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恒山剑派的法华师太带着两个弟子赶至,那是恒山四法之一,原本是六法的,不过当年围攻黑金崖一役损失了两人,便只剩下了四法。

    上午是恒山来人,而在下午,华山隐居在外的三名“不”字辈高手亦联袂而来,这三人里,有一个还是当初幽星夜在论剑会上见过的那人,不过如今无疑年老许多。

    至此,屈不就所邀请的人全数到齐。

    凌不乱,宁为玉,文不书,屈不就,卓不群,加上这三人,或许还要加上不离不弃那两个弃徒,华山不字辈数百弟子,也就剩下这么几个了。

    其实当年在“华山血夜”中幸存下来的还是有十多人的,不过这些年,有伤重不治,有年老病逝,有被人所杀,到了如今也都折损得差不多了,算是真正的硕果仅存。

    随人到齐,师兄弟、盟友间自又是各有一番寒暄。

    第三日上午,暂时未邀三派代表,自家人先汇聚一堂,先行商议,并将周围弟子全都遣散开,无命不许靠近。

    只有幽星夜闻风而来。

    这是老辈长老间会议,按理幽星夜自然是没有资格旁听的,不过那些个师叔师伯年纪虽大辈分虽高,论武功其实还不如她,躲在外面找个角落偷听偷看,里面人也没那么轻易能发现。

    剑气堂中,凌不乱与宁为玉高坐上首位,凌不乱身任掌门,自当先发话,待众“不”字辈的师兄弟到齐,他平静道:“今日是屈师兄之邀,才得咱们师兄弟众人再度聚首,便请屈师兄说话吧!”

    屈不就也没有推辞,起身抱拳,说道:“劳诸位师弟辛苦跑这一遭,愚兄先致歉。”

    下位左侧,坐着屈不就与卓不群两人,右侧则是文不书在内的另外四人,而他们听罢,也都起身还礼。

    右侧首位上的长老,名为徐不动,干瘦苍老,可论年纪其实凌不乱还要小两岁,比屈不就便更小,乃是当初受伤太重,落下病根,才致如今老态尽显,他还礼后,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气话屈师兄就不必说了……只是,屈师兄在来信里说,凌师兄德行不足胜任掌门之位,邀我们几人来此,要另选掌门,此事,还望屈师兄今日能当着众师兄弟的面,说个明白!”

    说罢便坐回待听。

    “那是自然!”

    屈不就点头,望了望上首位置的凌不乱,见他仍老神在在,不为所动,淡淡冷笑一声,便将理由说出,道:“我敢说凌师弟德行不足,自有其来……那便是他这掌门人的位置,得来的手段可不光彩。”

    他已然发难,上首副位上,宁为玉也不再顾忌,直言反驳道:“当年我夫君与屈师兄比武夺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举行,大家都不是瞎子,他是剑上淬毒、使了暗器、还是提前给你喝了什么毒药让你难竞全功,还能看不出来吗?屈师兄想发此难,可让人笑话了。”

    屈不就不以为意,说道:“师妹听我说完再发难不迟!”

    宁为玉道:“你屈师兄倒是说来!”

    屈不就道:“众所周知,当初师父还未来得及定下继任掌门人选,便离奇失踪,我们秘密苦寻近半年,却只找回了遗体,不得已才决定通过比武选出新掌门,可是,在我与凌师弟比试时,他却已然身负《紫气玄功》了……”面向凌不乱,逼问道:“凌师弟,此事你可认?”

    凌不乱才开口,仍不慌张:“为何不认?我那时确实已在参习紫气玄功。”

    “凌师弟承认便好!”屈不就质问道:“既然当初师父还未选定继任人选,那么试问凌师弟是哪里学来的紫气玄功?又是光明正大地学,还是偷学的?是师父尚在时教你的,还是后来我们忙着寻找师父时,你却偷了秘籍修习?”

