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珊的内力已算是初登小周天,日月造化功虽然入了门,却只是第一层,堪堪将养气术的内力转化为造化功内力,与实际内功修为还未匹配,她便又耗费多天,总算练成第二层,但往后便是难以再这般快速精进了。

    明月天气通十一正经,离小周天圆满仅一步之遥,比华山上大她五六岁的独孤无冲还要强一筹,凌珊虽也是小周天修为,想要翻身做主人,无疑还差得远,只能将更多精力放在日月造化功上!

    似日月造化神功这等无上奇功,在修炼之时对人体精力自有极大助益,其回复速度极快,这便大大增加了练功的时间,使人不致像修习普通内功,一晚上吐纳一个半个时辰,便要到极限,需要以深沉睡眠补充,这般修炼时间的增长,对功力的提升,自也是比正常时大有提高!

    如此一连两月有余,她在一天晚上得以打通周身第三条经脉。

    固然与明月天仍旧差距遥远,凌珊也相当欣慰了。以她由玉凌亲口赞誉不下于明月天的资质,以日月造化功之上乘玄妙,要练通一条经脉,耗时两三月都不足为奇,若到大周天之后,可能一两年也未必能打通一脉,所以,她如今几乎是一月便通一脉,自然足以欣慰!

    然而很快她便欣慰不起来了!

    打通第三条经脉后的几天,一次明月天问她修炼到了哪一步,她一时说漏了嘴,明月天便开始逼她修炼移天换地。

    虽然玉凌一直没传授给凌珊,但明月天也会这门掌法,就算师父尚在人世,以明月天的性格,她如果念头生出了,也绝不会顾忌代师传艺这事,而玉凌本身,以她按后世说法是纯粹一“宅女”的性格,这事估计乐见其成……自然,玉凌的宅,是在于她整日躲在房里练功,而不是关注其他无聊东西。

    凌珊半推半就也便跟明月天学了。初学时,连运力行脉都无比勉强,明月天固然霸道,自然也不会这就逼她到瀑下锻炼。

    日月造化功的高深莫测,在于它对内力堪称过分的掌控力以及奇快的精进速度,总体而言,是体现在内。而移天换地的精妙绝伦,则在于它对日月造化功那份本就相当绝对的掌控力上,做到更加极致的诠释,而此诠释,体现在内力离体之后对外界的掌控!

    掌控,乃日月造化神功之精髓,而基于绝对掌控下的改变,则是移天换地的宗旨!

    凌珊最初修炼移天换地,只是坐在旁边调整、贯彻内力运行,后来还是看着明月天一次次去迎接飞瀑而被打退回去的情形而有了灵感。飞流直下,爆烈而强横,直接以肉掌迎之,是否有起点太高或偏激之嫌?不如找个相对温和平缓,又不致明月天口中“慢慢打磨即消极”的方法,以循序渐进!

    她想到的也是水。

    自然不是瀑布落泉,而是平缓流动的河水。水的流动也是一种改变,逆水流,固然不如倒转飞瀑的霸道强绝,却也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第一天、第二天俱在熟悉内力运转,第三天,将想法说出来后,看明月天有直接动手的嫌疑,便在她“你敢否定我”的吃人目光下,凌珊只能硬着头皮扎进十二叠下游相对平静的水里。

    百花谷固然万年不改气候如春,但春季为暖而非热,所以这水对人而言,就相对冰凉了。才二层的日月造化功,不过小周天二三脉的功力,自是还做不到寒暑不侵,扎进水里,尤其入水刹那,真只觉冰凉透心,顿时身体微微战栗起来,稍往后,自便习惯无恙了!

    幸赖两世为人俱非旱鸭子,水深固然过了此际矮小的躯体,不到精疲力尽,或激流太甚,总还是淹不死她,只是为了不被明月天擒拿而来不及脱下的衣物,沾水后便使身体沉重起来,在水下的行动迟缓无数!

    凌珊脑袋钻出水面,看向岸边的明月天:“师姐,你不如也下来?”

    明月天站在岸上,阴沉地看着她。

    “怎么,你不敢下水吗?”凌珊好像忽然意识到了武功相差甚远时,也能反抗她,至少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方法了!

    明月天不再理她,自行去了瀑布下。

    凌珊则找了个水浅的地方感悟水的流动,尝试以移天换地的手法,去改变流向!

    明月天并没有事后报复。

    但这天晚上,凌珊发烧了。在凉水之下泡了好半天,自然是容易病的……大病来时如山倒!

    明月天在惩罚性地强灌她喝了一碗苦到胆汁都要反吐出来的药后,才威胁她道:“你再敢像今天这样不听我的话,我就直接拿石头砸你!”

    她本是想待下次凌珊下水后再直接这么做,定要让她知道不听话的后果,这也是今天回百花谷没有直接教训她的原因,但眼下看到凌珊这病榻榻的糟糕模样,固然还恼怒她这是咎由自取,却反而不想按么做了,性格上或已有初步体现,但才十岁的明月天,终究只是个小女孩,而非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以明月天的内力,只要稍动心思,抛出的石子就能要人半条性命,凌珊顿时发现除非她能不换气,否则水遁计划便算腹死胎中了。她自是不敢以自己小命去检验明月天有没有言出必践的决心与果断的!

    对明月天这种强势的女人,自然越是忤逆她,她便越要逼迫,不如顺着她,讨好她,或许便能哄她松口。凌珊便擦了擦苦巴巴的嘴,苦兮兮道:“师姐,你也知道,我功力和你差那么多,你都扛不住那瀑布冲击,我上去恐怕直接就断手了,你一定不忍心的吧?不如当这是过渡,等我功力上去了再去学你?”

    配合她病时虚弱的气态,的确可怜巴巴!

    明月天冷笑道:“谁叫你爹娘将你晚生了这些年?要是你早生几年,说不得如今功力已经胜过我了。到时便不是我逼你,而是你逼我了……何况,要断手也是你断,又不是我断,我为什么要不忍心?”

    凌珊毫不在意,一把拉着她的手,抱在怀里,讨巧撒娇道:“怎么会呢?就算我功力比你高,你也是我的师姐,我怎么会逼你?求你了好师姐,不,好姐姐,是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

    明月天一时不察,竟被她拉住了手,还被这惯性直接拉到了床上,心下大恼,还待运力直接震开她,便听她说的话,于是只是正常抽回手,站在床边道:“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好师姐啊!”

    “后一句!”

    “好姐姐?”

    “你为什么叫我姐姐?”

    凌珊讨好道:“你年纪比我大,我叫你姐姐自然是应该的……何况,叫姐姐不是比叫师姐更亲切吗?”

    “哼!谁要与你更亲切?”明月天冷哼着,不知是否是错觉,凌珊好像看到素来冰山一般的脸上的露出一丝融冰般的微笑,只是一闪即逝,让人不确信是否真有出现过!

    凌珊不由眨巴眼。

    好像有作用了……果然,一开始就该这么做的,白白浪费了几个月培养感情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