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轩辕淡淡道:“不错,就是如出一辙,你倒是见识不浅!”

    世人只道这两门武功有相似处,却鲜有知晓两者如出一辙的,因为,亲自尝过这两门武功滋味的人,基本都死了,余人所知,多半道听途说,凌珊年纪轻轻,却能准确说出这一点,便又让石轩辕惊诧了两分,心下狐疑,不知道她是否还知道其他秘事。

    凌珊谦虚道:“前辈过奖了,机缘巧合知道了这些事!”

    石轩辕道:“既然知道这个,那你知不知道,地煞真炁、化功神通与天人三化之间的关系?”

    凌珊猜测道:“前辈既如此说了,想必三者之间,渊源不浅!”

    石轩辕冷笑道:“何止渊源不浅,所谓的化功神通和地煞真炁,根本就是天人三化神通的第一重地煞化功真炁,只是这两人遮遮掩掩,给改了名字!”

    凌珊这才真正惊讶,道:“竟然还有这等事?”

    其实她所惊讶的并非三法实为一法,这点早便生猜测了,她所讶然者,是由此牵连出的朱玉楼与任天行之间的关系,若这老魔头未说谎,那这两人不约而同改了武功之名,足见他们彼此之间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为免为人所觉,方有此举。

    这也与她过去的猜测不谋而合,自从知晓地煞真炁与化功神通效果几乎相同,她便曾生出过这个猜测,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直未去深究而已。就不知道,神通侯为何会毫不掩饰在护国山庄的密卷之内坦承两门武功几乎毫无差别之事,按理他该掩饰才对……是清者自清无惧人言可畏,还是故布疑阵假意坦白明志?

    石轩辕点头道:“不错,就是有这等事……我可以告诉你,一旦你学了天人三化神通的消息外泄,无论朱玉楼,或是任天行,都未必会放过你,如何?还想学吗?”

    凌珊轻松自若道:“若是神功在前却连修习的胆子都没有,晚辈也就别出来闯荡江湖了,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石轩辕道:“好,那我便传你天人三化!”

    说完,黑暗中传出布帛撕裂之声,约过十来个呼吸,便再听见石轩辕的声音:“拿去!”

    凌珊只觉一股微风拂面而来,接着一块碎布从黑暗之中冒出,往身上盖来,她目光一凝,掌间运气,伸手接过,不过想来是石轩辕并未趁机耍手段,不见什么异状。

    明珠荧光照明,凌珊打眼望去,这是一块比巴掌稍大的破烂灰色布条,应是刚才自身上撕下,虽然一想到这是恐怕十多年未洗过的破衣服一角就有些膈应,不过没察觉什么异味,也就忍着拿住。

    碎布上面满是血丝写就的蝇头小字,密密麻麻一大片,若眼力稍差,势必难以窥探其貌,好在凌珊眼力不差,凝目一望便清楚认出,是一段口诀,共二三十句,每句五字到七字不等。

    扫视了一眼,凌珊道:“这便是天人三化神通?内容有些少啊!”

    石轩辕道:“天人三化第一重口诀有七十二句,共六百八十三字,你这是前三十六句!为防你得了好处不做事,后续的诀要,待我出去之后再给你!”

    凌珊叹气道:“前辈,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啊,你这么说,晚辈会很伤心的!”

    石轩辕不置可否。

    他虽看来已是打定主意绝不动摇,但到手上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该争取的还是得争取一下的,凌珊纠缠道:“其实咱们萍水相逢,前辈还不能完全信任晚辈,打算留一手也无可厚非,晚辈能够理解,可是天人三化足有三重,前辈却连第一重都不传完整,这实在说不过去吧?”

    石轩辕道:“既明知我无法完全信任你,又何需多言?”

    凌珊唉声叹气。

    石轩辕始终无动于衷。

    凌珊只好放弃纠缠,将布块收起,道:“便劳前辈稍候,我好向林老先生问问看,钥匙藏在哪儿!”

    石轩辕阻止道:“不必了,问了也没用,这铁牢被熔死了,根本没有钥匙!”

    凌珊惊讶道:“居然是这样……那要晚辈如何相助?”

    石轩辕道:“只要将我的情况告诉一个人便可!”

    凌珊嬉笑道:“只是传个消息?这倒是好买卖!不知道前辈要我将此事告诉什么人?”

    石轩辕淡淡道:“轩辕剑主,云翻天!”

    凌珊皱眉道:“轩辕剑主?前辈说的是轩辕宫的掌门?”

    云翻天此名虽从未听闻,但轩辕剑主她却知道,那是始祖教上脉三宫之首轩辕宫的掌门称谓。只是不过轩辕宫代代单传,人丁稀薄,是故反而名声寥寥!石轩辕既说轩辕剑主叫云翻天,那想必此人便是轩辕宫当代掌门了,这是连护国山庄的密卷也没记载之事,看来今日还有意外之喜!

    石轩辕道:“不错!困我的这个铁牢,由稀世神铁打造,坚固无比,我所知的神兵利器中,只有轩辕宫的轩辕神剑一定能将之斩开,所以,我要你去找云翻天,将我的状况告知他!”

    凌珊好奇道:“就算当初前辈以始祖教下支弟子之身,力压上脉三宫传人,令三宫颜面尽失此事不提,前辈轩辕之名,更是对轩辕宫的大不敬,轩辕剑主恐怕是始祖教内最不待见的前辈的人了,又怎么会摒弃种种前嫌来救你?”

    石轩辕淡淡道:“这是始祖教内部之事,你不需要知道!”

    凌珊叹道:“好吧,这个我不需要知道!但怎么找那位轩辕剑主,总是我需要知道的事了吧?”

    始祖教三宫三门道,俱神秘无比,连护国山庄也打听不到其各脉的驻地,只知道始祖山为六脉共有的圣山,有人手驻守山上。

    石轩辕道:“你自龙颈州始祖山开始,沿山下鹿河一直往东行八十里路,再向当地人打听一个叫剑湖的地方,湖边有一座临湖寺,在寺中连续敲钟九十九下,自有人会来接你,你见到云翻天之后,告知他我如今的处境即可。若他不信,便对他说‘轩辕非一人’五字!”

    凌珊建议道:“那他还是不信呢?晚辈觉得,还是有信物为好!”

    石轩辕笃定道:“不需要信物,你只要照说,他一定会信的!”

    他如此坚持,凌珊也无法,便也由他,道:“好吧……那晚辈就先出去了!”

    “慢着!”石轩辕叫住她,说道:“把旁边那家伙抓过来,我要在他身上留一些暗手应对,以防他在云翻天到来之前搞鬼!”

    “好!”

    凌珊想了想,的确有此必要,便抓起临崖松送向石轩辕!

    然而待她靠近铁笼三丈之内,变故横生!

    一阵金属颤音骤然起于神铁牢笼,破空入耳而来,凌珊眼前一黑,一阵头晕目眩,再也提、握不住手上的临崖松与明珠,各自落地,而几乎同时,一阵巨大吸力自铁笼之内而来,笼罩住全身,无法摆脱!

    眩晕只是一刹那便恢复,但同时她也发现失却先手,更兼功力相差悬殊,已难以摆脱这股吸力,咬牙暗恼。

    先前才一步步降低松竹两怪的戒心而骤施暗算,却没料到此时此刻石老魔头也如出一辙来对付自己,还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但念头纷乱之际,亦不忘立时抬掌起势,汇聚浑身真气。

    蓄势待发,搏命一击将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