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姐姐饶命啊!”

    山色幽深,清水常凄。火劫已经结束,凌珊来不及发挥善水的优势躲远,即被明月天拿住一条胳膊,按在岸边一块石壁上,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苦巴巴哀求,叫声刺破了山中的清静。

    痛楚确是有的,却不致痛得让人如此大呼小叫,只是在有意装可怜博同情罢了!

    “你不是很厉害吗?还敢戏弄我,现在怎么求饶了?”明月天身体还隐在水中,闻言微作冷笑,手上气力加重,凌珊立即更大声惨叫。

    凌珊叫屈道:“我哪有戏弄你?不是我拉了你一把,你指不定被烧焦了!”

    明月天冷笑道:“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凌珊讨好道:“不用不用……姐姐饶了我这次就好了!”

    明月天轻轻一笑,“饶你?呵呵……你不是喜欢在水里吗?我让你一次待个够!”

    “姐姐——”凌珊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不等说话,便觉一股大力将自己往后拖,随后一只小手按住了后颈,整个人便被压进了水里!

    她一蹬窜起,可惜一口气不换完,便又被压落,如此数回反复。山潭内水花四起,惊叫声骤起骤断。

    明月天玩得兴起,忽然发觉凌珊的挣扎消失了,呆了呆,却以为她是故意的,手上未放松,仍压着,然而接下来数息仍毫无动静,才心底一慌,忙抓住双臂将她拉起!

    却见凌珊双目紧闭,脑袋无力地耸拉着,随着她推动时而不自主地晃。明月天慌叫道:“喂——幽星,给我睁开眼,你再装我真生气了……幽星,幽星——”

    呼唤着悲意越浓,将她下巴枕在自己的左肩上,借着水的浮力穿过腋下紧紧抱住她,往另一边易带人的岸上去!

    “姐姐,你上当了!”

    凌珊脸颊贴着她的鬓下和耳后的湿润发丝,嘴角微微翘起,大叫了声,手臂一动,便紧紧环住了她的脖子,同时双腿紧盘在她腰上,活像八爪鱼一般缠住了她,并整个人使劲往旁边倾倒!

    她常下水中,深知非精通水性之人,若在水里鼻孔朝上,十有八九要遭呛到,故而有意识侧倒而非强将她往后压。

    明月天惊呼了一声,便与凌珊一同没入了水中。

    “幽星,你敢骗我……”明月天循着一个空隙钻出水面,只怒喊了一句,便又被拖下水。

    两人于是在水中玩闹起来,一个体质好力气更大,一个则善水性,你来我往也斗了半斤八两。

    没多久却还是凌珊先投了降。不过为免挨揍,她死皮赖脸整个缠在师姐身上,非要她答应不追究、不秋后算账才肯放松。明月天虽不大甘心,却也被缠得没办法,总不能真拍一掌打伤她,便也答应下来!

    上了岸,明月天瞪着凌珊道:“把你的衣服给我!”她的衣服已经湿透,自然不好继续穿在身上!

    凌珊笑道:“给我留一件!”

    明月天取走了外衣,剩下的则留给了凌珊。

    凌珊也不顾自己还光着身体,只瞪圆眼看她更衣,满脸兴奋,相识以来,这可还是第一次。明月天轻哼了声,也未在意。可惜待她脱尽了湿透的衣裳,便不由失望。目前而言,无论她或是她,果然都还太小了些!明月天虽年长几岁,身材比她却强不到哪里去!除了嗜好特殊的人,这身段实在没多少吸引力!

    不过,现在没吸引力不代表日后也如此,凌珊凑近讨好,大呼小叫起来。

    “哇,姐姐,你皮肤好白!”

    “快让我摸摸,果然还很滑,和你脸一样滑!”

    “你屁股也好软呐——”

    ……

    被她东摸一下嚷一句,西拍一下又嚷一句弄得烦了,明月天抓住她手腕,一把往边上推开,怒道:“你先给我把衣服穿上!”

