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

    掌与掌隔笼相对,真气碰撞,一声沉闷响声回荡在黑暗之间。

    久燥深洞,顿时尘埃尽起,呛人口鼻。

    凌珊瞬时飞退十多步方定,只觉真气凝滞,对掌的右臂阵阵麻意。她凝望黑暗深处,眉头深锁。

    任谁被人这么偷袭,肯定都是会有恼火生怒的,从来喜欢戏弄别人不喜欢被别人戏弄的凌珊尤其如此,而她此刻能忍住不发作,有两个原因。

    一来,是她自制力总算不差,能很好压抑住火气——这点主要归功于她更喜欢背后下黑手,而非与人正面冲突!

    再来,便是这一掌石轩辕实已是点到即止、手下留情了,否则他若痛下杀手,她或许也能免于被一掌毙命的结局,但也必然受创,而绝非仅止于手麻气滞那么简单,故而她有些怀疑对方此举的目的!

    铁笼内,石轩辕仍旧安坐不动,只是口中赞许道:“内功不错……人更不错!”

    其实大周天六脉的内力,虽说也是难得,但又如何能入早已登临十二重楼的人邪之眼?关键是配合凌珊的年纪,才有了令他为之惊叹的资本!

    毕竟若说凌珊是武功高深而返璞归真得葆青春,自一击交手之况看来显然不符,那便只能是真的年轻了,至于有多年轻,以石轩辕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凌珊绝不超过二十岁。

    而二十岁不到之人,凡能入大周天便已是一时天骄,何况是大周天之境几近巅峰者,自更如是,就算他石轩辕被誉为始祖教百年来最出色传人,当初也不过如此了!

    凌珊屏息凝神,冷哼道:“不知道前辈突然动手是何意?”

    说话时,她心中警惕,戒备到极处!

    因为就在她身前数步,临崖松还在地上,放光明珠躺于一边,且看两者位置,应是原本所落之处,未有稍加偏移……可见方才的宏大吸力,竟只是针对她一人而无向外波及一丝一毫,这便足见人邪不知功高重楼,对内力的运用亦是出神入化。

    三丈之内她难以摆脱吸力,那三丈之外,也未必能做到!

    石轩辕淡淡道:“无他,以防万一而已!”

    凌珊道:“晚辈不明白前辈的意思!”

    石轩辕仍然是语气平淡,却毫不掩饰目的,说道:“既然有利诱,自然便也要有威逼才能让人安心,人邪的好处不是那么好拿的!”

    凌珊目光一凝,立即沉下心神,调动真气,暗查体内异常,可是半天毫无所觉!

    她不说话,石轩辕自然知道她在做什么,也不阻止,过了一会儿,凌珊不得不放弃,转而向石轩辕道:“不知道前辈在晚辈身上做了什么?”

    若只是展露武功,那转个头离开这里,谁还管一个被困在地下囚牢不得脱身之人的武功高低?如此又如何能谈得上威逼二字?那便只能是趁那一触之机,留下了什么后手了!

    石轩辕反问道:“你既见识不浅,那听没听说过生死道的生死煞?”

    凌珊嘴角一扯,知道是被下了这个所谓的‘生死煞’了,道:“听说过名字,知道是生死道高手用以控制他派之人听命的法门,但不知道具体有何害处,前辈可否告知?也好让晚辈心里能有些底!”

    石轩辕道:“生死煞脱胎于苦海四大限,是本门专门用以威胁他人的方法,中招者初时不见丝毫异状,但煞气会在体内蛰伏。半年之后煞气爆发,在手心、脚心形成四道黑印,四道黑印会分离出四条生死线,每日增长一点,待三月后,会蔓延到两处手肘、两处膝盖的位置,再过一月半,脚下两条生死线会在尾椎骨交汇,手上两条生死线则会在胸口中心交汇,最后七日,剩下的两条生死线将交汇于心脉,而生死线最终交汇之日,亦是中招者丧命之时,满打满算一年不到的时间。”

    凌珊不甘心道:“不知道有什么解法?”

    大概也是自认吃定了凌珊,石轩辕并无隐瞒,说道:“确定能解生死煞的方法,不算少,足有四种。第一种,炼本门苦海四大限已臻大成之人,无论是否为种下煞气者,只要愿意出手便能化解。第二种,是得到苦海四大限的修行之法,自己修炼,只要化生出的苦海真气,便能极大延缓煞气爆发时间以及生死线生长速度,这个延缓极限是二十年左右,二十年之内若能神功大成,使苦海真气分化为四大限之力,则煞气自除。第三种,是自身入道先天,到时自然不惧区区煞气!至于最后一种,则是找到一位现成的先天高人求助,并且对方愿意相助!”

    听完,凌珊喃喃道:“这四种方法,第一种最简单,第四种稍微难一些,中间两种,基本不可能……”

    石轩辕适时地说道:“苦海四大限是生死道至高武学,每一代有资格修习的至多两三人,在我这代,有两个人,可惜我师弟对此不感兴趣,没学,上一代虽有,早已死绝,而下一代,还是可惜,我当初虽找了三个传人,但还未来得及传下这门武功……当然,他们或许进入本门秘地找到秘籍也未可知,不嫌麻烦,你可以去问问看!”

    凌珊无奈道:“说来说去,还是要着落前辈身上啊!”

    石轩辕笑道:“那你可死心了?”

    凌珊摇头叹道:“不死心也不行啊!”

    尽管知道绝难对这种大魔头造成什么心理负担,但终归是心有不快,凌珊出言讽刺道:“只是看来晚辈高看前辈了,前辈也太小瞧晚辈了。”

    石轩辕果然无动于衷,只是平静说道:“徒惩一时口舌之快,不过浪费时间而已!”

    凌珊叹了口气,说道:“世事无常,我就算拼尽全力去找那位轩辕剑主,也非得两三月之功,若这段时间里前辈一命呜呼了,晚辈岂不是冤枉得很?”

    石轩辕自负道:“我岂是轻易能死的?”

    凌珊反驳道:“不知道十天不吃不喝前辈能否安然无恙?若是能,那一个月如何?两个月呢?”

    石轩辕道:“你把临崖松留下,最好把他那两个兄弟也弄下来,我自有手段让他们不敢生出害我之心!”

    凌珊道:“既然前辈如此自信,那我就放心了!”

    一脸正色,很认真地问道:“前辈,离开前,我希望再请教您一个问题!”

    石轩辕道:“什么问题?”

    凌珊道:“前辈受困此地十多年,拉撒问题想必也是在里面解决的,但不知道拉完后擦不擦屁股?这么久又是怎么做到没被自己的屎尿屁熏死的?”一语未落尽,便已急运身法,逃之夭夭!

    她故意说的直白粗鄙来膈应石轩辕。

    肉眼不可分辨的黑暗之中,石轩辕的确被膈应到了,脸色有些黑。

    而密道之中,凌珊飞快远去的声音继续传来:“另外,一直忘记自我介绍,晚辈是西北天山的齐好,他日前辈若是到天山作客,晚辈一定会好好招待,至少会让前辈有地方解决三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