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山庄虽说监察天下,但武林门派江湖名人其实并非重点监察对象,文武百官、化外诸国的消息才是,江湖风向,主要是六扇门负责观察。

    而且西门贺之这种人,知道自己名声太坏,平时肯定也注意隐藏行踪,不会太高调,否则岂不是给想要替天行道的大侠们立靶子,给自己找不自在?所以食神居掌柜的也只收到他最近应南下,来中南地界的消息,至于到衡阳城与否,具体在何处,却是还不清楚。

    得到了凌珊详述的形貌特征以及受伤情况,那便要好找多了,中年掌柜匆匆出去布置人手打探,只要西门贺之那几人还在衡山附近,想必很快会有结果!

    中年掌柜一走,凌珊与明月天便去找杜蘅等人!

    小女孩花星落带着丫鬟狗腿出去玩了——丫鬟是小草这点无疑,狗腿则分大小,大狗腿是黄家三公子,小狗腿是他那两个手下,好在夫妻两还在!

    只是杜蘅正在午休,这时候总不好去叫醒她,凌珊也不情愿去对着花如来的冷脸,便没逗留,打算稍后再来。

    在外面逛了一圈,花星落几人没碰见,倒是下山的武林人士又多了!

    而人一多,山上的事终于也就传开!

    五岳剑派之一的衡山剑派深夜遭逢大魔头,一夕之间,门内数百弟子十不存一,几被屠戮一空而灭门,步了昔日华山剑派的后尘,这对身居衡山脚下的人而言,无疑是石破天惊的大事,消息在第一时间被传遍城内外大小角落,引起了轩然大波!

    酒楼茶馆,甚至街巷路旁,都有人在讨论昨夜之事!

    但是那大魔头便是昔日衡山的剑英,以及他所讲的“故事”倒是暂时还未传开。

    当然,那大魔头以一己之力杀败各门各派的掌门、宿老级高手,以及数十个成名高手眼睁睁看着衡山剑派的人被擒被杀而无能为力的丢脸事,也同样还未传开。

    只是可以想象,这些事,决然压不了几天,迟早都是要大白于天下的!

    当时听故事的,足有五六十人,而像花如来一样躲在暗中的高手或许不多,但绝对还有——当然,这些高手像花如来那么高的几率几近于无——

    这么多人,其中有人与衡山剑派不对头,或是看衡山剑派不顺眼,故有心看衡山,乃至整个五岳联盟笑话的在所难免,得此大好机会岂会放过?趁机落井下石、推波助澜自是必然。何况,若说有谁真的顾忌琴魔的威胁,也并非没有可能。

    虽说现在详情还没传开,凌珊绝不信那是他们好心不愿去揭衡山剑派的伤疤,多半是打算再行观望,再来,毕竟时间还太短,那些人,恐怕相当一部分都还没下山呢,纵有心传此消息,也不必上赶着!

    经由一处街边茶摊,从几名武夫打扮的人交谈中,凌珊还得知了一个新的消息:昨夜衡山剑派尚有三十多名弟子在发狂之初,便被打晕过去,得以毫发无损地幸免,且另有二十余人虽伤未死,保全了性命,再加上跟到祝融峰去的那部分人马,至少还保留了一分元气,这对衡山剑派而言无疑是不幸之中的大幸,比当初的华山要幸运太多!

    走走停停,闲逛了半天,临到黄昏,才再去了食神居。

    西门贺之还没消息,花星落几人倒是已回,到这时候,杜蘅自然也早已结束了午休!

    且经交谈,他们确实准备回去了,定好的时间是明天一早,凌珊她们今天过来,这顿饯别酒正好赶上,若是拖宕了,那再要见面便不知该等到猴年马月了!

    席罢,已是晚间,将分开前,杜蘅笑邀道:“明天便又要分开了,小星,小月,你们可要到万莲岛来找我玩!”

    “就算你不开口邀请,我也是要去你那里蹭些吃喝的,不过我目前另有要事待办,抽不开身,还得再缓上半年左右才行,到时一定去找你们!”

    凌珊将往东海寻铸剑城是必竟之事,与去万莲岛同路,顺道去岛上住一段时间自无不可,可惜目前紧要之事还是石轩辕所下的生死煞,在此隐在威胁未除之前,去铸剑城也好,去万莲岛也罢,都还要往后推!

    半年时间,无论是找武当山的祖师爷,还是去找轩辕剑主,时间都足够了——只要一切顺利,不要横生波折的话!

    这时,花如来突然开口,道:“若有可能,希望你们能在三个月之内走一趟!”

    凌珊怔了怔,有些疑心这家伙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客了,扫见他身旁的杜蘅,心念一转,立即意识到应是与她的病症相关,不过没有深究明问,犹豫了是先人再己还是先己再人一下,便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尽量将手头的事完成!”

    有此一约,心下决定,要尽快启程北上了!

    目送凌珊二人离开,杜蘅好奇问道:“花花,你怎么突然变热心了?是有什么事吗?”

    花如来目光幽幽,说道:“炼丹的事,还有些麻烦,昨夜看他们对付西门断绝的手段,或许能帮上忙!”

    其实是他信不过那个红公子!

    面对传说中对于出入先天证却武道都能有益处的绝世神药,世间武人,又有几个能不动心?

    那红公子既知道自己要炼极阳炼心丹之事,难保不会告诉其他人,欲协同谋之。

    他仗着那不坏之身,单只一人便已颇为难缠,若再加一些高手旁助,甚至再有其他绝顶高手出面,花如来纵使再自负,也没把握凭一己之力敌住四方之拳!

    至于杀人灭口,当初的确动过此念,那个时候,那红公子未必就已经告诉旁人此事,有杀错没放过方是上策,只是最终还是作罢,自然是为了那篇《不灭圣心诀》的总纲!

    如此一来,便要做好强敌来犯的准备!

    门下几个弟子虽说资质还算不差,但本事终究还是差了太远,也就师弟谢烟横的武功能够放心,可惜仅他一个助力,还是太显单薄。

    这段时间相处,他自是确定了凌珊武功着实不差,而且观言行秉性,认定应能给予一定信任,便早有心邀助——以他孤傲,本纵死也不肯求人,但是悠关爱妻生死之事,容不得一丝意外,为此就算折节又何妨?

    而至昨夜,见到凌珊与明月天联手之力,更是意外之喜!

    正有此种因由,他今夜才会顺势作声附和!

    杜蘅不明个中底细,只以为丈夫说的是她们能帮到炼丹,却想不到丈夫所虑的是护法保丹,也没有去深究,这些事她又不在行,尽由人做主就是,便笑道:“这样啊……那看来我眼光果然很好嘛,认两个小妹妹,还能帮到自己大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