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上有三大毒门。

    毒术与暗器并称双绝的蜀中唐门,毒术与医术药理兼备、原名毒医药王谷的毒王谷,精研毒术的五毒教。三大毒门中,毒王谷曾因门内医毒两派内斗,如今没剩下几个人,虽还顶着名头,实已没落凋零,故而其实只剩下了唐门与五毒教。

    这两家都认为自家之毒最是厉害,彼此看不顺眼,奈何真比起来,也都相差不多,一直以来,倒也小冲突常有,大体上却相安无事。

    然而不久前,五毒教教主却请到了一个毒术高手,一举打破了这个平衡,半年间,唐家足有七名用毒高手皆亡于此人之毒,本已约好了,要与门主唐凌天一决生死,结果,还没到时间,唐凌天便先死了。

    五毒教教主便放话,要唐门在唐凌天出殡之日前投诚,献上门中所有典籍珍藏与机关暗器,从此归附五毒教之下,否则,便要杀唐门满门。

    百解楼的猜测,唐凌天之死,应的确是意外,毕竟常年接触毒物之人,体内积毒,哪日就毒发暴毙了并不奇怪,但唐门请各大派出席唐凌天的葬礼,却另有目的——此举应是为了对付五毒教,也或者,是想令五毒教投鼠忌器,不敢动手。

    五毒教请来的高手,乃是西门断绝,就是幽星夜她们所认识的那个毒魔西门断绝。

    而所谓的五毒教圣女大婚,其所嫁之人,则是西门断绝次子,西门庆之。

    这显然是一桩交易。

    当初幽星夜与西门断绝“握手言和”后,他便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铸剑城,没想到如今与五毒教搅和在一起,还成了亲家。

    但想到西门断绝两个儿子的好色秉性,便不奇怪了,这事说不定就是西门庆之见色起意,不知怎么的见到了那位五毒教圣女,见其美貌动了歪心思之后怂恿的。

    了解大概,幽星夜问道:“既然五毒教与唐门斗上,那毒王谷如何了?”

    她与三大毒门中的两家都算是直接或间接打过交道——与唐门不谈,和毒王谷的联系,则是在于施绿秧。

    毒王谷就是施绿秧现今去处。

    她当初被幽星夜从长安城带到华山安顿,但只在山上住了月余,就到山下太华镇女承父业开了一家医馆,行医近两年,还在华山一带赢得了一个医仙子的美誉,后来其父挚友、毒王谷谷主孙灵药寻至,将她劝动,接去了苗疆生活,因为施绿秧是幽星夜托付在山上照料的朋友,她去苗疆这事当时是凌不乱亲自过问的,觉得没什么问题才答应让人去,所以这次回来,幽星夜知道后也算放心。

    但如今两大毒门相争,毒王谷想要置身事外,恐怕并不容易,她担心施绿秧的处境,才有此一问。

    百解生道:“眼下五毒教注意力都在唐门身上,还无心顾及毒王谷,至于以后,便不好说了。”

    打发走百解生后,幽星夜便回山上去找宁为玉商量。

    地处小西南的五毒教,本就比身在蜀中的唐门与中原各派的联系更少,而自百余年前段家建大理国后,除了山河天堑,又加隔了一条人造国界,就更是如此。

    所以两家相比,华山显然是倾向唐门的,但既然五毒教也送来了请柬,那么分两路各自参加也并无不可——然而这是正常情况下。

    西门断绝可是当初险些害衡山剑派灭门的帮凶,五岳剑派又同气连枝,这毒魔与华山自然便是敌非友了,而如今五毒教既然与西门断绝掺和在了一起,哪还会上门去喝这杯喜酒,给他助阵的道理?

    大抵是决定只去唐门,或者两边都不理。

    不过凌不乱还未回来,但算算时日,已有一月,差不多也该回了,便打算先等上几日,看他是否能回山,再作决议。

    既然少说要多上一千里地,多走十天八天时间的五毒教确定不会去了,那便只有唐门,而唐门离华山虽有两千里路,但一个月时间怎么也能赶到了,时间是定在腊八日,距今还足有四十多天,先多花几日等凌不乱回山并无不可。

    两日后,凌不乱果然回山。

    去时六人,而这日回来的,却只有凌不乱、屈不就以及卓不群三个,另外的徐不动三人则各回隐居去了,未再回华山。

    与凌不乱说过事后,也作下了与幽星夜她们一般的决定,他决定去唐门。

    不仅要去,如果百解生给的消息无误的话,还要尽量帮一帮唐门——帮他们抵抗五毒教,毕竟唐门虽使的是毒与暗器,非堂皇大道,但其名声相对五毒教来讲,可要好太多,若仅此便罢了,两不相帮便可,但五毒教与毒魔勾结,可算是与五岳剑派站到了对立面,力所能及时,自不吝于对五毒教加以打击。

    不过,不是凌不乱去,而是让幽星夜去。

    如今她是经确立的华山剑派少掌门,虽未大肆声张开,可今后也该此身行事了,一些事由她来出面就行,也算是在江湖上的扬名露脸之举吧。

    而关于她将来要兼任华山掌门的事,也与老祖商议过了,老祖为人开明大气,自无不可,满口答应,明月天虽有所不满,可总是耐不住幽星夜撒泼打滚的劝说。

    真正动身去唐门的时间,是又过了几日后,在十一月初。

    明月天虽说对唐门没兴趣,可既然幽星夜要去,她自然也要同行,但去的不仅她们两人,还有宁为玉的大徒弟林云溪,与凌不乱三弟子梁无发。

    虽说同行,可明月天毕竟不是华山弟子,凌不乱觉得华山剑派只去幽星夜一个人的话,队伍显得有些寒碜,就让林云溪与梁无发也跟着去了,梁无发便罢了,林云溪却二十多岁了,都还鲜少下过山,这次也算是让她去多见识见识。

    这次入蜀走的是长安、关中一线的官道,幽星夜本打算直接从百花谷出口那边过去,但如此一来,那条路便不好走了,只能走华山这边走正道下山。

    只他们四人去,这回老祖没有要跟着去凑这热闹。

    不是不想,而是她先前被雷击这事,伤倒是无恙,只是这次也算是警醒,想想她在神州结界的“眼皮底下”也蹦跶了两年,给她留下的时间显然已无多了,便不大敢再到处乱晃,躲进了勾玉洞天,打算先努力藏个十年八载,让星月二人尽快成长起来,再去龙木岛“守约服役”……当然了,努力后,究竟能不能真的憋上十年八载不出去,那就另当别论了。

    至于花星落,她已经被老祖带着在神州各方野了近两年,也该收定心思,好好练功了,加上老祖今后打算憋在勾玉洞天,让她留下也正好能有个伴一起祸害勾玉洞天的花花草草,便也没带上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