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春秋一时被缠住,无法脱身,见另外两名小贼欲走,便喝了一声:“言三哥!”

    “淫贼,哪里走?”

    那矮胖的言三哥立即脱出,挺剑杀向白衣青年两人,这也是一流高手,运足内力施展身法,速度自然不慢,数丈距离一霎便过。

    眼看逼近,西门贺之忽然迫开牧春秋一剑,于电光火石之间,一开折扇,又发出三枚钢针,却是逼向那言三哥。

    牧春秋怒喝:“还敢分心,找死!”

    行剑走势当即更加凌人,顿将西门贺之压落下风!

    而言三哥见暗器逼身,立即奋剑扫荡,瞬间叮当连响,便将钢针一一击落。

    但就这一滞之间,终究耽搁了,白衣青年直接窜入林中,另一名锦衣青年身法差些,稍慢一步。

    言三哥暗怒,便欲奋起再追。

    “还是留下吧!”

    但才一迈步,西门贺之忽然一转,一展玄妙上乘轻功,竟于弱势守势之中撇开了牧春秋,运扇指点,直逼言三哥而去,言三哥脸色一变,不得以止,行剑挡招!

    西门贺之身形变化,巧妙挪转,借身法之妙,以一人之力,强将两名一流高手脚步拖住!

    见状,明月天目光微寒,轻声自语:“废物!”

    若他们能留住那登徒子,她自然愿意耐下性子陪师妹看一场热闹,可现在局面,却非她乐见了,语一毕,白影惊鸿,眨眼追入林中。

    眼见这本被调戏的女子忽然展露非凡身手,在场诸人无不大吃一惊,西门贺之更脸色一变,不再耽搁,手如拨云一转,噗地一声闷响,洒出一团黄雾,随清风一动,便飞速扩散开来,瞬间化作漫天大雾,将前路截住。

    牧春秋与言三哥见西门贺之洒出黄雾时,便知不妙,一掩口鼻,身形骤退,不敢轻易沾染,此刻眼见那粉末迎风大散,不知那是何物,散去前更不敢贸然冲过去!

    西门贺之则趁机转头飞掠,欲去阻明月天!

    牧春秋望了望四周这一会儿便沾染了一层黄意的草木地表,以及空气中还未散尽的黄雾,便一指上风口方向,道:“这黄粉不知是何物,最好不要沾染,咱们从上边绕过去!”

    正待追过去,却忽听到一阵女声阻止:“等一下!”

    两人一顿。牧春秋转头望向凌珊,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凌珊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那几人有我姐姐出手便足够了,不必劳烦牧公子!”

    她只是觉得师姐正嫌他们连那两小贼也留不住,若跟上去,说不定觉得碍眼,便连带着将他们也收拾一顿,看在这两人好歹出手相助的份上,便帮一帮,免了他们弄得灰头土脸!

    牧春秋微微蹙眉,心中不悦!

    他们两人出手,也一时难奈何西门贺之那淫贼,现在凌珊却说交给她姐姐一人足矣,这岂非显得他们二人无能?

    言三哥更直接瞪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认为我们不如你姐姐吗?”

    凌珊幽幽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么说过!”

    “你……”

    这已无异于承认,言三哥大怒,待说什么,却被牧春秋阻止。

    牧春秋道:“既然姑娘打算自己解决,那牧某就不再献丑了!”

    凌珊道:“还要多谢两位出手相助!”

    牧春秋淡淡道:“班门弄斧,见笑了!”

    凌珊笑道:“牧公子谦虚了!”

    接着一拱手,道:“相逢即是缘分,我叫宫双,还未请教?”

    虽旁听了身份,但还是正式询问一遍以示礼貌,何况,也只确定牧春秋,以及基本猜出那言三哥的身份,另外那两人还不知道呢,不妨一问!

    至于宫双名号由来,二宫主罢了!

    牧春秋虽心下有所不虞,却尚能收敛此意,不显于面上,当即抱拳还礼,道:“牧春秋!”

    又指旁边的言三哥,道:“这是家中门客,言必多言三哥!”再望向另一边的一男一女,道:“那边的是郑举义郑大哥,他与言三哥乃结拜弟兄,同为江南四豪中的两人,郑大哥旁边的黄衫女子则是家姐牧夏花!”

    星斗山庄门客众多,包括郑举义、言必多在内的江南四豪是其中比较出名的几人,凌珊亦有所耳闻,但此刻凌珊更感兴趣的无疑是牧夏花……或者说,牧夏花的丈夫。

    牧家四秀,以春夏秋冬、风花雪月八字为名,个个才貌出众,武功不凡,其中尤以容貌最美,心智最高,武功最强,自身便已是样样第一,就连找的丈夫,也是绝代英杰的二姐牧夏花名气最大。

    而牧夏花的丈夫名气更大!

    谢奇峰!

    这个出自稳坐武林四大世家第一宝座的神剑山庄谢家,十年前便已声望、剑术都不下于今时今日燕天南的顶尖剑客便是牧夏花的丈夫。

    天下剑客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承当代中原剑神之名的谢奇峰,无疑是其中佼佼者!

    只是,八年前,正如日中天之时,谢奇峰突然销声匿迹,生死成谜,连护国山庄的探子都找不到踪迹,燕天南剑法大成之后,也曾寻过他,同样至今不可得。

    凌珊现在便对谢奇峰的下落很有兴趣,若说世上还有谁会知道谢奇峰的行踪,那除了早已退隐的上代中原神剑,便非身为妻子的牧夏花莫属了!

    当然,有兴趣归有兴趣,好奇归好奇,凌珊也没讨人嫌地凑上去打听,只是多看了两眼。

    介绍了一遍,客套了两句,便算是相识,而这时,路旁林子里,砰地一声气爆剧响,劲风大作,草木扶摇,呼啸声连至少一二十丈外的此地亦隐隐耳闻。

    接着便是那西门贺之一阵惊怒喊声:“住手”随之又有两道凄厉惨叫声紧随其后!

    众人不由侧目望去,虽林木遮蔽看不见具体,但也能想象出结果!

    牧春秋眼神微凝,道:“看来,令姐果然非凡!”

    凌珊点头道:“嗯,我知道。”

    牧春秋顿时噎住,虽是事实,可就这么毫不客气地承受了,也太不谦虚了!

    不大会儿,明月天缓缓走出林子。

    凌珊迎了上去,问道:“姐姐,那几人怎样了?”

    明月天道:“三人都被我一道真气侵入体内,三日内必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