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在后面喊道:“几位,请等一下!”

    声音有些耳熟,而当那声音飞快靠近,凌珊发觉碧落的颤动猛然加剧!

    剑与鞘碰触的颤音,剑本身的颤音……不是剧响,但不绝于耳。

    凌珊眉头一皱,城门内外,人来人往,来一出当日在轩辕宫的异象,说不定被人顶礼膜拜当成活神仙,没什么意思,她立即手按剑柄,将碧落牢牢压制在鞘内,才转头看去!

    那人站定在两丈之外,背负长匣,而怀里抱着长布条,在瑟瑟发抖。初升的朦胧月光下,勉强看出那长布条形状,里面似乎是包裹着……剑!

    不是人在颤抖,而是神剑与神剑相引的颤动,带动了身体的抖动!

    凌珊明悟。

    这口未知神剑与碧落之间的吸引,显然和轩辕剑与碧落之间的吸引并不同。

    范围广了。

    但反应也小了,不再那么剧烈!

    或许,再靠近一些时,会有变化?凌珊暗道,要不要靠近几步,试验一下?

    她没有付诸行动,那人猛地飞身上前,一瞬即至,凌珊直接运力,若这人有什么不轨之心,便要让他知道厉害。

    但这人却在突然在身前停下,直接将手中颤动的布条递上,道:“姑娘,这是一件宝物,你帮我保管几日可好?”

    这出乎意料的举动,凌珊有些发蒙。

    见她无动于衷,那人直接催促道:“别愣着了,拿去吧!”

    居然直接抛了过来,而后,人直接飞退,眨眼消失在视线尽头。

    凌珊一手已经拿着碧落,便本能地放下另一只手上的缰绳,伸过去接住,连绵不绝的颤动从这只手上传来。

    而目光,则还留在那人消失的方向。

    好高明的身法!

    暗暗惊叹。

    这人此刻所展现的身法比之早先看到时,何止高了一筹?

    想到身法,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忽然想起了这人的声音为何耳熟了。

    千面偷王,水陆空。

    假如是他的话,那么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何会突然将这神剑送到自己手上来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为避耳目,将东西暂由熟人保管,不是很正常吗?

    以前打过交道,算是半个熟人,而且他知道自己是华山的人,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将此剑暂寄自己这里,总比随便交给一个不认识的路人要好!

    绝对是他!

    她原本是先入为主,后来也自顾不暇便没主动去打听,一直以为先前去轩辕宫送信,被关入地下墓穴的人是水陆空,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正转着念头,突然发现气氛有些诡异,三个人六只眼睛,都直勾勾盯着自己——手中的剑。就算夜色渐黑,看不清他们眼神面色中所传递出的信息,但也能猜想到,绝少不了诧异。

    她扬了扬新到手的神剑,干笑道:“这淮南城的人真热情,一见客人来就送上了个大礼!”

    这时才意识到,虽然都靠的这么近了,但碧落的反应并未有何加剧,反而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平息!

    这是……对不同的神剑,反应都会有所不同吗?

    暗暗猜测。

    云翻天收回目光,淡淡说道:“收好你的麻烦,去找家客栈休息吧!”

    “我这人,生平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尽管让它来找好了!”凌珊有些大言不惭,接着道:“不过,的确要快点找个地方,我倒要好好瞧瞧,这白送上门来的是什么剑!”

    话虽如此,但心里隐隐有所猜想,谢家出动四名剑士穷追不舍,或许,这是谢家祖传的那口神剑?若真如此,就真要对这千面偷王刮目相看而来,居然连谢家神剑都能盗出……但又觉得有些不现实。

    谢家在外行走的高手不多,但神剑山庄之内,高手可不少,水陆空旁门左道的功夫虽厉害,可真厉害到能在谢家剑士环伺之下,盗出谢家神剑?

    可若不是谢家神剑,水陆空又从哪里找来一口能引起碧落反应的神剑?又缘何能引来谢家高手追捕?若说是为其他事,那未免也太凑巧了……

    甩了甩头,想不通便索性不再多想,是不是谢家神剑,等一下有光亮时看看就知道了。

    一家名为福来的客栈,一间宽敞明亮的上房。

    青灯吐光。

    凌珊与明月天进门,打发走引路来的客栈伙计后,便迫不及待打开布条,里面确实是一口剑。

    古铜色剑鞘下的宝剑,不曾寻求特立独行的样式,与常见的精钢剑并无多大区别,但在威力上,却不知道强上了多少倍。

    铿锵出鞘的刹那,便剑光如洗,锋芒逼人。

    仿佛水映月华的清幽,涟漪荡漾在房间中,哪怕烛光明亮,也难掩神剑的光辉。

    持剑在手,便感觉莫名的剑气蠢动,内息运转似乎都如意迅捷许多,仿佛一剑在手,能劈开这天,这地,这冉冉红尘……

    信手在桌面一敲,并未如何使力,客栈的实木桌子断作两截。

    凌珊惊叹道:“好剑!”

    相较短小的碧落,这口剑无疑更令她钟意……可惜,这剑不属于她!

    明月天也在旁边看着,这时问道:“认得出吗?这是不是谢家神剑?”她当然也看得出那几人是谢家剑士,凌珊的猜测,她自然也有!

    凌珊盯着宝剑,试图发现剑名刻字,可惜在剑身之上仔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刻字什么的,这就是一口无名剑。

    凌珊沉吟不定。

    神剑无名,未必就是谢家神剑,也未必就不是谢家神剑。

    归根到底,还是她对谢家神剑了解不多,她只知道这口剑最初的名字很简单很好记也很霸气,只有两个字——

    神剑!

    只是后来,为区分其他有名有姓的神剑,世人就称它为——谢家神剑。数百年来,这口剑沾染了无数血腥,是历代谢家天骄杀出来的威名!

    但也仅此而已,其他一概不知。

    明月天一见她模样,便知道她也搞不清楚,道:“罢了,明天再让轩辕宫那两人看看吧,他们或许能认出!”

    心底却在盘算这口剑该如何处置。

    第二天一早起来后,碧落就交给师姐了,凌珊自己则持无名剑,想着等云翻天下来后让他来品鉴一二,结果忽然从大开的门房看到客栈对面的茶坊,正坐着谢家那老剑士,在扫视过往行人!

    在凌珊看到他时,似有所感,忽的转头望来,冷眼如锋,然后,紧紧锁住了她手中长剑,霍的起身。

    “我说过了,这剑是个麻烦!”

    不知何时,云翻天与剑五到了身边,幽幽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