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月,小星星,老祖回来了,速速来接驾!”

    当苦兮兮的搬运工在藏铁室听到这阵吼声,感觉就像是枯木逢春,铁树开花,咸鱼即将翻身。

    再低头瞧了眼手上的铁砖,不屑轻笑,接着放声一阵大笑,就将手上这疙瘩给扔了出去,一溜烟奔了出去,见到门口双手叉腰动作出奇一致的一大一小。

    大叫道:“哈哈,老祖你可算回来了!”

    便飞纵了过去,一把抱住她,笑声朗朗。

    老祖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展露的激动十分满意。

    幽星夜又抱了抱小女孩,道:“还有我们家小小星,这段时间为师可是很想你的。”

    小女孩撇了撇嘴,道:“鬼才信你的鬼话。”

    幽星夜道:“你为什么不信?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你不想我,所以以己度人,就觉得为师也不想你了……”自说自话完,然后一脸震惊:“什么?你居然不想为师?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仰天悲呼。

    花星落眯着眼睛伸手去捏她脸,笑道:“我来帮你挤点眼泪吧!”

    老祖问道:“别装蒜了,你怎么在藏铁室里?是那老妖怪醒了吗?我家小月月呢?”

    幽星夜拉开花星落肉呼呼的小爪子,起身说道:“等下再说!”接着朝门外探头探脑的几人道:“你们在这里正好。”

    拍着花星落的头顶,道:“这是我新收的入门弟子,叫做花星落,什么小花花,小星星,小落落,你们都随便喊,不用客气!绿萝姐姐你记一下,从她开始,以后再收的,就都不算我这一辈了,都算是下一辈弟子。”

    绿萝点头应道:“是。”

    接着幽星夜就指着老祖,隆重介绍道:“还有这位看着年轻其实年纪已经一大把的老人家就厉害了,你们听好了,这是本门失踪了好几十年的师祖,这几年本宫主和你们大宫主踏遍万水千山,总算将她给找回来了,你们记清楚她的脸,以后看到,一定要喊师祖奶奶好。”

    老祖几次回来,都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没有兴师动众,以致谷中弟子基本不认识她,有必要介绍她一下。

    如果是明月天这么说,保管几人立即乖乖听话,喊上一句“师祖姥姥好!”不过幽星夜向来是没什么威严的,几人面面相觑,一时迟疑,如果真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便罢了,可眼前这分明是和她们一般年轻的女孩,怎么就成了“姥姥”了?

    幽星夜:“怎么都哑巴了啊?喊啊!”

    几个弟子终于听话,在只详情的绿萝窃笑着带头下,纷纷喊了一声。

    老祖和颜悦色道:“好好好,大家都好,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对了,为了鼓励大家,以后每有一个人喊我一声这个‘师祖姥姥’,我就……”拉过幽星夜的胳膊,笑道:“请你们二宫主吃一颗糖炒栗子,刚才我数了一下,你们一共有五人,那就是五颗。”

    说话时,已经请她吃了,一瞬间连续五颗。

    幽星夜吃痛叫了一声,捂着额头,转头冲老祖龇牙,老祖抬起手抠了抠指甲,幽星夜便缩着脖子转回头,冲偷笑的几个弟子喊道:“还看什么看?你们很闲吗?该干嘛干嘛去,都走都走。”

    顿时嬉嬉笑笑之中作鸟兽散。

    幽星夜对自己的宫主威严很满意,点了点头。她没有下什么封口令,可以想见,本门有个老祖没死而且已经回归顺便带回了二宫主弟子的消息,今日便会传遍百花谷。

    众人一走,幽星夜便又换了一张脸,改成悲戚,凄凄惨惨呜咽,就差来一场嚎啕大哭:“老祖,我和姐姐被欺负了,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我们,有事就要告诉家长,让家长出头做主——除非没有家长。

    老祖瞥了眼她这假哭的脸,暂时有更感兴趣的东西,也就不和她追究了,问道:“老妖怪醒了啊?”

    幽星夜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毫无诚意地陷害:“对啊,就是那老妖怪,它又醒了,现在整日就指使我和姐姐干这干那,我们不肯,它就把姐姐扣下当人质,然后逼着我干活!”

    老祖拍了拍她的肩膀,沉重道:“小星星,老祖和你一样,以前也被那老妖怪迫害过,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好在如今老祖已经神功大成,再也无需怕那老妖怪,这就再去会会它,让它也给我们当牛做马一回。”

    一说完,便化虹而去,顷刻消失。

    “等等我啊!”

    幽星夜叫了一声,正待追去,却发现衣角被花星落拉住,小女孩撅着嘴巴道:“我也要去看老妖怪!”她当初被老祖带回来过一次,但不妨碍她想再去看看。

    “好好好,一起去!”

    幽星夜抱起小姑娘,就直上勾玉顶。

    勾玉顶上,虚门尚开,没作犹豫,冲了进去,豁然开朗。

    明月天就坐在门旁,看着竹山方向。

    她当然不是真的如幽星夜所言被扣住当人质了,只是幽星夜为了讨好她,将按理应由她去搬来的那份活也揽到自己身上了罢了。当然了,等搬完之后顶着一副要死要说的劳累模样求安慰又是另一回事。

    幽星夜招呼了一声,放下小姑娘,也看向那边。

    耳中有老祖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来:“老妖怪,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醒不醒?你到底醒不醒?可恶可恶,你要是还装睡不醒,我可就放火烧你了!”

    幽星夜摸了摸下巴,惊奇道:“那老妖怪莫非被老祖吓住了?怎么还玩装睡这一趟?老祖有那么吓人吗?”

    明月天淡淡道:“吓不吓人不知道,烦人是肯定的。”

    幽星夜自己代号入座,伸手去捧住她两边脸,将她朝向自己,幽怨道:“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也烦人?”

    明月天拉开她的手,毫不留情道:“你不烦吗?”

    幽星夜悲痛欲绝:“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不活了!”

    掩面而去……去了两三步,就又回来,勾肩搭背,笑嘻嘻说:“不过我知道姐姐你这话一定不是真心的,放心放心,我理解,我不会就这么离你而去扔下你不管的!”

    花星落道:“不要脸,不要脸。”

    山上。

    一声大喝:“好,老妖怪,这可是你逼我的!”

    下一刻,谷中的幽星夜三人,就眼睁睁看着一颗黑白相间的巨大毛球,从竹山中飞出,从天而降,正好落在缓缓流淌的小溪之上,坠落的巨大动静,轰然如雷震,掀起一阵地动山摇……以及漫天水花与泥草,连她们这里都被一些泥草水花所波及,御气隔开。

    再去看,远处河道间直接陷落出一个大坑,一团黑白正匍匐……或者说抱成团窝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