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虽也功力深厚,可毫无防备受此一掌,那至阴至寒的真气尽数贯体,若明月天或凌珊不去救治,那他的结局基本可以预见——极寒封脉,受冻而死!

    然而事实超出预料,这几句话的功夫,白石忽然深深一呼吸,面上青霜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消,脸色飞快恢复如常。

    明月天也发现了他的情况,同样一呆。

    完全恢复和暂时压制,那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两者区别,仅从气色上便能大致看出来,这是掩饰不住的,或言之,就算能掩饰,也不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能掩饰住的,而白石现在的气色,实在看不出他有半点受伤的痕迹。

    白石揉了揉胸口,满脸的委屈:“姐姐你怎么又打人了?”

    他说的无辜之极,旁边书生听得有些无语,恨铁不成钢道:“笨啊,你没听她说吗?她是要送你去见你弟弟,你弟弟被她杀了,现在打算连你也杀,再藏着掖着不还手,你就等死吧!”

    白石失声叫道:“啊——怎么会?”

    望向凌珊二人来,双目瞪大,难以置信道:“两位姐姐,吕大哥说的是真的吗?”

    明月天没答话,而挑眉问道:“你没事?”

    白石挠了挠脑袋,居然直接被吸引开了注意力,一脸疑惑反问道:“我有什么事啊?”

    明月天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信!”

    话音未落,再提掌杀至,概不容情。对付不了琴魔毒魔那些人物也就罢了,连这个傻愣愣的家伙都能接下蕴满太阴寒力的一掌而无损,这无疑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掌起杀机,招招逼迫!

    白石顿又大呼小叫,连连躲闪,实在躲不过了,才回手挡上一下。

    旁边书生的目光随着快速移动的身影而动,焦急大叫道:“石头,快还手啊,再不还手,你就真去见你弟弟了。啊——”

    忽然一股大风扑至,他毫无防备,惊呼了一声,顿时栽了大跟头,手里的剑与剑鞘也都把持不住,脱手掉落一边,好在没有受伤。然而才一抬头,不等爬起,就见另一名女子居高临下站到了旁边。

    书生本就苦巴巴脸色不禁更加忧郁起来——看样子石头那家伙暂时不会有事,可自己倒先要出问题了!

    凌珊笑眯眯道:“人家神仙打架,你一个凡人在边上插嘴,不是找不痛快吗?”

    书生爬了起来,急点头道:“姑娘说的对,那我不多说了!”

    凌珊接着饶有兴致道:“我问你,你是姓吕?”

    见她似乎没有继续动手的迹象,书生松了口气,拍了拍衣上沾染的灰尘,腆着脸点头道:“不错不错,在下的确姓吕!”

    凌珊道:“不会单名一个‘文’字吧?”

    书生登时大惊失色:“啊——你,你怎么会知道?”

    凌珊微微一笑,高深莫测道:“我能掐会算的啊!”

    她是见这人与白石在一起,又恰姓吕,不禁想到了当年那个老被自己撺掇弃文从武的少东家,便试探一问,谁知还真是他,更没料到,他如今看样子是真的弃文从武了,忍不住想:这莫非真是受我瞎掰扯的影响?

    接着继续装神弄鬼,道:“我不仅知道你姓吕名文,还知道你是从汉江边上一个叫留侠镇的地方出来的,祖上当过官,家里是开客栈的,有个老爹,以前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高手!”

    吕文睁大双眼。

    错愕之余,不寒而栗。

    他出来行走江湖,就如十年前受那龙木岛强邀而一去不回的父亲一样是用了化名的,被人知道真名已经够不可思议了,现在更连出身背景都被人查了底朝天,当面一点不差地指出,这叫他如何不彷徨惊惧?

    这时,抱头鼠窜的白石大叫声又响起:“姐姐别打了,别再打了,我投降了,不打了!”

    随后明月天果然罢手。

    她自然不是因为白石叫停而停,而是发现自己暂时似乎奈何不了这人。

    方才交手这么一会儿,她每一掌皆是以太阴极寒之气催发,威力惊人,可现在,白石实打实硬受了她五掌,被掌力擦到也有十余次,人却还是活蹦乱跳,虽叫的凄惨,实际全然无恙,实在教人震骇——就算是大周天圆满,超一流真境的人过来,也不可能挨她这么多下而无事,君不见燕天南只是倏忽之下没防住她一道太阴真力,就被寒伤困扰了数日仍难解?这人内功虽强,可却还远不及燕天南之流,缘何能做到燕天南也做不到之事?

