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珊眼睛一眯,问道:“什么事?”

    梅惜花答道:“她们说当年夺得天帝八神图的龙神照躲在高原集的监牢中,要黑刀老祖想办法将神功弄到手,不过,黑刀老祖当时正在练功的紧要关头,脱身不得,便先派了几名弟子过去盯着,只是没料到几月过后,还未出谷,便先被那女人杀上了门,自己先遭了劫难!”

    凌珊眉头紧锁:“十个黑刀门也比不上一个缥缈宫,她们大可自己去找龙神照,何必假手于人,平白走漏了消息?”

    梅惜花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也许是打算先借黑刀老祖之手与龙神照拼个两败俱伤,她们好坐收渔利!”

    凌珊却是知道这个毫无可能,且不谈缥缈天姥,就算只当初偷袭师父的两个老太婆联手,龙神照便要疲于应付,何况从之后的情况来看,缥缈天姥自身便能肆无忌惮地出手,既然如此,就更不需要耍这些小手段了!

    但这话没必要与梅惜花说,凌珊念头转动,便继续问道:“缥缈宫内全是女人,黑刀门却是专门祸害女人的,不杀你们已经是奇迹,怎么还会与你们搅和到一起?”

    梅惜花迟疑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有次听黑刀老祖嘀咕,说是缥缈宫的女人越发嚣张,要不要去找师父和天姥谈谈,所以我猜测,是黑刀老祖的师父与缥缈天姥相识,只是武功应该不及,否则缥缈宫弟子想必也不会视黑刀门上下如鹰犬走狗,甚至蝼蚁了!”

    “可知道黑刀老祖的师父是谁?”

    “不知道,一直没听他提起过这个!”

    既无答案,凌珊也不再追究,继续问:“当初黑刀门被灭之时,缥缈宫应该有弟子就在昆仑山附近吧?”

    这是她的猜测。(白手起家如何致富 shu05.com)因为缥缈宫与昆仑山相距甚远,可当初缥缈宫之人却能那么快得到消息追上,可见那些人应是离得不远!

    果然,梅惜花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测,道:“不错,那段时间,缥缈宫的弟子一直呆在昆仑山附近,每十天半月便要来催促一番,那些女人无论老少,都十分狠辣蛮横,动辄打伤辱骂黑刀门弟子,连黑刀老祖都吃过好几次巴掌,我就是看不惯她们,暗地里说了几句,被老祖听到,结果被吊在了梁上好几天!”

    凌珊道:“那你逃出黑刀门后,可有见到她们?”

    梅惜花道:“见到了……正巧是那个女人杀上门的第二天,缥缈宫的人也进了山,我当时正从小路出山,远远看见了她们,但害怕她们知道谷中情况后,会因为原先对付龙神照的计划失败,恼羞成怒牵连到我,便没露面,接着出山后没两天,就听昆仑山附近到处在传黑刀门被白衣女子所灭之事,也不知道是缥缈宫的人传播出来的,还是黑刀谷那些女人传出的!”

    凌珊闻言,顿时有些意兴阑珊,梅惜花就算话中就算有隐瞒,也不该是隐瞒缥缈宫对此事的消息来源,而既然此事不是这梅惜花告诉缥缈宫的,那便只能是当时留于谷中的那些女人说的了,对那些可怜女子,她实在提不起迁怒的心思,何况就算迁怒,时隔十年,恐怕也找不见当年的几个人了。

    看来从梅惜花身上得不到更多关于缥缈宫的消息了,凌珊暂且放弃,转而问道:“黑刀老祖是冷漠无情之辈,他既有所谓的藏宝,你就算是他门人,也没道理会告诉你,你是从何得知藏宝地点的?总不会是他醉酒时,连这个也一同告诉你了吧?”

    梅惜花沉默了片刻,才咬了咬牙交待道:“其实,当初灭门之时,黑刀老祖并未死,我逃出时,将他也一起带了出来,事后逼问他才得知了地点……出山之时,我之所以不愿意见缥缈宫的人,就是因为黑刀老祖还在身边,那时若叫住了她们,会不会被迁怒杀死不能确定,但宝藏我肯定没希望的!”

    凌珊淡淡道:“这个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说?”

    梅惜花老实道:“我当初趁黑刀老祖落难之时逼迫他,已算是落井下石,欺师灭祖了,这些事,如有可能,实在不想被人知道!”

    凌珊冷笑道:“采花大盗你都做了,还怕多背一个欺师灭祖的名头?”

    梅惜花默然不语。

    凌珊笑了笑,接着眼神一凛,冷声道:“但我不信!当初黑刀老祖经脉俱断,内功尽失,手脚四肢被废,舌头也被割掉,如此伤势,且不说活不过几日,就算真能苟活一段时日,不能言,不能写,你如何从他嘴里打听到藏宝地点?”

    梅惜花浑身一震,如受雷击,惊骇望向她道:“你……你怎么会这么清楚他的伤势?难道……难道你当时也在那里?不,不可能,我一直没见过你……十年前,你也就是一个小女孩,如果你在,我一定记得!”

    凌珊与明月天当时并未入殿,梅惜花并不知道她们的存在,至于叶明奴,他虽说知晓有这么个小女孩,但并不深刻,如今时间又太久,一时记不起来,也就未往她身上想!

    凌珊道:“不错,当时我确实在场,你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师父,十年前,我师父在里面对付黑刀老祖和他的一干徒子徒孙,我则守在谷口,事后还有我师叔进去察看是否有遗漏的黑刀门弟子,却没料到,还是留下了你这么大一条漏网之鱼!”

    梅惜花失魂落魄,喃喃道:“没想到,没想到……”

    接着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道:“你,你不是华山剑派的弟子吗?难道那个女……不,令师也是华山的人?华山剑派还有这种高手?”

    凌珊却没有心情再给他解惑,道:“这个就不用你管了,老实回答我的话就行了!”

    梅惜花叹了口气道:“天下虽大,但各个地方都有名字,九方神州,化外之地,哪方哪州,是在山上还是水下,我一个个确定下来,在他断气之前,知道了大概范围,后来花了两年时间,才找到地方,我一直所倚仗的身法和刀法,便是得自那里的武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