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风波恶,杏林殇【终】

    伙计都被直接打发回家,铺子也提早关门,施回春见到了三星坊另两位主人。

    但有些失望。

    三星坊中的三位大东家,除了日常主事的毕月乌安掌柜之外,另两位不知何时已换了人,竟没有了他最想杀的那人。

    他其实很感激奎木狼,因为二十余年的天伦之乐全都拜他所赐。

    但他同样很恨奎木狼,当年若非他将角木蛟带到他面前,他也不会有这痛苦矛盾的的十年。

    世人说,功过可相抵,恩仇有相泯,这话他是认同的,但他并不愿照此言行事。

    他固然感激奎木狼送了自己一个女儿,但这份感激,并不能消减他对奎木狼的杀意,最多让他在动手之时,能干净利落一些,因为在他预想中,如果动手了,便决不能让星宿海那些人死得太痛快了。

    论武功他自然是毫无达成这个愿想的把握,可这些人逼他研制毒药,却恰恰让他有了机会。

    精心调制这些年,早已有了不止一种对付这些人的毒物,只是除了奎木狼,角木蛟是他同样憎恶之人,所以最近两年他一直在等,等一个角木蛟来中原,来长安的机会,可惜,这个机会还没等来,身体却每况愈下,独自支撑不敢亦不愿让人知道,眼看着预计中的毒发之日愈发逼近!

    更可惜的是,当被暗里应该已经千疮百孔的残破躯体催促得只能放弃角木蛟的时候,另一个最想杀的人居然也杀不了了,心中失落在所难免,但报复还要继续,并不能为此中断!

    三名不知不觉中身中了痒毒的二十八星宿中人,只能沦为砧板鱼肉,任人刀俎。

    在快意中,一泄积怨。

    当走出三星坊的时候,已经黄昏。

    布庄之外,隐蔽的角落里,隐隐有窃窃私语,应该是被先前的有过一阵的惨烈哀鸣吸引的邻里,不过,施回春现在经过乔装,并不惧被人认出——其实被认出也无妨,毕竟不是谋反大罪,而动手杀人的又是他,株连不到其他人身上。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觉得可以尽量避免将回春堂牵扯进来,这亦是来时经过乔装,路上也避开旁人的原因。

    回春堂里,一片静谧。

    施回春解去伪装,去见了两名弟子一面,将他们与被禁锢的家仆一同遣散打发,然后独自坐在大堂,等待黑夜与死亡的降临!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只想独自一人静静渡过。

    然后,那个人来了。

    就像四年前无声无息间找上门一样,这次同样无声无息来到。

    偶然间睁眼一瞥才见到人,黑蓬遮身,青龙蒙面,标志性的打扮,令施回春一眼便认出了是他!

    摇曳的烛光之下,无言的目光在空中对接!

    蒙面人静静凝视了一会儿,大概真能看清他此时的虚有其表,摇头道:“看来,这次你是真的要死了!”

    施回春轻声道:“我随时可能会死,你一直知道的,只是这次可能成了一定罢了,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次来的居然是你!”

    他或许真是大忙人,自从四年前那次不请自来,这几年便再未见面了,一应联络,另有其人。

    蒙面人道:“是啊,不奇怪,像你这种毒人,任何时候死了,都不奇怪,这次是我来也不奇怪,你毕竟都要死了,我总得赶来见你一面……”

    施回春道:“你现在见到了,作何感想?”

    蒙面人摇头道:“没有什么特别感想,只是觉得,你既然要死了,那么当年给你的东西,我也该收回了!”

    施回春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留恋地看了一眼,在“毒王”二字上面轻抚过,暗暗叹气,强断不舍,随手抛出:“那就拿去吧!”

    蒙面人接过翻看了几页,合起收好,道:“没留下拓本吧?”

    施回春讥笑道:“我人都要死了,还留拓本何用?”

    蒙面人淡淡道:“可以留给女儿和弟子……这种毒经,虽不如医道经典那样能令你们这些学医之人心喜,可若当成礼物赠出,想必收到之人也会很高兴!”

