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天都府的第三日,是元宵。(书=-屋*0小-}说-+网)

    放在任何有人的地方,元宵之夜都绝不会寂寥,天都城乃是大城,尤其如此。

    是夜,街头巷陌人声鼎沸,城里城外锣鼓喧天,万家灯火点亮一座人间!

    凌珊死活拖上两个小女孩出门闲逛。

    也不是瞎逛,主要是有意识地寻找吃的,希望满足馋虫。但凡这种人多的重大节日,总少不得各种美食小吃,凌珊对看热闹虽有兴趣,但对这些却更上心。

    这一趟西原之行,对她而言最大的收获不是参与解救了一群可怜女子,更非将得到一口质地绝不差的好剑,而是品尝了华山上下绝见不到的各地美食!

    三个小女孩,新捡来的还好,只是逆来顺受,说白了是胆小,自然不会惹是生非。不过另外两个,一个时常唯恐天下不乱,一个性格暴躁动辄要伤人杀人,都不是安分的主,天都城并非穷乡僻壤,其中不乏高手,让她们在外到处跑,指不定踢到铁板惹到什么强人,这便需有压得住场子的人在了。

    玉凌喜静,不愿往人多热闹的地方掺和,便由青荷跟随看护。

    对比前世今生,这个世界科技虽说落后至极,但在饮食一道,并不差多少。街上最多的是花灯贩子,而紧随其后的就是各路小吃摊,就算平日生活紧巴了些的人,适逢元宵佳节,也不吝难得一次花闲钱犒劳肚皮。

    游走街巷许久,凌珊最终落座的这家铺子,不卖酒肉饭菜,只卖面和汤,独家配方的酸辣酱拌面条和雄鸡尾羽母鸡心汤,当地人常称“辣条”和“心翎鸡汤”,天都城出名的吃食。

    当然,说是独家配方,其实并非指这家铺子自称姓张的老板独有,而是天都城一家叫食神居的大酒楼独有,能得到秘方,说明这位张老板在食神居干过至少十六年光景的活儿,这是那家名头震天响的酒楼规矩,八年杂役受人打骂,可换一纸谋生配方。

    蜀人爱辣,蜀菜多辣,辣条自然辣,乍吃不适,好在手边会有一碗清爽透心的心翎鸡汤可解辣,一配合,味道确实极佳,入城这几天,凌珊每天都要来吃一回!

    到时,铺子后的四张桌子只有一张有人,虽说四周人山人海,可眼下毕竟是赏灯猜谜的时候,坐这儿吃面喝汤哪里比得上拿几根肉串吃着方便自在?故而面摊生意也就一般!

    坐定后,面条需下锅新煮,老板便先各给盛了一晚汤水上桌。

    才喝第三口。

    四周喧嚣之间,隐起阵阵叫骂惊呼声,虽被浓重的喧哗冲散遮蔽许多,却还是毫不困难地冲入耳中来。

    一伙至少七八名头戴斗笠的黑衣刀客气势汹汹地拨开人群,围在摊子外。明晃晃的钢刀在火光下映照着寒芒!

    “所以我说,这世上总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糟心事!”凌珊脸色纠结起来,放下剩大半的汤碗,唉声叹气。

    却将目光在邻桌一对能有五六十岁估计是夫妇的花甲老人与总爱让人称呼他老张的铺子主人之间转悠!

    来天都城的这几天她们未曾惹事,这群人堵在这儿,没道理是为她们几个,那便只能是剩下这两拨三人了!

    而在下一刻,凌珊确定他们是为了那对老夫妇!

    因为老张堆着笑脸战战兢兢上前想要说什么时,便被为首的黑衣刀客严喝一声,一下推开。

    连退到丈外,推在一张桌子上,他身子骨还不够结实,这一下没撞破桌子,反倒将桌子往后推出了一段距离,被更里桌早闻动静而起身的青荷轻轻一掌抵住!

    而那刀客推开张老板,在火光下明晃晃的钢刀便一指,冲那对夫妇道:“小姐,得罪了……都给我上!”

    不等他们什么回应,身后七八人顿时扬刀一哄而上!

    这为首的刀客却虎视眈眈盯住凌珊一行,显然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见她们如此境况下还能保持镇静,便知道并非常人!

    不废话,有追杀人的样子,孺子可教啊!

    而叫一个老太太小姐,若非认错人,就多半是这老太太并不老。这分明不年轻的老太太若不老,便只能是易容了。难道今天撞大运要见到一出江湖版私奔被捉回的苦情戏?

    凌珊脑中念头杂乱,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看着将行一幕,丝毫不担心被殃及池鱼!

    那一对老夫妇果非凡人。

    眼见七八口钢刀夺命扑来,两人丝毫不惧。对街、亦是对向冲来之人而坐的老妇,花发粗衣,苍老面上,一声清脆悦耳竟宛如少女的娇喝,几与喝声同时已经出手,手速极快,不等人看清,已将手上一双筷子身前两口碗都甩了出去。

    筷不见影,面如散花,热汤成帘,大碗扑人,一切似凌乱,却乱而有序,各有其目标,顿使黑衣群客冲势齐齐一遏!

    一瞬之机,她右手侧的老者一抓桌角,整张桌子便横空撞去,中间三人被直接被撞回,桌子被震裂,部件四散,哀嚎声起,另几人难免波及,纷纷躲避碎木。

    同时,在碗筷面汤泼天之际,还有黑乎乎一物也自那老妇手中抛出,不偏不倚落到凌珊脚边。

    紧接着,两人便趁乱冲入人群。

    “老六留下,其他人快追!”

    为首刀客脸色难看,方才他注意多半放在凌珊等人,具体说是青荷身上,哪知稍不察之下,竟被两人脱开了身,当下布命。

    倒地的爬起,躲避的立追,从围铺,到追离,整个过程,三十息不到。

    眨眼间,来势汹汹的一伙,便只剩下为首刀客和另一名先前未被桌子撞倒的黑衣人留下。

    凌珊对还有两人留下的事毫不关心,自若地捡起那大概可确定是假老妇真少女的女人丢过来的东西,是一个小小的包裹。

    拆开包裹在外的一层粗布,露出其间的小册子,“毒王经”三个乌黑大字跃然其上。

    真是瞌睡了就来枕头,这一个祸水东引,可引得妙极。

    那为首的刀客脸色又一变,吸了口气道:“在下唐家堡外门管事唐大,此物是我家小姐所留,还请姑娘归还!”

    目光则落在青荷身上。

    不仅是看出她武功高,更因为就她非小孩。他素来谨慎惯了,不像许多大门弟子那般张扬跋扈,一时看不出这一幕下还一直不起波澜的女人深浅,就算在自家地界,便也不愿直接动手。

    青荷自然视若罔闻,只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两位少谷主!

    明月天目光阴冷,在两个人身上打转,跃跃欲试,大有出手收拾的意图!

    倒是叶明奴已经脸色发白地躲在了青荷身后。

    凌珊扫了一遍众人的反应,撇了撇嘴,扬起那本小册子,笑意盈盈:“这东西我收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