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清风抚着白长直的胡须,神色满意,很受恭维。(白手起家如何致富 shu05.com)

    幽星夜趁热打铁,一点也不见外:“师叔祖这么厉害,不如教我两手?”

    柳清风笑道:“你不是已经见过了我在思过崖上留下的剑意吗?你只要能对此领悟通透,来日必成大器。”

    幽星夜垮下脸:“那山洞里的剑意威力太大了,我这小身子骨,一碰就要受伤,哪里有机会好好感悟?”

    一口吃不成胖子,她虽眼馋,但有更有自知,这段时间主要是在蕴养已领悟滋生出来的那道剑意,对那剑室之中的剑道宝藏,还一直没去尝试过,只道其玄奥无双,威力不凡,却十分排外,动辄伤人,难以参悟。

    柳清风道:“你在崖上所悟的另一道剑意,与洞中剑意一脉相承,彼此相通,可为臂助,除非沉浸太久,精力损耗过大,否则洞中那些剑意已不会再伤你了。”

    幽星夜闻此放下心中那点顾忌,道:“原来如此……不过,那不是还得一点点自学,一点点感悟吗?太慢了。”

    柳清风摇头道:“意念相渡,那才是最快的教授方法,也是最快的学习方法,比起言传身教,或者秘籍相授可是靠谱多了,若还是学不成,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榆木脑袋。”

    幽星夜当然不是榆木脑袋,可仍不甘心,别有居心地抱怨:“可是那也只有剑意,没有剑招,还需要自己想,麻烦啊。”

    柳清风教训道:“上乘武道,无不以意境为本,意到了,招即到,剑道亦如是,拘泥剑招,岂非顽固不化?你若如此,可就浪费了身上这股狡黠灵动。”

    幽星夜继续表达满心失望,自怨自艾道:“算了算了,不教便不教吧,讲什么大道理啊?看来我是没大师兄那福缘的,还是老老实实过自己的独木桥,不去羡慕他的康庄大道了。”

    柳清风嘴角微扯,“你这小丫头,这是在挤兑谁?”

    幽星夜惊讶道:“啊?我挤兑人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大师兄在思过崖发个呆,都能平白得到个什么‘刀剑歧途’的东西,人比人羡慕死人而已,我其他什么都没说啊!”

    柳清风道:“那是你大师兄自己的机缘,和我没有关系。”

    幽星夜问:“哦?和师叔祖没关系,那是和谁有关系?老天爷吗?”

    柳清风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还真是和老天爷有关系。”

    “呵呵。”

    幽星夜一脸笑呵呵。

    柳清风则开始进入老人讲故事状态,道:“老夫还记得,那日才破晓,独孤无冲那小子就坐在思过崖上看日出,忽然紫气东来,送来了一道绝世神意,这神意分为刀神与剑意两股,但糅合在一处,互生特殊联系,你大师兄也是机缘广大,就这么被那神意砸到头上,再睡了一觉,吸收了那神意,便得到了那古怪天赋。”

    幽星夜认真建议道:“师叔祖,我觉得这故事略显枯燥,你可以添些华丽辞藻,或者前后的情节发展,比如大师兄为何会在思过崖,比如得到那绝世神意之后他又做了什么之类,如此加以润色。”

    柳清风无赖:“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老夫我是信的!”

    幽星夜道:“哦,那我也信好了。”

    柳清风反而不乐意了:“我看你的神态,分明还是不信。”

    幽星夜道:“怎么会呢?”

    柳清风劝道:“老夫又没有逼着你信,你又何必这般违心呢?说来这事的确离奇了点,不信便不信吧,放心,老夫不会怪你的。”

    幽星夜道:“放心,不信的话,我会和师叔祖说的。”

    懒得和这老家伙纠缠这个了,便转移话题,问道:“对了,师叔祖在山上留下的剑意,有什么名堂没?”

    柳清风道:“的确有个名堂,那是源自败天剑诀的天剑真意。”

    幽星夜奇道:“败天剑诀?那个独孤剑魔的败天剑诀?”

    柳清风道:“算你有些见识。”

    幽星夜恭维道:“师叔祖当真福缘深厚,居然能得到这早已失传百年的剑道绝艺!”

    至于柳清风是如何得到这《败天剑诀》的,各人自有机缘,也没必要细询,实在好奇,以后更熟悉一些再打听不迟……但基本可推测出,多半是当初独孤剑魔离开神州之前,在某处留下了剑法传承,而后被柳清风所得罢了。

    柳清风回敬:“你不是也能学到?我看你的福缘也是不差。”

    一老一少,两人互捧,花星落忽然指着前面道:“回来了……”

    虹芒一闪。

    回来的只有小黑白。

    幽星夜忙问:“黑白,老祖怎么样了?”

    憨兽偏头一思忖,爪子挥下,劲风扫过,地上便出现了四字刻痕:“疗伤,勿管”。

    幽星夜放下心来,调侃道:“哈,原来黑白你还认识字呢?”

    小黑白呜呜了一声,把头一抬,两爪子抱胸,顿时一股得意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时,柳清风说道:“我感觉山下好像有人要上山来,我不想见人,就先回去了。”

    幽星夜急忙叫住道:“师叔祖,我外公他老人家可一直念叨着想要见你呢,你回去时,顺便去见见他啊。”

    “该相见时,自然会相见,你这小丫头,便不需要操这份心了。”柳清风打着机锋摆了摆手,其实就是拒绝,说完一晃间,便实影成残,整个人在眼前消失。

    确如其名,来去如一缕清风。

    他走后,幽星夜瞥了眼小黑白,问道:“黑白,你现在这状态,普通人还是看不见你吧?”

    小黑白点点头。

    幽星夜笑道:“那就没事了。咱们等等看,是谁来了。”

    她听柳清风言山下有人要上山,虽心惊这份能从苍龙岭察觉山下境况的本事,却不怀疑,打算就在这里等着人上山,看看是什么人,会不会凌不乱回来了,而既然确信其他人还是无法看见黑白,也就免了让它回避的举动。

    不过,知道她打算在这里等人上山,小黑白便没心思陪着了,叽叽咕咕了一声,就自个离开,不知道是回勾玉洞天,还是去找老祖。

    从山脚下到苍龙岭,以常人脚程,就算中间不加逗留,怎么也得小半天,但不知此刻来者并非常人,还是被柳清风发现时,人已在路上某处了,或皆有之,总之大约还不到半个时辰,便出现在山岭小道的另一头。

    仅一人,着白衣。

    这显然也不是凌不乱等人。

    这人见她们在岭道上方,立即脚步如飞靠近,而随着靠近,传来一阵清朗笑声,念着那段熟悉的台词:

    “哈哈哈,武林之广,无我不知之人,江湖之深,无我不晓之事,千年人间,无我不解之谜,全知全晓……百解楼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