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那中年男子也看见了凌珊,眼中几许惊艳,虽也好奇怎么才离开半天,船上就多出了个大美人,却更清楚自己冒险返程的目的不在女人,只看了两眼,便没有再过分关注,继续朝林一山冷笑道:“姓林的,闲话不与你多说,爷爷回来,是要与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谁要与你交易?”

    林一山冷笑一声,满脸煞气,大声命令道:“给我动手,杀了他!”

    此时四周赶至的护卫大多手持弩械,箭矢也已安上,闻言立即抬弩。

    “你……”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想要说话,然而才吐出了一个字,便被十余支呼啸而至的箭矢打断,左腾右挪,竭力闪避,呼喝连连,直到退出近十丈,以大片草木为遮挡才得喘息之机,提气高吼,狠狠威胁道:“姓林的,你不想救叶随风的性命了吗?”

    既以此为胁,显然他也深知叶先生的具体身份,就不知道他打算交易的是什么事,凌珊猜测,或许是察觉到盗宝为虚,意图以叶随风的身份换取真宝,当然,不排除纯粹想再敲诈一些财宝的可能!

    有林木为挡,除非追上岸去,否则弩箭无效,平白浪费罢了,林一山摆了摆手,制止手下再做无用功,冷哼道:“歪门邪道,异想天开,我堂堂黄家岂能屈从于你的威胁?区区毒药,信手可解!我劝你还是主动归还宝物,否则纵使天涯海角,我黄家也势必要遣尽门客高手将你们三个贼人找出来!”

    中年男子躲在大树之后亦冷笑道:“我看你才异想天开,他所中之毒,若无我独门解药必死无疑,叶家少爷若死在黄家船上,我看你这护卫统领到时还如何向叶、黄两家交待,黄家又要如何向叶家交待!”

    林一山嘴角微微勾起,冷笑不语,未将叶随风毒已解之事道出,反看向凌珊,低声提议道:“凌姑娘,这贼人离得远,我们的弩箭奈何不了他,船上护卫武功一般,若是追上岸去与他近身搏杀,恐怕危险,还望姑娘稍后能出手相助,解决此祸害!”

    虽然先前看她为叶随风解毒之时的出手,应是高手无疑,但既然聘请了,林一山也更希望瞧瞧这位凌姑娘到底能高到何处!

    凌珊望向岸边丛林,问道:“林统领既然如此说了,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不知道林统领打算要活的还是死的?”

    林一山沉吟道:“不过作奸犯科之徒,还是直接杀了吧,也算替天行道了!”

    凌珊眯起眼道:“如今此人自投罗网,这可是追回神药的大好机会,擒而不杀才是上策,林统领确定要直接杀了,不逼问他同伙与雪参的下落?”

    林一山苦笑道:“此人也是一流高手,武功高强,凌姑娘纵然能胜他,可若为擒他而不下死手,一不留神,恐怕会被他寻隙逃脱,得不偿失!”

    顿了顿,又继续道:“何况此人并非独自一人,他回来之事他的同伙怎会不清楚?自然会想到他被擒的可能,此刻定是带雪参潜藏他处,想通过他找回雪参几近登天之难,林某不抱希望,还不如杀他泄愤!”

    “那好吧,我便以此人作为投名状好了!”

    凌珊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转过头去,却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为了灭口,他也是绞尽脑汁了,只是这扯的什么烂借口?莫非我脸上写着傻子二字吗?

    不过,由此也基本可确定,千年雪参的确还在船上了!

    而正待她动手之际,中年男子得意的声音再度响起:“怎么样?被爷爷说中了,无话可说了是吧?”

    凌珊顿了一下,没急着出手。

    林一山道:“我身边这位凌姑娘是我新请的高手,只要你能胜过她,那林某答应与你交易又有何妨?”

    对方却不上当,道:“哼,姓林的,你别搞错了,现在叶随风的小命掌握在我的手上,轮得到你跟我提要求吗?”

    林一山轻哼道:“还是先看好自己的小命吧!”

    中年男子躲在树后咒骂道:“那你就等着给叶随风收尸吧!”

    林一山对凌珊道:“还请凌姑娘出手!”

    凌珊点了点头:“好。”

    随后身如幽燕疾翔,瞬息飞身登岸而去,不急着动手,一步步踏向那中年男子藏身之处,边走边道:“那边藏头露尾的,该出来了!”

    中年男子走出树影,高声嘲笑道:“派个女人出来,看来黄家无人矣!”

    凌珊脚步不停,仍在逼近,叹道:“看来你看不起女人啊!”

    中年男子张狂道:“老子就是看不……”

    然而叫嚣声戛然而止。

    凌珊身形瞬快,化白影掠过林间,同时长剑铿然出鞘,剑光如洗,剑气相随,烈风骤起,飞沙走石,劲木飘摇,风叶萧萧!

    巍巍剑势笼罩之下,中年男子无力再较嘴皮功夫,心胆俱寒之际,急欲动武应对,然而人快剑快,快到极致,他方才手起,剑已带着一股扑面恶风,锋抵喉间,寒意入骨来!

    凌珊笑眯眯道:“说说看,就是什么?”

    “我,我……”

    怎能料到自己的武功,会非人一剑之敌?中年男子僵在这儿,不敢动弹,冷汗瞬息之间,已经布满额头、沾湿衣襟,而原本的话,自是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凌珊摇头叹气:“嘴上叫得倒是响亮,手底下的功夫,却实在叫人失望!”

    随后冷笑道:“既然这么让人失望,那留着也没用了,我就大发慈悲,帮你解决了!”

    “你想……啊!”

    中年男子惊惶大叫,然而后面“做什么”三个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凌珊剑锋一偏,刺入小腹,真气一吐,震破气海,其内力以大川东流之势飞速消散,哀嚎一声,栽倒在地!

    凌珊将长剑归鞘,以剑鞘在他身上连点数下,止血亦是制人,中年男子一手捂着小腹,脸色煞白,恨声道:“你,废了我的武功?”

    凌珊不满道:“你应该感谢我还留下了你一条性命!”

    中年男子面若死灰:“你杀了我吧。”

    “你这人实在心肠太毒,太罪恶了,居然怂恿一个女孩子去干杀人这种事!”凌珊摇头叹气,五指如钩,扣住他肩膀,在他吃痛声中将他生生拽起,眨眼送入船中!

    将人扔在地面,凌珊立于其旁,笑意吟吟道:“林统领觉得我抓不住活口,我试了试,感觉也没什么难的嘛!”

    林一山忙抱拳赔罪道:“没想到凌姑娘武功盖世,确是林某低估了你,得罪之处,请姑娘千万海涵!”

    目光微微上移,望见她脸上的笑容,心中苦涩,原本只是打算请个帮手,以求接下来路程中能减少人手损失,没料到这帮手超出预期,反而有种引狼入室之感了!

    如此武功,若是翻脸为敌,这一船人能逃脱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