    施回春死死盯着那人,道:“我还不想害了他们!”

    蒙面人不置可否,道:“是害怕我们会因此找上他们吗?你知道我不会杀他们的,他们的本事,目前虽还有所欠缺,但有底子在,经过调教,还是能够入眼的!”

    施回春语气低沉道:“人贵自由!”

    对方摇头道:“你又怎知自由与知识,他们会选择哪个?我那里有无数的典籍可研读,有无穷的材料可试验,还有诸多高明的同道可交流,只有加入我们,才能令他们更好地发挥所学!”

    施回春道:“这件事上,我的态度不会改变!”

    蒙面人叹道:“可惜了几个好苗子!”

    施回春说道:“这想必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他吸了口气,不等答应便问出:“你是真心想过要帮我杀角木蛟吗?”

    蒙面人反问道:“如果我未真心想帮你,你如何知道王大林三两人已被星宿海的人收买?如何知道三星坊是二十八星宿在长安城的据点?当年逼你为角木蛟医治的三人,如何会出现在你的毒室里供你试验?御北西营的兵卒,又为何有那么多人突发炎症?”

    施回春道:“但你们给的这些,都非我最看重的!这些年,你们并没有将角木蛟引来,连这次奎木狼已不在的消息,也未告诉我!”

    蒙面人沉默片刻,说道:“如果你展现出了应有的价值,我不介意为你彻底得罪天尊,与他全面开战,可惜没有,快要五年了,除了那些没大用的普通毒药,我们在你身上什么都没有得到,连毒王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所以,帮你解决几个仇家已是极限,角木蛟和亢金龙这两人我不会出手。”

    “至于奎木狼临时被调离,的确是意外,但就算通知你了又如何?你还想去截杀吗?除了染坊那种有重味遮掩的环境,你的毒有几分把握沾到奎木狼那种谨慎到骨子里的人?而且,你今日又亲手杀了三个人,多少也能泄愤了不是吗?又何必苦苦执着与奎木狼?”

    施回春闭上双眼,深深呼吸,彻底断了以当年相救之恩让他出手的念头,不再纠缠于此,“绿秧那边,将你的人叫回吧!”

    蒙面人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波动,道:“是打算完全靠那两个小姑娘了吗?”

    施回春不答,道:“另外,我府上那个李管家,他同是星宿海的人,可以的话,你就顺便帮我带走,随便找个地方扔下就行,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试着撬开他的嘴巴,打探星宿海的底细……人就在东苑客房,你想必能找到!”

    蒙面人点点头,道:“那就来生再见了。”

    施回春道:“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蒙面人回道:“放心,我不会逼他们加入青龙门。”

    余音未绝,人已消失,足见一身深不可测的骇人武学。

    施回春目光深幽,静望冥冥虚空,喃喃道:“青龙门……”

    蒙面人自称郭东楼,四十年前,施回春与师妹闹矛盾出走不久,在汉江畔救过他一命,此后再无联系,直到四年前,他突然登门而来,赠上一部毒经,请他研制经上奇毒,作为回报,可以助他对付星宿海,也是那时候,施回春才知道昔日救过一命的年轻人已是邪道大派青龙门的高层人物。

    这种合作,他拒绝不了。

    一是青龙门之势还在星宿海之上,虽当日来谈话的,是有过救命之恩的人,但他不敢保证,拒绝的话对方是否会恼羞成怒。

    二是他的确想要报复星宿海,凭他自己的能力很难,而青龙门的实力去也足够,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利用对象。

    而最后一点,是唐门毒王经百毒之首,据闻可以毒杀张三丰王重阳那等神仙人物的毒王之毒,的确令他生出了兴趣!

