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岛湾。

    水寨岛上。

    许多人天还未亮时便被迫起来忙碌!

    这些人是被掳来的,共有三十来人,男女皆有,是专门伺候岛上群盗的,被群盗蔑称为盗奴。

    每当有盗奴被水盗们失手杀了,或是得病死了,只要人数低于二十个,水盗们便会杀掉剩下人里的老弱、青壮,留一些不上不下的,然后出去再掳一批来,补上人数。

    而在四周,零零散散有十来个水盗在来回游走监看,防止这些盗奴偷懒,或是偷跑!

    他们是在准备誓师宴!

    太湖寨的水盗每逢有大买卖之前,皆会连办三日的誓师宴!

    强盗这一行,干的毕竟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谁知道哪一次出去就回不来了?

    所以得先让弟兄们吃好喝好。

    平日出抢,提前一天,大宴一顿便够了!

    而若是碰上大买卖,便不止一顿了,三天之内,敞开了吃喝!

    至于会否有俘虏趁机作乱,以图逃离,他们并不担心。

    太湖水盗两百多人,最多也只会三分之二的人出岛干活,只有要去干活的人才能上宴席,剩下诸盗,就作看守了,这些是建寨之初就订下的规矩,遇上再大的买卖也不会破例,所以那些俘虏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显然,今次这些水盗将有大买卖了!

    今天是宴会的第二天。

    忽然,岛外来了一只小船。

    船上有两个半人,之所以是两个半,不是两个,也不是三个,是因为有一个人死了,故而只算作半个了!

    另两人,则一凶一憨,特征鲜明!

    在码头看守的四五个水盗很远就看见了靠近的小船,他们猜测是出去接哨子的船,因为除了他们自己的船,其他的,民船官船也好,小船大船也罢,都不大可能走得到能让他们看得见的地方。何况按时间,这个点来的,也该是他们。

    确实是接哨子的船,只是接来的哨子已经死了!

    小船上面容凶恶的水盗大喊道:“快去禀告当家的,哨子死了,在他身上发现大东西!”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有脚程快的立即先一步入岛去向当家报信了。

    剩下人找到了一副担架,留下两人继续看守,另两人则和一憨一凶两道一起将尸体向寨子里的会事大厅方向抬!

    大堂上首。

    得了禀报的两位当家正襟危坐,面色严肃!

    大当家是个慈眉善目的老者,二当家则是个读书人打扮中年男子。

    但和善老者也好,读书人也罢,只不过是平日的伪装,这两人俱是杀人不眨眼,手上沾满血腥的狠角色!

    尸体被抬上大厅,两位当家的查过尸体后,挥退左右,只余下憨凶二盗,二盗跪伏在尸体旁!

    大当家才出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两盗便将前后一应说明,奉上了国字金牌与神通侯的信!

    那凶盗虽然眼红那块金牌,此刻却不敢私留,他没有让旁边憨盗帮自己掩饰的能力!

    两盗被屏退。

    大当家的自看到那封信上署“神通侯亲启”几字时便没有了平时和善的笑容,有些脸色发白,咬了咬牙,直接拆开来看。

    【神通侯容禀:

    今有华山弟子于食神居杭州分号擒采花大盗梅惜花,我与她交谈,换得梅惜花处置权,经数日拷打,得悉此人为昔日黑刀门遗徒,并招供二十年前,西少林灭门一事乃由黑刀老祖伙同青龙门高手所为,黑刀老祖分润三十六门少林绝艺,连同大量金银共藏于昆仑山某处,具体何处还待拷问,待问出后,会将梅惜花押赴入京再行处置!

    雨使敬上

    承德四十三年七月二十一】

    再下方是一串不知意义的乱符,应是暗号!

    大当家的看完后,皱起眉头琢磨,并将信给了旁边的二当家,道:“老二,你也瞧瞧!”

    二当家看完后,放下信道:“老刘不可能是护国山庄的探子。”

    大当家的说道:“我知道他不是,他若真是探子,这两样东西也落不到咱们手上……我是想不明白,老刘怎么可能弄得到这东西!”

    二当家沉吟道:“或许是老刘碰巧杀了护国山庄的信使,夺了信件和国字令,随后被护国山庄其他人发现,激斗之时挨了一掌,逃到了接头处才断气!”

    他们检查时,已发现老刘身上只有一处伤痕,那是在背上的掌伤,猜测应是脱围时后背示人才被打了一掌!

    大当家皱着眉头道:“如此推测,确有可能……那信上所说,你觉得是真是假?”

    二当家道:“写信的日子,是七月二十一,又说数日拷打,说明姓梅的失手被擒应是月半前后的事,找人去杭州城的食神居附近打听一下那几日可有此事发生便知!”

