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商队被人从关外到江南这一路没少遇伏,此事知者不少,但知道起因在于他们得到一株千年雪参的人却不多,否则江湖上早就炸锅了,这绝对是比林家被灭门还要吸引人的消息。(书^屋*小}说+网)

    而护国山庄既然号称情报天下无双,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此事前因后果?

    几日前尚在苏州之时,食神居苏州分号的掌柜便向凌珊禀告过了,护国山庄连黄家四暗一明五处人马行程路线、分布方位、犹生已灭此般种种不说一清二楚,至少也大致了然于心,唯一还没弄清楚的,是千年雪参究竟由哪路人保管,不过直到凌珊得到消息的时候,四路暗兵已覆灭其三,基本可确定没有雪参,那么其所在的范围便小了许多!

    非此即彼罢了!

    她来太湖剿匪固然别有原因,只是知道此事后,她也暗暗上了心!

    而这,也是她死活要上船来的原因!

    她对雪参也是有想法的!

    虽说知道商船的行程路线,大致方位,知道这一路人马正巧会在这两天经过太湖,但路上毕竟有太多意外,她也无法确定就能在湖上碰见,小船倒罢了,大船若要经太湖南下,必定要入大运河,故而她原本是打算找个由头在大运河畔某处等的,不过运气使然,在太湖这便遇上了!

    只是有一点是凌珊觉得很可惜的!

    她可惜的不是千年雪参被盗,并非她对千年雪参不感兴趣,而是她隐隐感觉得出,真正的千年雪参或许还在船上的某一个角落。

    这自然不是单纯的直觉所致,是有原因的……而原因也很简单。

    一是如千年雪参这般重宝,纵然不是专人贴身收藏,日夜不离看顾,也该藏于极其隐秘之所,哪有简简单单置于库舱之内的道理?毕竟谁若要在船上找什么东西,库房与主事者的房间往往就是第一个目标,会这么轻易被盗走的,多半不是真货!

    再者,若是雪参真的被盗,林一山不仅不去追盗贼反而请自己护送接下来路程的举动就过于反常了,尽管他自嘲是因为怕死不敢去,但这种理由实在难以教人信服!

    席间林一山说那株千年雪参是被掺在百年雪参之中购来,则更让她坚定怀疑……或许,被盗走的只是百年雪参罢了!

    百年雪参也是相当不凡了,足以使人达到大周天的地步,但与千年雪参相比却如云泥,以百年参代千年参为诱饵之举,固然十分奢侈,却绝非不可能!而且参类百年与千年,个头色泽相差无几,常人确难分别,盗者以假为真不足为奇,

    故而虽说这次被盗的的确是千年雪参的可能并未绝对没有,不过实在渺茫,她更相信千年雪参还在船上,若如此的话,她还是很可能将之弄到手的!

    以此猜想为基础,她并不可惜雪参被盗,她心中所遗憾的,是自己不能服用雪参!

    世上大部分药物,纵使再具神效,也并非谁都能服用的,就如这雪参。她领悟的日月造化功的太阳之变,功力性质偏阳,偏偏雪参性寒,两者迥异冲突,除非另悟出太阴之变,否则雪参对她而言无异于毒药,年份越久药力越强,便毒性越烈,若非如此,她只需有几根参须,在达到大周天七脉之时服下,便有望一鼓作气,直抵周天圆满的脱胎之境。

    不仅雪参,华山上的那株灵芝,也是一个道理,她在悟出太阴之变之前,都只能看不能吃,当然,换作正常人参灵药的话,则服用无虞!

    而之所以还会惦记着雪参,是因为师姐参悟太阴月曦之变,真气属阴,若服用雪参,药效比之常人将更甚三分,送她当礼物正合适!

    不过,自己与黄家无冤无仇,又将在船上混吃混喝,现在更答应了要护送一程,直接抢他们的话不大好,可抢强盗的,黑吃黑却完全没有压力。

    因此她已想好,路上遇敌,最多只出六分力,绝不尽全力,若到最后黄家保不住雪参,她便跟上抢夺者来一手黑吃黑,而若是雪参真被黄家侥幸保住了,那她认栽,退而求其次只去要几根参须——又不是要整株雪参,想必筹码足够,黄家之人也不会拒绝,当然,最好百年的也能得来一株,否则只有几根参须的话,送人实在有些“简陋”了!

    其实她就算得到整株雪参,再加上她也能服用,也是用不完的,因为这种靠服药得来的修为,有不少局限性,最大的一点,就是几乎由此决定了此生武功上限,倒非绝对不可能再有寸进,只是再想提高,难度将数以倍增——当然,若只是在瓶颈之时服用少许辅助突破,影响虽有,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尚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对常人而言能一夜之间骤得十二重楼的功力自是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但她也好,师姐也罢,目标更高更远,不是绝顶高手就能满足的,若非万不得已,比如逼命关头,急需更强横武功应对危机之时,她们不会太依赖药物,事实上也正是百花谷历代谷主眼界高,有志武道,且自制力强,华山上的那株灵芝才能基本完好保全至今。

    而既如此,也没必要与黄家翻脸,这才是主要原因!

    “船上的小崽子们,爷爷回来了,还不快出来迎接爷爷——”

    修行不知天日,在房间内一遍遍冲击任督二脉,不知多久,忽然一声长啸打断了她!

    凌珊倏然醒目,眉头一皱,才答应出力护送,半天功夫就又有麻烦上门了吗?只是话里内容却几分古怪,莫非是原本逃去的三名盗宝者?虽猜疑,但未作犹豫,立即下床出舱。

    外界红日低悬西方天穹,红霞弥漫水天之间,已是黄昏光景!

    她出来时,船上已经喧嚣四起,有好几名大汉执刀兵正往右舷去,她便也相随。

    商船因在修正,还停靠在原来的岸边,未曾重新启航,原先叶随风站的地方,此刻站着有一名衣着样貌皆平凡的中年男子,但他的态度语气却绝不平凡,先前那阵啸声就是他所发,而他此刻脸色发白,神气萎靡,多半受了内伤的,想必是先前叶随风追上去时所致!

    林一山慢她一步从船后过来的,看清那男子形容样貌,怒道:“果然是你这无耻盗贼,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

    中年男子虽然有伤在身,态度却仍然嚣张:“嘿嘿,就你这破船,爷爷来去自如,怎么不敢回来?倒是林大统领,先前没有跟去,可惜了!”

    凌珊瞥了瞥那人,知道原本的猜测无误,但仍不动声色问道:“林统领,这是何人?有些嚣张啊!”

    林一山咬牙切齿道:“他就是林某先前所说,在船上盗宝的三人之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