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见这女子,凌不乱便将火把震灭,扔至隧洞一边,带凌珊入门抱拳道:“华山剑派凌不乱,见过谷主,这是小女凌珊……珊儿,还不见过谷主?”

    那日郝大通问他认不认得这女人,他当即否认,那时可看不出丝毫异样,脸色灰败也只会当他是武功受挫,任谁也没怀疑过他话里的真实性,可从眼下这情形看来,事实显是并非如此!

    心机啊……凌珊暗道,却乖乖见礼。

    这白衣女子声音如其人般清冷,毫不存感情波动,道:“你既到了这里来,想来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自然是知晓的……据本派秘闻所载,当年两派初祖约定,华山百花谷无论哪方,凡通过这条路往来的,便是有事相求,而若要得对方应允,便先要接下三掌,三掌过后若能不死,再谈所求!”凌不乱平静道。

    白衣女子冷笑道:“那日你的表现来看,可接不下三掌……紫气玄功的传人,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凌不乱镇定道:“凌某愿意一试!”

    又指着洞室的另一方,对凌珊道:“珊儿,你走远,到那边去!”

    “爹爹……”凌珊拉着凌不乱的衣角,不愿走开,那日太虚道人、范志曦与凌不乱三人联手尚且拿这女人无可奈何,凌不乱如今却要单枪匹马,硬挨她三掌,此举凶险可想而知。

    “走远!”凌不乱一喝,大袖一甩,气劲横生,凌珊身子便被送到丈余之外,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许过来。”起来要再回去,却被凌不乱喝止,只能踌躇不前,抿嘴看着。

    女子道:“第三层紫气玄功,能将内力积攒到你这程度,倒也不容易了!”

    这一派于华山素有渊源,她那日交手,实已将凌不乱的武功底细摸透了个七七八八!正如凌不乱也能自当日交手过程之中,认出她的身份一般!

    凌不乱道:“谷主过誉了……请赐教吧!”

    白衣女子道:“好!”

    这个好字初起落下,她一掌抬起稍稍一震,霎石室之中风声猎猎。

    竟是一道隔空掌劲!

    无论是否习练武功,人在挥掌间自有掌风,只是大小有别罢了。此际两人之间足有一丈五以上,这般距离,要做到不假外物,单纯以掌力隔空伤人的程度,若非借助特殊武学,自是武功之高,内力之雄,当世已绝顶!

    这女子显然是是后者!因为她要伤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武功已步入一流的人物,这对内力的要求自然更加高!

    “来——”凌不乱毫不畏惧,喝声一起,脸上紫气倏忽一闪,抬掌便应。在这一刹之间衣袂猛地鼓起又缩回,有气劲透背震出。

    凌不乱气血翻腾,被运功压下,随后长长吐出,脸色变得苍白,道:“多些谷主手下留情!”

    “第二掌!”白衣女子自是并不领情,冷冷一语,已飘然而出,几乎瞬息间已掠过中间的距离,如同鬼魅之行,快得无法捕捉,只见一梭白影!

    几乎同时,凌不乱噔噔噔连退了七八步,竟是被打回了黑暗隧洞中。

    女子站定于原本凌不乱站立的地方,喃喃道:“原来是到了第四层,难怪敢来!”

    之前隔空以掌力开对,自察觉不出什么,此际接近之后,虽仍未有什么肢体碰触,凌不乱的情况却再难瞒过她!

    “还需多谢那日谷主的气机牵引,令凌某能有所领悟,否则这紫气玄功第四层恐怕还不得其门而入!”隧洞中,传出凌不乱的声音。虽不见人,却并未听出什么异样来,凌珊稍稍安心!

    “那就出来,接第三掌!”

    女子淡淡说道,转身走出五步,留出位置!若非赖于上回交手时了解的情况而使预计出错,这一掌之下凌不乱必受重创,下一掌必死无疑,不想此番却叫他侥幸保留了一线生机了,毕竟昔日双祖所定三掌之约,并非是指不运功,不动弹,使受者当活靶子,她也不擅那类强攻硬伐的掌法,他又余力九成,自还有希望在第三掌下幸免。

    凌不乱走出隧洞,脸色铁青得如布了一层青霜,好在并无其他异状!

    随即便饱吸一口气,走到那边,催动心法运足内力,不仅脸上遍布紫气挡住了青霜色,更不再是一闪即消,而是萦而不散,并缓缓上升,浮于头顶之上,紫气如烟袅!

    “嘿……第四层……”女子冷笑一声,再化白色鬼魅。

    真气碰撞怦然一声,仿佛千斤巨石坠地的剧烈声响,凌不乱若离弦之箭脱出,再次落入那个隧洞!

    “爹爹——”凌珊悲啼一声,跑进隧洞,却什么都看不见。忽然小臂被人拉住,随即凌不乱颤抖的声音响起:“珊,珊儿……我没事!”

    回到石室后一看,他面若金纸,嘴角溢血,叫黑须染上了红色,胸口衣服被大滩鲜血渗透,呼吸急促,脸上的肌肉随之出现微微颤抖!

    “这三掌,咳……凌某已接下了!”凌不乱道,一说话,便又喷出一口鲜血。

    “说罢!”白衣女子说话时冷冰冰瞧了凌珊一眼,这一眼中仿佛毫无生气,凌珊便觉肌体一寒。

    凌不乱断断续续,吃力说道:“自当日……见谷主能引动凌某,紫霞自转……便知是……百花谷,已然再度出世……恰好小女资质尚可,凌某自是希望她能拜入门下!”

    “你想学赵子桓,就不知道她能不能成为下一个赵玉京!”白衣女子说道。

    赵子桓,赵玉京,俱是百年前的人物!

    华山派现今虽说落寞,曾经却也有过睥睨四方的辉煌,百余年前,赵子桓为华山派第十一代掌门,赵玉京则是赵子桓之女,那时便是华山派数百年来的鼎盛之期!自此之后才由盛转衰,而传承至凌不乱,则是第十六代掌门了!

    “如此……多谢谷主!”凌不乱大喜道。自是听出她言下之意是同意收下凌珊,只是出息与否,全看她自己!

    白衣女子对凌不乱道:“你可以回去了!”

    见她赶人,凌珊连忙道:“谷……谷主,能不能留我爹爹先养好伤?”

    “第一,你以后称我为师父,第二,百花谷不留外人!”百花谷谷主声音冰冷,不留情面!

    “好了……珊儿,我没什么事,你往后便好好在谷中学艺!”凌不乱摸了摸凌珊脑袋,说罢,便回洞中,取出火折子点燃了那火把,脚步蹒跚走向黑暗尽头!

    看着那道愈行愈远的火光,凌珊目含不舍!

    这时,百花谷主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道:“我为百花谷之主玉凌,今日起,你为我座下入门弟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