,凌珊便道:“先学些杂剑打磨基础吧!”

    宁为玉顿时讶异道:“这倒是难得了,我还以为你只要最厉害的呢!”

    “女儿也是知晓楼高万丈始于地基的!”凌珊不满道。实是华山之上,她只对紫气玄功抱有憧憬,而并不大看得上华山剑法,打算往后行走江湖时再去寻找傍身剑术,故此只是为先了解一下剑术道理,并不准备去费心费力钻研深练。当然,这话是绝不可说出口的!

    宁为玉忙笑道:“好好好,珊儿最聪明最博学……那我便教你一门莲花剑法吧!”

    接着演练剑式,让凌珊跟着舞剑。因觉得她可能一时记不住,左右也无碍,口诀便未一同传下。

    这莲花剑法不过七式,很快便练得有模有样,形有相似了。宁为玉便带她去了华山藏书楼。

    华山派有名有姓的武功绝不少,要传承下来自然不可能依赖口口相传,手把手教导,绝不外传的紫气玄功都尚有秘籍于世呢。何况总有许多事迹事件会需要以文字记录下来,故华山也有座藏书楼,就如藏经阁之于少林寺,有武学,有典籍,规模虽小了许多,对彼此的重要性却不遑多让!华山剑派人丁稀薄,每日也是特别会派出两个弟子值守巡看的!

    宁为玉在藏书楼中翻找,很快找到莲花剑法的剑谱,不薄的一本,上面记录着莲花剑法之口诀,寥寥二十来句,或长或短,共五六百字,更多的则是历代修习过或者了解过的前人对这些口诀的注解,让后人不致看的头昏。

    这本剑谱交给凌珊,宁为玉嘱咐要勤背苦记,记熟之后,再归还到藏书楼内。

    武功分内武与外武,内武为武学境界,外武则为武学,其主要是内功练气,外功练技。

    而外功也分两部分,为外显招式与运功路线,两厢配合才是完整的武学招数,可成就最大威力,无论哪种外功俱不例外。

    先前学自宁为玉的剑式,即为外招,而这口诀,便是指导内力运行路线了!

    这两部分,缺一不可。比如外招,如无实在的运功路线相配合,那便是常说的庄稼把式,偶尔或也会有大威力,然不入流就是不入流,当然,在施展外招之际强行灌注内力亦无不可,只是威力往往是小了,不过,假若本身便已身负内力,只练外招,也是有助于壮大内力的,就如同打坐入定时摆出一些姿势,可助修为增进的道理一样,只在于静势与动态的区别!

    而若无外招相称,那外功便立成内功运力法,与主行练气的内功心法有别,但关系却极大拉近了——只因运行内力时,对经脉的通畅亦有助益,长此以往,经脉之间的浊气也能散去,继而滋生更雄厚内力来,这即是由外而内,外功练气的路子,终极效果无大异于以内功通脉练气,只是更慢、更难,而且所通经脉多不如内功之全罢了!

    故此说到底,武学一道虽区分内外功,终究又是殊途同归,实让人惊叹世间事的奇妙。

    练功需要了解人体的经脉穴位,所幸半年来不知看了多少遍图谱,不知听了凌不乱、宁为玉多少次介绍解说,她早已学全了大概,否则也练不通一条经脉来!所以当天下午便捧着剑谱又跑进了房里,熟悉以口诀运力,若遇到有注解也还不懂的地方,就跑去问宁为玉。

    这份对练武的勤奋专注,倒是不在任何人之下。

    其实许多时候,她也会惊叹此生自己的毅力与意志之坚定,需知还是凌山时,他或会对一件事专注,但绝无法做到这半年来风雨无阻绝无中断的程度!

    武者练武,意在打通经脉,然而这并不代表打通之前人体经脉是封闭的,通脉之前,内力同样可通行,只是因有浊气相阻,运行缓慢,消耗更剧,更无法藉由内力流淌间与经脉内壁的接触之机,化血肉精气而壮内力罢了!故凌珊仅通一脉,亦是能练这门涉及三条经脉以上的剑法!

    运力之间,尚不熟悉的缘故,磕磕碰碰难免,不由疼的呲牙,但耗费了一下午的专注,这莲花剑法的第一式运行路线终究让她能掌握大概!

    凌不乱夫妇念她还小,便不为她准备铁剑,以防伤到自己,故只有一口木剑在手。

    她便执木剑,在小小房间里自舞起来,期间为配合内力运转,外招剑式的使动极其缓慢,如蜗牛爬,数回中断,终于一口气将一丝内力透过掌心传到木剑之上,同时剑尖落在旁边的椅子把手上!

    砰然一声,声音更响、更脆、更急促激烈,绝对迥异于寻常碰触的动静,凌珊不由心喜,这第一式勉强算是成了,但要熟练运用的境地,恐怕还得消磨数日方可!

    还待再试一回,未演至一半,就听宁为玉敲门呼喊,却是到了晚饭时间!

    吃过晚饭之后,凌珊对宁为玉道:“娘,今晚咱们一起睡吧!”

    “为什么?你不是说长大了还同爹娘一起会被人笑话吗,怎么现在不怕了?”

    “可我现在想听故事了啊……白天要练武,还要玩耍,根本没时间,只好晚上临睡前了!”

    “那你晚上不练内功了吗?”

    “我这次一连练了七天,每天都在五个时辰之上,怎么也得休息一天了,否则怎么受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