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声乐之艺本就有牵动人心情绪变化之妙,而若有精擅者在此之中,相机添加内力相引相附,使无形之气与无形之音契合与共,则妙用倍增,如此便为音波功!

    江湖上最出名的音波功,当属佛门狮吼功,而最常见的,则无具体名堂,亦无具体法门,因为只消是运内力吼出一嗓子,便也算是音波功了。

    世间武学千奇百怪,类型繁杂,因威力之别而大致区分为普通,上乘以及武道神功三个品轶,也有作上乘之后武道之前,再列绝顶一品的,总之各看想法,并非定数,但无论如何区分,每一品轶最寻常者都不离内功与剑术,其次便是拳脚掌刀身法之流,而音波功则算是极小众武学了,真正上了门道的音波功,更是少之又少!

    至于武道神功一级的音波功,虽谈不上闻所未闻,但被人所知的,有名有姓的也仅就一门,便是北少林寺的金刚伏魔吼,其音如雷,震慑妖魔,故也叫大雷音功,只是修习委实太过艰难,纵以少林寺之人才辈出,数百年来亦无一人练成,只能束之高阁,充作底蕴,在江湖上已经鲜有人知。

    但是陆上邦所学便恰是一门武道音波功!

    自然不会是少林寺的金刚伏魔吼,而是另一门琴道的音波功!

    他早年远离神州,在西域闯荡时,曾偶得绝世琴谱,叫天魔八音,不知何人所创,只知是一门无比罕见的武道琴术,能以奇妙手法发出幻、形、崩等共八种莫大威力的武道奇音,他本就有琴君剑英之称,论琴艺自是顶尖,当世罕有人能及,得此神功更如虎添翼,多年勤习不辍,已登大成之境,八音已可催发泰半,如引衡山数百人神智错乱的手段,便是其中的“幻”字诀,而那琴发气刃的,则是“形”字诀所催。

    正是仗此,他方有琴魔的名号,否则,原本的他琴艺固然了得,剑术却还远在音波功修为之上,也不会被叫琴魔。

    按琴谱末尾所记,世间还有一架天魔琴,是专为天魔八音所打造,仗此琴弹出的天魔音,威力更是惊天动地!只可惜的是,他只得天魔八音,却没有得到天魔琴,否则天下虽大,却也真的无处不可横行了,纵然对上绝世高手,他也无惧。

    此刻琴魔仗之对抗武邪沧海惊澜曲的便是天魔八音之中的“缠”字诀,其音形如细水,无孔不入,一朝得机相引,势将纠缠不休,是一种不求胜败,古井不波,旨在一点点消磨侵蚀对手的玄妙手段,往更深处说,就是一个字:稳!

    归根究底,便是花如来同样身负上乘音波功,不受他琴音所克制,纵然是在功力相差无几的情形下,他对花如来的忌惮也不会在任何一个绝顶高手之下,而如今十年未见,不知他进展几何,故而求稳不求胜,先以缠字诀束缚对手箫声,先天立就不败之地再说!

    凭声探人的手段他自精通,琴箫一起,他便立知花如来功力益深,与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庆幸应对正确。毕竟最根本的功力已不属一个层次,纵然是以天魔音之妙,若一上来便引“形”、“幻”、“崩”等此诸字诀强势对抗,恐要吃亏!

    此时。

    沧海卷惊澜,高山流水细!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付诸一琴一箫之上,此起彼伏,共鸣徘徊夜空,而又时刻引为对抗!

    花如来功力更高,陆上邦则技巧更妙,虽各逞极力争锋,却致一时瑜亮,难分轩轾!

    音波功因含内力之故,已非寻常音乐,不是捂住耳朵不听便能抵挡的,众人皆受影响!

    此刻这琴箫之声虽未刻意针对,但仅只余波便已称得上步步紧逼环环相迫,众人功力比之斗技的二人本就远有不如,何况这时还身负内伤,初时还能强迫自己静心凝神,运力抵御,时间一久,终究还是渐渐难持自我。

    曾有心亏者,曾有遗憾者,皆在声音之下被扩大了负面情绪,导致精神恍惚,心魔丛生,难以自持,就算在场有万中无一的问心无愧、过往无憾等等诸类之人,也免不了被激动内力,牵制身心的结果,个个听得痴醉亦狂,总之神态各异。

    就算凌珊与明月天,凌不乱与莫虚道人这样身怀武道级内功之人,对于凝神安息的坐定状态犹为精深容易,在负伤之下,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只是运展心法抵御之,不致失态,情形比其他人要稍好一些!

    而场中完全还不受影响者,除互力较技各逞机锋的一邪一魔,便唯有几名昏迷之人与杜蘅了!

    昏迷者,是身心俱空的状态,除非醒来,否则此般更重迷惑之音自难影响。

    而杜蘅虽不通武功,但她躲在花如来身后,有丈夫分出的一部分气机相护,足抵琴箫声下的激荡气劲,故在她耳中,只有两种意态迥异的神妙乐音回响,时而交集一处,时而分罗四方,聆听欣赏,心旷神怡,却难扰心神,不生伤害!

    生死竞锋,犹有余力他分,由此亦可看出花如来功力精深。

    陆上邦武感敏锐,纵使开始并未察觉,交锋一久,自也能发现他那边的情况,心下不禁生出一丝怒意:纵然你已登绝顶,但我也同样不差,争斗之时,不思全力以赴,反而分心他顾,实是太小瞧人了!

    琴箫争鸣,足足小半个时辰!

    花如来惊澜曲中瀚海怒潮的急势,几经调转碧海无波的平缓姿态,激荡逼催的内气也不知换了几口,终于琴声益弱,不需多久,陆上邦势难为继!

    陆上邦额前见汗,在与花如来相斗之前,他便接连动武,内力已然损去一些,到此时声波激斗,更亏空了七七八八,情知今日已是势不可为,萌生退意。他虽痛恨留大善一家,极欲报复,但毕竟理智未失,保全自身方是第一要务,此情此景,今夜自然只能放弃了!

    退意一生,曲调倏停!脸色苍白道:“好好好,没想到十年未见,花兄也与西门兄一样更进了一步,可叫兄弟好生惭愧!”

    花如来停下箫声,并不追赶:“今夜,有我在此,琴兄还是退去吧!”

    他当初只以琴魔自称,陆上邦本名还是今夜方知,故花如来只是称他琴兄!

    “好!花兄之命,焉敢不从?兄弟这便下山,他日再去万莲岛登门拜访!”说罢,强行叫起早在琴箫之下昏迷过去的三名手下,下山而去。

    随他而去,一场风波终究暂告消弭!

    秋夜清凉,众人尚未昏迷过去者,却如虚脱一般无力,亦身出一身虚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