    但他并不希望后人与青龙门交往过密,加入青龙门更非乐见,除了所说的牵扯太深,势必要失去自由,也是不愿后人步自己的后尘,与邪道为伍,否则,终究伤人害己。

    施回春虽然自认偏心,说要几名弟子往后各安天命,但也并非真的丝毫不顾,他早有过安排。

    御北西营有众士兵得炎症,病因起于他,是他借青龙门之助暗中所下之毒,乃是他精心研制,易传染,使人瘫软在卧而无力动弹,但轻易不回死人,恰好是军队所最忌之症。此举所为的,正是让弟子借此与御北西营联系上,施恩于边军,若得边军大将孙图则所庇护,便足以对星宿海那边形成威慑,令他们不敢肆意加害!

    他并不担心那位孙图则不谴人来请,那炎症之毒不是等闲能治,等到孙图则找去的大夫治不好时,自然会求到名满天下的长安医馆回春堂来,而相关药理,他早便或明或暗一点点传授过四名弟子,若遇上,并不担心他们会束手无策。

    至于具体是由哪两名弟子弟子联系,他也并不在意,边军来人那日,谁坐堂便由谁去就是,到时也自会有安排好的人送去交待了诸多事情的亲笔书信。

    若说为去军营的两名弟子提供的是一个结交权柄之辈以求庇护的机会,那么为另两名弟子留下的,则是钱财,他这些年的积蓄不少,除了五万两赠给凌珊,一万两留给女儿,还有八万两现钱剩余,加上回春堂质押转手的费用以及从李管家手里重新拿回的十一万两,足够两个弟子数代衣食无忧——只要他们及时藏好,不被星宿海的人找到。

    而为女儿准备的归宿,是在毒王谷。

    当代毒王孙灵药毒名远胜医名,但施回春知道,孙灵药一身医术之精,绝不下于自己,有足够能力当女儿的师父,也不怕他会不收,他们是至交,若上门去,孙灵药绝不会弃之不顾,唯一的问题是抵达毒王谷之前的安全,原本出于无奈,是打算请那郭东楼遣高手暗中护送的,但那个幽星夜恰逢其会出现,她们武功绝不差,背景显然也不小,原本的想法,是用不上了。

    这个时候还想念的,还有分别了四十年,在二十多年前才人间蒸发的的师妹,不知如今她可还安好否?是在天上,是在地下,还是在人间?

    并无悔当日的一气出走,因为此举,才有了后来陪伴二十余年的女儿……

    时间在回忆与思念之中流逝,被压抑的狂澜在体内复苏。

    烛光洞燃,逐渐永眠黑暗。

    一代名医半生不离毒,孑身孤影断命此时地。

    郭东楼夹着人事不知的李管家再度现身大堂中,望向安坐椅上垂默头颅的躯体,幽幽一叹,只手虚空一探,凭生风卷遗骸。

    ——

    离开了食神居的凌珊,来到城外,重与师姐等人会合。

    离开的路上,是坐马车走的,由叶明奴驾车,三匹原本代步的健马,被系在马车两侧,随车奔腾。

    另外两匹无所谓,至少这老黑,凌珊暂还没有舍弃的打算!

    三日后,来到华山脚下。

    此去并非游山玩水,且还时间紧迫,若带施绿秧,多有不便,于是打算先将施绿秧安置下来,除了为免她多想而满脸真情实意地费了不少口水去解释,倒也没其他问题。

    之所以不将人安置在百花谷,是因为她毕竟还属于外人,而她们又要继续在外,一时不能回,却将施绿秧送到门到,有些不合适。而华山不然,毕竟是显世之派,没隐世山门那么多讲究,又有凌珊掌门亲女的身份在,暂先安置在此正合适。

    距离衡山之变,才刚足月,凌不乱与宁为玉还未回,华山之上,目前便只有一众“无”字辈的弟子在,由二师兄罗无诺主持日常事务。

    将施绿秧暂交托给山上的一众师兄弟师姐妹照顾,连带将叶明奴也留下——毕竟几日相处,更熟悉些,可以作伴,凌珊与明月天则未多逗留,又急冲冲下山,半道,却见有两名面色冷峻的负剑青年上山,逢于山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