    当然,无论她因何停手,白石都不在意,在他眼里,只要不再继续打就好,便松了口气,感激道:“多谢姐姐手下留情!”这还反而感激上,也真是单纯,或言之傻得可以。

    但明月天却只蹙眉,冷冷望他,不发一语。

    她的大傀儡手火候还浅,移天掌法太过被动,造化真气则重在辅助回气,论伤敌却不行,未经转化的普通造化功内力虽也刚猛,可对付低层次的人自然势如破竹,但对上同层次甚至更高水准的人就效果寥寥了,故而这太阴真力所造成的冰寒效果就是她当下最强的攻击手段,还待以此力强势解决掉白石,哪知会是这种结果?这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白石虽素来心大,可难耐明月天的目光太富杀伤力,也被看得有些发慌,身体微僵,犹豫了一下,救助似的看向吕文。

    可惜吕文正沉浸在被人叫破身份的震惊之中,哪里顾得上他?

    好在这时凌珊撇开了吕文,上前给他解了围。

    凌珊笑嘻嘻道:“姐姐,怎么不打了?”

    明月天瞪了凌珊一眼,虽有些恼怒她哪壶不开提哪壶,却还是答道:“这人有古怪,连太阴真力也对他无效,我伤不了他!”

    至于白石能否伤她,他始终没有还手,也就无从得知。

    这无疑比他年纪轻轻就有此功力还教人惊诧,凌珊不禁更加好奇:这家伙十年前还是对武艺一窍不通的普通人,怎的十年时间,就这么厉害了?吃大力丸了吧?便问道:“小石头,你练武也就十年吧?武功怎么这么高了?”

    白石瞪眼道:“姐姐你真厉害,居然知道我叫小石头,还知道我练武有十年了!”

    凌珊嘴角一扯,道:“你关注的重点不对吧?我是问你怎么武功这么高?”

    白石道:“哦……我不知道啊,练着练着,就这样了!”

    凌珊无言以对,按他这么说,自己和师姐都该无地自容:这些年不说一门心思,至少大半门心思都是在练功上的,可还是仗着师父当年遗泽才有的今日,两相对比,不该惭愧吗?

    至于其他人,那就都更应该羞愧到死!

    而白石说完,接着犹豫了一下,望向明月天道:“不过我觉得,这位姐姐的武功才高,我都被压着打,躲都躲不了!”

    他说的真诚,明月天只当他是在反讽,怒哼一声,目露凶光。

    凌珊及时阻止了师姐接下来的行凶之心:“为什么太阴真力会对你无效?”

    白石惊讶道:“什么太阴真力?”

    凌珊道:“就是我姐姐方才打在你身上的那股冰寒气息!”

    白石更加惊讶,道:“啊?原来那就是太阴真力啊?听我娘说,能练出太阴真力太阳真力的内功和纯阴纯阳内功一样,都是最上乘的道家内功,难怪我抵消起来那么困难!”

    凌珊没在意他将太阴太阳归列为道家功夫——这两者最初也的确是源于道家的说法,只是后来不知何时起,被应用于内家武学之上罢了。

    她更关注的是他后一句话,仔细盯着他看了看,问道:“你确定不是穿了护身内甲之类的东西,而是靠自己的内力抵消?”

    白石点头道:“对啊!”

    凌珊与明月天不禁蹙眉。

    阻异力于身外和化异力于体内,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太阴真力再强,可只要功力足够,自能在被入体侵蚀之前挡在躯体之外,可一旦外来真气入体,再想要单凭一己之力磨灭,便难上加难了!

    能抵消掉侵蚀入体的太阴真力的武功自然是有,同层次内家武道经典所练成的内功基本都能做到,可若说眨眼之间便将太阴之力化消于无形,那就实在匪夷所思,在功力相当的情况下,就算是天人三化神通那种专门化人内功的武学,或是傲绝古今的神州四大圣典,也都未必能做到吧?这白石是怎么做到的?

    凌珊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石挠了挠头,没想藏着掖着,老实答道:“我用了好几个方法,有时候是用纯阴内力抵消,有时候是用无极内力抵消,还有时候是用纯阳内力抵消,碰到那个太阴真力时,哪一种方便就用那种!”

    他还有一句没说:如果不是被逼迫太紧,找不到机会,他更愿意将那些太阴真力吸收同化,这样感觉更加舒服,最开始明月天那一掌带去的太阴寒力,他就是这么对付的!

    这并非他原本就知道的事,而是先前,一遇上那道太阴真力,他体内的无极内力就表现出极强的吞噬欲望,他遇事素来顺其自然,当时便由着那内力自主而为,这才发现了这个特征!

    另一边的吕文忍不住头疼!

    他刚刚便已经回过神来,一听凌珊问话,便向白石使眼色,希望他长点心,别人家问什么就什么都说!

    可惜白石并没瞧见——当然,就算见到了,他恐怕也不能理解,就算理解了,恐怕也不会照做。

    相对吕文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凌珊则听得瞠目结舌:“你是说,你练的是纯阴纯阳的内功?而且已经达到阴阳并济,混元无极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