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断臂的和尚挨在一处,脸上哪还有原本的凶恶?望着这个覆纱女人,皆只剩下恐惧,直觉得这简直就是修罗夜叉,比那个逼他们当和尚取法名的黑刀老祖还要恐怖。

    他们原本是西原邪派——黑·教的弟子,三年前黑刀老祖忽然出现,三两下就杀死了黑·教教主,他们与被青荷所杀的两人,还有那另外一些人亲手摘下了过去几十个同门的头颅做投名状,才得以保全性命,继而被黑刀老祖收入麾下,以师徒相称!

    因为黑刀老祖武功高强,西原诸派皆奈何不得,他们跟着鸡犬升天,这些年横行霸道,日子比过去更是滋润舒坦,哪知这趟奉命来高原集,却会碰上了这般煞星!

    能让他们反应不过来就被断去一只手臂,这个女人武功之高,已是非人,恐怕还在他们师父之上,他们几人绝非对手。而她既作此问,自是寻仇而来,这几人能为求生屠杀昔日同门,此后又恶事作尽,自然不会有忠孝廉耻信义的想法,当下七嘴八舌,唯恐说慢了一步就难保项上人头。

    玉凌见他们说的凌乱,没有耐性,便长剑一划,剑光闪烁,一抹剑气掠空,在其中一人脸上撕开一道狰狞血痕,道:“一个个说……就你先说!”

    这和尚顾不得破相痛楚,立即道:“师,师父具体行踪我们也不清楚,只,只知道当日他命我们来高原集时,还在黑刀门内的……我,我可以带你去黑刀门,那里地处隐秘,没有熟人带路,根本找不到,我可以带你去……只求女侠饶我一命!”

    “我们也可以带女侠去黑刀门,求女侠饶命……”旁边两个和尚不甘落后,连忙跟着叫道!

    玉凌冷冷一眼瞥过去,三人顿时噤若寒蝉,玉凌继续问道:“他命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和尚忙道:“是,是为了龙神照……师父命我们来捉拿龙神照!”

    “龙神照?”院子里,青荷捂嘴惊呼。

    玉凌皱了皱眉,回头问:“你知道这个人?”

    青荷点头道:“谷主,这龙神照据闻是十五年前天帝八神图之争的得主,这些年一直销声匿迹,无人知其下落,看来他可能隐居在这里!”

    玉凌闻言,略略出神,喃喃道:“天帝八神图……”

    千古神州,能人辈出,自然便有无数武道绝学随之被创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如华山剑派的紫气玄功,百花谷的日月造化功,或如武当的太极拳剑,少林的易筋神功等等皆如是,而这其中,有四门堪称古往今来最强圣典,便是神州四大天功!

    《天帝八神图》便份属其一,也是距今最近、名声最大的一门,在昔日的大奉,被奉之为镇国武道。

    既然这龙神照身怀天帝八神图,那黑刀老祖命弟子捉拿他的意图显而易见!只是他何来自信,凭这几人就能对付得了已参悟绝世武道十余年的龙神照?

    就在玉凌怔怔出神之机,墙角下几个和尚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多年相处,自然是有些默契,当下一跃而起,各据一方想要逃离。

    青荷不由惊呼:“谷主……”

    “哼——”玉凌一声轻哼,剑尖入地,轻轻一挑,碎石扬起,几声破空乍响,三个和尚便接连哀嚎,冲势消止,跌落在地。

    玉凌移步上前,冷剑扫过,顿时挑了一个和尚的脚筋。又封住穴道,使他剧痛而难声难动,倍感折磨!

    玉凌看向另外两人:“还跑不跑?”

    两人心惊胆裂,齐叫道:“不跑了,死也不跑了!”

    玉凌问道:“黑刀门在哪儿?”

