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烟横与十年前相比,除了胡子更长,多出几根白发,并无其他什么变化,至少外表如是,就连衣服,都还是相似当年的青袍,至于武功更深了更浅了,从未交过手,当初师父也未提过,自然不得而知,亦无法比较今时往日!

    而她注意到谢烟横,谢烟横自然也注意到了她,一骂完登船来敌,便冲她咧嘴一笑,和善招呼,完全是另一种态度,道:“你就是小三子说的凌姑娘吧?靠这个无耻老贼这么近,当心被他放的臭屁熏到,快到我这边来躲一躲!”

    紧跟着看向甲板上其他人影,喝道:“还有你们,都别愣着,给我躲远一些!”

    几名还愣在甲板上的船夫与护卫如梦初醒,再没眼力劲也知道这又是厉害人物,忙不迭往船舱这边窜。

    凌珊翻了个白眼,在女子面前说这话,这家伙还真是粗俗,十年前怎么没发现来着?

    不过瞥了船头的两人一眼,目前敌我双方显而易见,还是靠近“自己人”比较好,身影一晃,来到谢烟横旁边,拱手道:“原来谢前辈就是林统领所说的高手,久仰大名!”

    谢烟横瞟了她一眼,才知道个姓氏你就久仰大名了,知道老夫是谁吗?不过此刻逢外敌环伺,却不好自乱阵脚,一捋微卷的大胡子,便将恭维如数收下,笑道:“好说!”

    另一边,灰袍老者却似毫不在意,也任凌珊靠过去,任其他人躲远,指了指身旁边戴着面具只露双眼的白袍之人,笑意吟吟道:“这位红公子乃是杏林高人,好不容易等到他有空闲,原本想带过来为谢先生瞧瞧伤势,可现在看来谢先生气势十足,想必是老夫多此一举了!”

    谢烟横冷笑道:“看来谢某还得多谢你这老货一声!”

    老者浑无不断被骂而生气的样子,仍是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容,道:“感谢就不必了,不过,红先生人既然都来了,总不好让他白走这一趟,谢先生怎么也得给点补偿才是!”

    谢烟横面无表情道:“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老者指了指谢烟横,笑道:“谢先生背上的东西如何?”

    谢烟横拍了拍肩膀,道:“想要这个?那你就自己来取吧……只怕我好给,你不好拿!”

    老者淡笑道:“这个总得试过才知道!”

    足下如平常行走般往前一跨,却是丈地横掠,船头至此数步便至,一手抓向谢烟横的左肩头。

    谢烟横右手向前一甩,期间屈指一弹,正触那抓来一掌。

    虚空一声炸响,乃是真气碰撞之声!

    谢烟横身体一晃,后退一步足抵甲板定身,老者却凌空倒翻而去,退出丈余,稳稳落地!

    凌珊靠得太近,自受余劲波及,却无所畏惧,只手一抬,掌心朝外作格挡状,抵住扩散开来的残劲震荡,身体借势往后滑出一段距离,以巧化拙,站定后,摇头叹道:“殃及池鱼啊!”

    心下却暗凛,两个老家伙好深厚的内功!

    脱胎之始,以内力深浅论分九重天,九天之上见重楼,这两人,恐怕都得有脱胎五重天之上!她身兼数门武道绝学,自衬就算去对付一二重天初入脱胎境的超一流高手也有把握分庭抗礼,可面对这两人,恐怕除非愿意拼命,否则只能落荒而逃了,就算再进一步,全周天七脉之功也难改结果,好在目前她也就看个热闹,不必亲自对付这老家伙。

    她瞥了另一边冷眼旁观的铁面具红先生一眼。不知道这个藏头露尾的又到了什么程度,若也有如此功力,那她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再不掺和这事!

    那老者落地后,摇头轻叹,满脸惋惜道:“弹指惊神的确威力通神,可惜,谢先生的火候与令师兄相比,还是要差三分!”

    谢烟横傲然道:“收拾你这老货,这火候足够了!”

    老者笑道:“那老夫就再讨教两手!”

    谢烟横心头微沉,他当初在渤西就是与这老家伙拼了两败俱伤,后来又数次遭逢高手来袭,导致伤上加伤,故才一直屈身船舱暗室全力疗伤,否则早自己带着雪参回江南了,可如今重伤未愈,这当初创伤一般沉重的老家伙却再度杀上门,而且看样子伤势早已恢复,而他方才那一指又已是强行催出,再对上几招,非要显露虚实不可,看来今日危矣!

    但他心高气傲,这时候绝不肯示弱于人,也不能示弱,便冷笑道:“来,谢某等着看你的混元气劲能接我几指!”

    “等一下!”

    老者笑了笑,一步踏出正待再行试探,忽然一道喝声,同时空气呼啸,一道犀利无匹的剑气从身前划过!

    重重崩裂声,甲板破裂,出现了一道笔直的划痕!

    谢烟横瞥向凌珊,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出手,却暗暗松了口气,这丫头武功绝不差,能多拖延一刻也是好的,只望拖到后面,事情能有转机!

    老者看向凌珊,讶然道:“好强劲的剑气……还是无剑而发,纯由剑意催动,姑娘年纪轻轻,却好深的剑术造诣,可谓百年难得一见!”

    凌珊拱了拱手,笑嘻嘻道:“微末之技而已,不敢当老先生如此赞誉!晚辈华山剑派凌珊,敢问老先生贵姓?”

    老者怔了怔,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心思电转,说道:“老夫喜欢听别人称呼我师老,你就当我姓师好了,传道授业之师!”

    凌珊点头道:“原来是师老先生!”

    老者问道:“你阻挡于我,是打算代谢先生出手吗?”

    凌珊摆了摆手,道:“师老先生想多了,只是恰好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又不愿多耽搁一刻,这才阻止的!”

    老者道:“左右今日时间充裕,就看看你有什么问题!”

    凌珊沉吟片刻,问道:“不知道方才谢前辈所提的混元气劲,可是混元一气神功?”

    老者淡淡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凌珊仍作轻松笑颜:“不是的话,自然是不如何的,可若是的话……”面色一正,肃然而声,道:“还请老先生报上来历,否则凌珊作为华山弟子,绝不能任由本派绝学落入外人手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