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籍室自是也在勾玉洞天之内的,共有两间,俱有弟子看守,只有入门弟子或已臻一流的门人可进出。

    第一间为武库,收藏许多武学,有百花谷本派的,亦有数百年来,百花谷门人自外收集而来或全或缺的他派武功。

    另外一间便是凌珊要去的文库,收录各种经史典籍!文库内藏书千百,但都被有序地划分了出来,这就大大方便了凌珊。

    翻阅了许多古籍随笔,华山剑派和百花谷的关系逐渐明朗起来。

    时后、异两奉之交,江湖上出现两个武功盖世的人物,一个为琼天仙子,一个为极地道人,既是同门师姐弟,又是夫妻,携手纵横武林数十年难逢抗手,但后来不知何故,分别于华山莲花峰绝壁之下和玉女峰之上立下传承,老死不相往来!

    这就是百花谷与华山剑派的来历。

    日月造化神功与紫气玄功便是当初那对夫妻各自修炼的绝学,相传是这两人对一门上古奇功各自领悟的精髓,有相同的根源可循,故造化功会与紫气玄功存在一些相似处,自然,脱胎自紫气玄功的华山养气术,便也与造化功有所关联。而且据闻当时两位祖师的名号,也与那门奇功有关联。

    这些乃是两派初祖默契定下的门派机密,不得外泄,普通弟子根本没资格知道一鳞半爪。百花谷因为是隐世门派,许多弟子甚至一生都没机会出谷,故要求尚宽,只要是入门弟子,或者功行大周天,便准许知晓,也是玉凌不忌让她自来查找典籍的原因。而华山派则极严,只有历代掌门人与经正式册立的少掌门才能知晓。

    不过从那日分开时宁为玉的表现,以及凌不乱带自己上思过崖时毫不避忌她的情况来看,她应也是知道的,当然,这点并不重要!

    虽说老死不相往来,但琼天仙子与极地道人的遗命却俱是两派明暗相守,彼此扶持,可见终究是夫妻同心。正是这些渊源,百年前的华山掌门赵子桓才能得以让女儿赵玉京拜入百花谷,如今,也是因此又多了一个凌珊。

    当年赵玉京不仅练了造化功,后还被赵子桓破例传下了紫气功,华山养气术就是基于此事方才出世的!彼时的赵玉京倚仗奇高天赋,将两门同源绝学融会贯通,是数百年来两派初祖之后最出色的传人,武功冠绝当世,仅在当时那几位堪称传说的人物之下。

    凌不乱在发现百花谷之人重新出世后,当即送女儿入谷拜师,说不得便是也在打这主意。

    玉凌则恐怕是见她天赋不差而生出补全昔日赵玉京遗憾的想法,才愿收下的她——赵玉京的遗憾,在于她还没有等得及达到那个张三丰王重阳那等超凡入圣如仙如神之境,便因故死了……具体的,却是书无记载,不得而知了!

    从文库出来,还在腹诽昔年既然出过这么厉害的人物,华山派又怎么会没落如厮的,忽然明月天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在想什么?”

    凌珊看向比自己要高半个头的小女孩,道:“刚刚看了一些典籍,便在想玉京祖师的事……师姐知道玉京祖师吗?”

    明月天不屑道:“一个自刎而死的蠢女人而已!”

    凌珊愕然道:“什么?她是自杀死的?”

    明月天道:“很奇怪吗?她难道就不能自杀而死?”

    凌珊默然片刻,问道:“那师姐可知道她是为什么自刎的?”

    明月天轻哼道:“为了男人!”

    接着又忽然冷笑:“当初她是公认有希望达到至境的人,一人兼修了两门神功,想要化二为一证就大成武道,的确是厉害人物,结果居然为了男人自杀了,真是笑话……她如果是走火入魔死了,或者被人杀死了,那我还高看她一眼,现在嘛……嘿嘿,将来我成了谷主,就去把她那口棺材扔出勾玉洞天,也免得以后还要受与她同葬一室的侮辱!”

    凌珊听了皱眉。心下暗叹,这位师姐年纪轻轻,却存着连死人都不愿放过的偏激,当真是可怕。不过听她话里意思,赵玉京的棺木居然安置在勾玉洞天之内?想想倒也正常,她虽是华山掌门之女,但也是百花谷传人,死后葬在哪里都不足为奇。

    又好奇问:“师姐是怎么知道这个的?我在文库翻了许久,都不见这个记载!”

    明月天平静道:“详细记载在师父那,我一次上去时看到过!”

    那是历代谷主才能观看的古籍,当初明月天看了后,被玉凌罚去房中面壁三天,她除了的确看不惯赵玉京为男人而自杀,也未尝没有因为这点而强行迁怒的心思!

    自然,这些凌珊是不会知道的。她比较好奇的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明显是一代天之骄女的赵玉京为之倾心,进而甘愿往赴阴间,总不至于是董永许仙牛郎之流——其他人都道这几人的爱情故事感人,她却一直当这是那几个仙女妖女瞎了眼,你春心动了,好歹去找靠谱点的啊,外弱内强也好,找这种内外如一般弱小的小白脸算什么事?

    想到小白脸,她就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一部里,情况与她和明月天有几分相似的一对姐妹,脸色不好起来,暗道以后如见到这类男人,她要不要釜底抽薪,直接送他们一程?

    接下来明月天便又带着凌珊去了那叠泉谷练掌!

    明月天知道凌珊还没有开始修习移天换地,暂时也就没有迫着她去找不自在,凌珊便得以在旁边继续看她摧残自己。

    说实话,站在成年男性的视角,来看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女孩天天自残,实在挺不忍心的。而站在现在华山派凌珊、百花谷幽星夜的视角来看,就更不忍心了,她对这凶残的小女孩可是很有想法的!

    可惜,在她武功超越明月天之前,她在明月天面前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她的建议,也就止步于建议两个字了,如果和明月天本身的意志相悖,自然是直接被无视,说多了,说得她烦了,则指不定要一掌打过来教训!

    现下来看,的确被抛得有些远,往后是要抓紧练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