    大当家说道:“主上一直在收集各派武功,若此事是真的,我们取了这财宝,尤其里面的少林绝艺呈上,主上势必开心,到时必然大加赏赐……”

    恶名昭彰的太湖寨水盗幕后另有黑手,多年抢掠,只是为了替那神秘的“主上”敛财罢了,不过此事机密,除了两位当家的自己,山寨里无人知晓!

    二当家的摇头道:“事涉护国山庄,非我们能自专,还是告诉主上,由主上裁决为好,我们有提供消息之功,奖赏也不会少,否则贪心不足,恐害自身!”

    大当家想了想,叹道:“也好!”

    二当家道:“信上说二十一号便已拷出东西在昆仑山,今日已是二十六,这个雨使极可能已知道了确切位置……我们不可能再截一次护国山庄的信,若主上有意,就只能从梅惜花嘴里知道财宝的位置,一旦他被押送入京,再救下他的机会不大,应尽早将此事告知主上!”

    大当家道:“不错,事不宜迟,就由我亲自去告知主上,顺便也去杭州打听一下虚实!”

    二当家问道:“那宴席可还要继续?”

    大当家点头道:“继续!这次黄家商船能路过太湖,机会太难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放弃!我此行也会向主上借调几名高手,让他们尽快赶来!”

    十年抢掠,太湖寨已积沙成塔一般为他们所谓的“主上”积累了大量财富,如今被官府盯得紧,他们打算再干一票大的便收手,回归本家,适逢打听到江南首富黄家的商船将行太湖,便决定将最后一次截杀用在此处!

    至于岛上那些手下,谁管他们死活?

    太湖寨大当家的当日便带着憨凶二盗离岛,“主上”得到消息后,难免还要打听细节,带上这二人最合适。

    而岛上群盗的宴席则在继续,直到第三天,也是大宴最后一日。

    夕阳西沉,只剩一点余晖。

    岛上大宴仍未息!

    岛外水面远处,黑点渐近。

    是一艘小船。

    船上负手立着一人,黑色斗篷披身。无人划桨,轻舟却自行破水而来!

    守港水盗自信天险外人难逾,虽早发现夕阳下的单舟,却并不在意,只当是大当家的或是有其他弟兄回来,等船近至二三丈时,目力清晰所及,看清了来人黑袍之下,面覆鬼脸,才惊觉不对,一人戒备喊道:“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然而船上之人未回话。

    群盗戒备更深,已抬起弩箭:“再不说话,我们便放箭了!”

    黑袍人仍未回话,却缓缓抬起了一只手。

    右手。

    然后,右手握成拳头。

    这无异于指着鼻子挑衅,岸上几个水盗大怒:“放箭,杀了他!”

    弩箭,固然不如强弓的威力,但二三丈的距离,亦早已是足效射程之内。

    一弩双箭,八箭齐射,随着一声令下,箭雨袭来。

    黑袍人猛地收拳,然后瞬间出拳。

    气浪掀天。

    两者中间的水面炸开。

    爆响如惊雷。

    水花如瀑,冲力强劲,四周水面剧烈起伏。

    支支箭矢不等靠近目标便被打歪、被打落,同时黑色人影冲破重重水花,瞬息踏浪而来!

    “你……”

    岸上,一名水盗大叫,然后还只吐出了一个字,便再无下文了,因为他被一只拳头打中了胸膛,整个人倒飞出去,蛮横的拳劲直接震碎了他的筋脉骨骼,还未落地时,便已经断了气!

    很简单,很直接。

    也正是由于这份简单直接,让他死得没有太多痛苦!

    下一刻,岸上另外三人也步了他的后尘!

    尸体落地,黑袍人将目光放到了湖面上,或言之放在了岸边那些船上。

    忽然轻身一掠,空气之中响起呼啸,黑影所过之处,重重崩裂之声,舟摇船倒,渐渐下沉入水!

    不一会儿,数十条小船尽遭摧之,就算三条大船也未能幸免,只是并非被毁船身,而是被震碎了转舵,与毁无异!

    早便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叫喊有外敌来袭的声音传遍了整座岛屿!

    当黑袍人毁了岸边船只,已有一群人执兵带器冲了出来!

    群盗怒意冲天,杀声高昂。

    然而黑袍人宛若一尊盖世杀神今日降临于此,浑身萦绕着惊人的杀机,一步杀一人,拳出人必亡!

    这是令人胆寒的画面,但这些人已经没有机会恐惧了,因为他们还来不及恐惧,便已尽成了拳下亡魂!

    转眼间数十人尸横命殒,热血注入了湖中,在冰凉的湖水之中变冷,清水却也被染上了一层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