    看情形再闹下去,她怕真要发火,想着也占够了便宜,凌珊便心满意足走开。

    两人身材相差不多,凌珊的衣服裹在明月天身上也无不适。她们穿好衣服后,便又去找来落叶枯枝,在岸边生了火,竖起木架烘衣服。

    接着又由凌珊提议,打算捉几条鱼来暂且果腹。

    这上下水间游鱼不少,可惜水浅处见到的都不大,主要在三四寸长度上下,水深处倒是有大鱼,却难捉到。凌珊想着干脆将就些,就捉那些小鱼好了,质若不够,便以量补。

    正拍着手要将鱼群驱赶到石块下躲藏,到时可砸可掏,忽觉脚底一疼,惊叫出声,低头一看,染红了一汪清水!

    忙踉跄着坐到旁边一块石头上,抬左脚一看,脚底下有一道斜口,约两寸长,血肉外翻,血流不止,教人只看一眼便要闭眼转头,不忍看之,急又手给捂上。

    只这么一会儿,身上白色的中衣裤上便沾了不少血迹!

    明月天离她不远,听惊叫转头来,即看见她坐在石上,手虽捂住脚底,血液却不断从指缝间伸出,立即奔来!

    “手拿开!”

    她撕下衣角,拿袖子抹掉积血,趁旧血方除,新血未出的刹那空当,帮凌珊缠在足上,见还要渗血,便又续加了数层布料,才算止住。虽说能封穴止血,不过此举也容易造成血液不通,若非伤势太重,一般不提倡。这种小伤,自然还不值得如此。

    包好后,明月天才问道:“怎么回事?”

    虽伤口被包扎起,却还是刺痛阵阵,凌珊呲着牙摇头道:“不知道是……走着走着,突然就发现成这样了!”

    平白一场无妄之灾,此刻她也是欲哭无泪。

    明月天问道:“你在哪里伤到的?”

    “就这儿!”凌珊指向旁边。那里水不深,连膝盖都未到,这会儿血也已被冲散,清澈见底。

    明月天挪近了两步细看,却并未发现什么!正回转来,忽然也觉脚下一疼,抬起一看,渐渐有血渗出。不过她情况稍好,只是脚内侧位置一道小口子,连包扎都不必也能自行止血。左右无碍,她便蹲下,在方才伸脚的地方细看。

    凌珊也看到了她的伤口,唉声叹气道:“我这么大口子,你却这么小,同人不同命啊……”

    明月天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希望我也伤成你这样吗?”

    凌珊忙讨好道:“怎么会?我希望姐姐你一点伤都没有,就这么点我就心疼死了!”

    明月天哼了声,收回目光继续观察,双眉蹙起,道:“这里一定有东西!”

    凌珊猜测道:“会不会有看不见的虫子什么的?”

    明月天摇头道:“谁知道……”

    说着话,忽然发现水底沙石缝隙之间,露出指甲盖大都不到的绿片,颜色像极了周围石头表面的苔藓!

    她小心挖开四周石子,逐渐显出那绿片。竟是剑刃,剑尖处的一点锋刃。

    真相大白,她也失去了继续探究之心,便起了来。

    先前被她挡住,这时凌珊才看到小坑中斜着露出在外的剑尖,道:“姐姐,这是……剑?”

    明月天冷哼道:“没错!”

    凌珊好奇道:“不挖出来吗?”

    明月天道:“没兴趣!”

    凌珊笑道:“一口破剑把我们都给伤了,怎么也得拿去回炉重造一遍才泄恨吧?”

    她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明月天听了,稍一细思,竟较真起来,说道:“不错,不管是人是物,既然伤到了我们,都不能轻易放过……是人就杀了,是物就毁了!”

    凌珊一时无言以对!

    所幸剑是被斜埋在水底沙石下的,与水平面呈现出的角度不大,沿着剑身一路挖去,很快便被挖出。

    出水刹那,碧光扑面,剑气凛凛剑锋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