    徐不动道:“此事凌师兄早已坦明,我们几个也都知道,师父当初早已传过他秘籍,只是还未来得及宣布,便失踪了罢了。若想以此说明凌师兄得行不足,恐怕还不够。何况屈师兄既然当年便发现此事,为何当时不提出,反而时至今日才来提?其中怕是私心作祟,实不可取!”

    “凌师弟看来真是老谋深算!”屈不就望了凌不乱一眼,才继续道:“那徐师弟可问过,他既然身怀紫气玄功,已是继任掌门的唯一人选,为何不直接说出?还要与我比那一场?”

    凌不乱冷笑说道:“若我当初便直言,屈师兄便会心服了吗?那样你恐怕会说,师父他老人家太偏心了,分明我们武功相差无几,怎的这秘籍传他不传我?到时还是免不了要与我斗过一场方能甘休!甚至,你直接将师父之死往我头上扣,说是我为夺取神功刺杀了师父也未可知!”

    屈不就道:“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若非心虚,你怎会作此想?”

    凌不乱道:“你现在此话,不正说明我当初顾虑没有错?”

    “那你可真了解我!”屈不就冷笑。

    徐不动道:“屈师兄的猜测有失公允,凌师兄的顾虑亦属杞人忧天……当年师父的遗体我们都检查过,甚至柳师叔都亲自看过,乃是活生生被一股蛮横真气震断了全身经脉而死,而以两位师兄那时的功力,断无可能办到,哪怕是偷袭,也绝无可能!”

    屈不就道:“当年的凌不乱办不到,可不代表当年没其他人能办到。”

    凌不乱淡淡道:“可不是师兄嘴上说两句,我便是勾连外人的叛徒了。”

    屈不就亦平静道:“其实当年我只以为凌师弟是巧言令色,讨来师妹欢心,因此得师父爱屋及乌,另眼看重,秘密选定你为传人,赐下了秘籍,而你亦有自知,觉得如此易被人小看,有吃软饭之嫌,才会隐而不报,”

    凌不乱面无表情,宁为玉脸色难看道:“屈师兄慎言,你今日胡言乱语,肆意构陷的话,已够多了。”

    “哈哈哈,师妹勿躁,听我说完!”屈不就哈哈一笑:“徐师弟言道,后来凌师弟又与你们说明了此事,我猜来,恐怕是身怀胜我一场新任掌门的大势,让他觉得那时候提起,也不会有人再多说什么了。至于我当时为何不说嘛,原因很简单,当初我眼见自己落败,心如乱麻,只想找点离开免得丢人现眼,哪顾得上那些?还是事后冷静下来才想通关节的,不过那时,我深知已然落败,再提不仅无用,恐怕还让人觉得这是输不起的狡辩,便也懒得再回来说这些了。”

    文不书摇头道:“单凭屈师兄这几句话,恐怕还不够说明凌师兄德行有亏。”

    屈不就道:“那是自然,若只如此,我最多打心底看不起凌师弟,却不会有今日之会了!但这些年我在北地闯荡,偶然间发现了一件事。”

    凌不乱道:“看来这件事,就是屈师兄要废掉我这掌门人的凭恃了?”

    屈不就冷笑:“不错!”

    徐不动:“那究竟是何事?”

    屈不就道:“一个真相,沉埋了二十八年的真相!”

    “二十八年……华山血夜!”

    其余人喃喃,随即想到了二十八年这个数字对于华山而言所代表的意义,脸色皆变。

    屈不就道:“都想到了吗?二十八年前,大师兄风不狂狂性大发,屠杀满门,这是在场诸位尽所周知之事……但你们想没想过,他狂性大发,六亲不认,竟将屠刀对向同门,真的只是练功入魔的缘故吗?”

    凌不乱拍案而起,怒喝道:“够了,当年风不狂残杀同门,在座众人除了你和迟师弟,哪个人不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你屈不就今日还想给那恶贼翻案不成?”

    他已然怒极,连对屈不就师兄的敬称都已顾不上说。

    屈不就面色肃然,毫不畏惧回望回去,争锋相对道:“翻案还不至于,可当年之事,确有隐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