    “我,我可以带你——啊——”一人忙应。但他话未说完,玉凌飘然上前,一剑斩下,顿时另一只手臂齐根而断。她身如鬼魅,一击便退,任血溅如雨,却点滴不沾身。

    那和尚再也忍不住痛苦,在地上哀嚎不绝,被玉凌隔空劈出一掌震开,撞在墙上,脑袋一歪,再无声息,不知是死是晕。

    玉凌平静道:“我是问你黑刀门在哪里,不是问你可不可以带我去!”

    又看向旁边另一人:“你呢?是要带我去,还是直接说出黑刀门的位置?”

    那人这下也是看出今日断无生机,索性脖子一伸,硬气到底,一人道:“臭婆娘,只恨爷爷今天……”

    话头戛然而止,却是玉凌再度出手,瞬息之间便刺出三剑。第一剑直接为他了断烦恼根,第二剑是入嘴割下了舌头,第三剑,则刺入小腹,废了丹田,内力成空。三剑过后,他便晕死过去。

    “你是不是也要一样?”玉凌望向最先断腿那人。

    “呜呜……”那和尚眼睁睁见着两个师兄弟被如此折磨,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然而穴道被封,只能支吾,却如何也说不出话来。

    玉凌冷笑:“那你就一样好了!”

    话音未落,已经手起剑落。

    血染红了一院青树!

    三个为恶一方的黑刀门弟子俱被废去武功,斩断手脚五肢,偏偏封穴止血,被留下一条性命在,其意不言自明。

    连废三人,玉凌仍平淡如常,仿佛只是呼了口气那般简单,没什么反应,只是看了眼手中长剑,剑身锃亮,却沾染了猩红血迹,往下滴落,喃喃道:“剑也脏了!”

    随手一甩,便刺入了一边墙上,尽没至剑柄。

    又问道:“知道黑刀门的位置吗?”

    青荷上前一步道:“只查得到在昆仑山附近,具体所在,却不知道!”

    “还有其他黑刀门人的消息吗?”

    “有!”

    “那就去找他们带路吧!”

    说罢,将便自带门人弟子离去。方出门,府邸里便传出癫狂至极的女子长笑!

    ——

    七日后,玉凌一行来到昆仑山。

    因地势之别,昆仑山分东西两脉,东脉群山尚在西原,西脉则属西域了。

    她们这日所至,乃是东昆仑南麓一座隐秘山谷,此地便是黑刀门所在。这本是隐秘,外人只知黑刀门在昆仑附近,却少有人知具体所在,毕竟似黑刀门这等比大部分邪派还要臭名昭著的门派,若非周围环境险恶之极,或者具有阴阳神教那般绝对实力,一旦被人知道山门所在,便几乎注定灭亡一途。

    玉凌她们自离开高原集,又寻到两名黑刀门徒,废一放一,连追五日,才找到了这里!

    山谷四面环山,其中有三面是峭壁绝崖,剩下一面也是险峰,入口便在险峰绝壁之间,是一条狭窄的山小路,走到尽头,有一块高大石碑,碑上无文字,只烙印着一口漆黑冷邃的刀形印记,正是臭名昭著的西原黑刀。

    从这石碑之后,隐隐传出阵阵男子肆意的笑声、女子惊恐的尖叫声。

    绕过石碑,便觉周遭一暖,豁然见到了这座深山小谷!

    草木丰茂,气候如春,山水如画,浑然不似昆仑山这等常年积雪的苦寒之地。黑刀门人个个是淫僧,山门倒是建在这种山清水秀之地,着实糟蹋了这方山水!

    谷内除了正殿大堂当头,其后屋舍林立,不下数十间,那些笑声哭声,俱是从这些屋中传出。

    “你们在这堵住出口,别走脱了任何一个人!”

    玉凌将手一引,青荷手上长剑便铿锵一声自行出鞘,落入她手里,正是移天换地中牵引实物的功夫。

    百花谷自是以掌法见长,她却不愿以掌法在这里杀黑刀门之人——

    因为要杀的人多了,或许会碰到一两人,她嫌脏。

    因为移天换地牵刀反杀过于干脆,而她只想废人,不想杀人!

    便一剑在手,仗剑入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