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人奄奄一息,除了最开始的几声惨嚎,之后便连叫唤的气力都失去,凌珊摇头叹气,提醒道:“快些带下去,他说不定还有得救!”

    得凌珊这“敌人”的提醒,不少人方如梦初醒。

    黑衣老者挥了下手,自有手下带人下去疗伤。又看向明月天,一步步上前,边走边阴沉着脸道:“没想到,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有这等身手,倒是周某小瞧了你!”

    老头姓周,单名一个羊字,乃是金锋寨第四高手,只在三位当家的之下。

    在明月天真正动手之前,他看两人就算带剑持械,并非寻常百姓,也绝不放在眼里,只是忌惮暗中指使的人,此刻才真正上心。一个小丫头已经有这般能力,则幕后指使者必然更加可怕,他多半远远不如,可也不想就此放弃本次足以晋身的任务,那人既然藏头露尾不现身,那先趁机拿下这两丫头,以此为胁,或许可使人投鼠忌器,若这般不费吹灰之力便退敌,自然再好不过。

    直到现在,他也认为凌珊与明月天的背后有人指使。

    凌珊的确如明月天所言唯恐天下不乱,看着逼来的周羊,叫道:“怎么了?老头还要亲自动手了?”

    周羊冷笑不语,只是脚步忽快,瞬间越到明月天前,一只枯朽的老手抓向肩膀,五指曲如勾,要以他苦练数十年的鹰爪功一击制人。

    似这等外门硬功,素以杀伤力巨大闻名,周羊勤修多年,火候不浅,若被他得手抓中了要穴,纵是大周天一二脉的人也落不得好,明月天还未至大周天,自然不会例外。然而她也不是活靶子可任人鱼肉,见这老儿胆敢抓自己,便目生凶光,旋剑一划,剑影呈圆,逼退那只枯爪,又一刺,要反击逼人。

    周羊仅退了一步,便左手五指如钩,竟一把抓住刺来剑身,抵住袭杀,右手成爪再取。

    明月天冷笑了声,左掌幻影无踪,不可见形,正是移天换地的功夫。

    周羊顿时失控,右爪抓左手,嘶嚎一声,左手手腕被自己抓得血肉模糊,剧痛无力,再也握不住剑,明月天右手一松,策力一推,长剑直取腹下空门。

    周羊虽然功力不济,却好歹活了一大把年纪,争斗经验丰富,在右手失控之际,虽不明就里,却已有准备,急忙一个驴打滚,长剑便刺空,险之又险擦腰而过,飙出丈余之地后方咣当一声落下。

    明月天定定站着,并无趁胜追击的想法。周羊滚出数步外才停,尚单膝跪地,紧紧捂住左手手腕,回头看向这个从头到尾不语的小女孩,脸色惨白,惊魂欲骇。

    那些金锋寨弟子才纷纷后知后觉地惊呼,有两人上前去扶周羊,却一时没人敢来对付明月天。

    一来是周羊败而未死,自然可免报仇之说,再者,连寨中这向来自负武功的周老队长都不是这小女孩的对手,他们自然不例外,既然周羊尚未令下,他们则能省则省,也免自己受伤!

    凌珊上到前来,与明月天并列,笑道:“好一招懒驴打滚,老爷子这一下可叫我姐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周羊已经顾不上被小女孩嘲笑的狼狈丢脸,虽然被两名手下搀起,口中却还在喃喃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实在难以接受败于这样一个小姑娘手上的事实!

    此刻,凌珊才没有尊老爱幼的想法,继续打击道:“怎么样?你连我姐姐都打不过,还要找我家长辈说话吗?”

    周羊看了看姐妹两,又瞥过身后一群手下的身影,脸色不定。他在犹豫,是就此罢手,还是要众人一哄而上。

    若这般罢手撤去,着实不甘心,而且传出去,不仅他个人,还要加上整个金锋寨,往后就都成了笑话。而若不管不顾,拿下人再说,他们人多势众,相信这两个小姑娘再厉害也只能被擒下,但对名声的影响较之前者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必还将彻底惹怒这两姐妹背后之人,若能顺利取得那姓胡的手中之物倒罢了,若取不来,便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了。

    一时进退维谷,难下决心。

    凌珊瞧他这犹犹豫豫的模样,眼珠子一转,巧笑道:“其实咱们也没必要打生打死,我只是见不惯你一群人这样欺负一个老头,不如你说说原因,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假如这道理在你,我和姐姐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周羊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后边死气沉沉的灰衣老者已经先一步喊道:“小姑娘,这帮人只是巧取豪夺的强盗罢了,他们兴师动众,是要抢夺胡某手上的玄铁令,还请搭救胡某,到时胡某定将玄铁令双手奉上!”

    他嘴一张,强行提气将话一口气说完,便又咳了口血,架着他的两名金锋寨弟子和周羊想要阻止已经不及。

    这老儿先前打死不多说,宁愿带着秘密进棺材,这会儿直接说要拿宝物来当报答,恐怕打着二桃杀三士的主意,不安好心的成分更多过求救以报的想法。

    周羊在胡道独出声之时,已经返身而回,终究慢了一步,当下一巴掌狠狠拍在胡道独脸上,骂道:“该死的老东西,多嘴!”

    他们为玄铁令而来这事,份属机密,连这群本寨弟子,大部分也仅知道此行是要寻找一块黑铁片罢了。这事若传出去,无论最后结果怎样,金锋寨都少不了麻烦,所以就算先前那雪山派众人得到了消息,他也存着保存实力,等东西得手之后再纠集大伙去灭口的打算,不想现下一时不查,却被这老儿公之于众!他内力相附,声音不小,这一喊附近听见的人不在少数,看来只能大开杀戒了。

    周羊这下反倒下定了决心,反正金锋寨杀人越货的事不少干,他也毫无负担。随后便吩咐道:“放信号,叫上围城的弟兄们都过来!”

    眼下这数十骑人数还太少,如果就此动手恐怕难免被哪个躲在角落里的家伙走脱,还得拖延片刻,于是转过头,沉脸对凌珊道:“小姑娘,不论你有什么来头,周某奉劝,这趟浑水还是不要蹚的好,你们如果现在就走,那我可以做主,当此事没发生过!”

    凌珊眯起眼道:“最讨厌杀人越货这种没技术性的事了,所以我决定,还是替天行道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