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中,一番追寻,总算成功截住了重伤行速愈慢的毒魔。

    总计四人,分别是嵩山剑派十二金刚中的左廷、郑元宝,唐门的唐弥天,以及一个叫李初九的蜀中高手。

    自白一阳留在那处激斗残迹等着知会其他人后,他们本有九人,但为策万全,以免中间所见的痕迹是故布疑阵所致,有三人一开始就分往山溪上游追去,有两人则追去了更下游,于是就剩下了四人,因一路追来,认为西门断绝逃离线路确在此的可能最大,这里追来的人数也最多。

    左廷持剑相指,喝道:“魔头,可算追到你了。”

    又振声道:“毒魔毒魔,好大的名头,当年你在衡山大造杀孽时,可想过自己也会有今日?”

    西门断绝佝偻着身子,脸色因痛楚与麻木而狰狞,喘着气冷冷道:“跳梁,小丑……”

    “我是跳梁小丑,那你是什么?看看你现在的德行,你就是丧家之犬。”左廷怒道:“死到临头还嘴硬,领死吧!”

    一剑就刺出。

    “左兄,且慢!”

    唐弥天急忙招呼,手一动,一枚飞镖精准打中剑身,致剑偏了一下。

    西门断绝自不会引颈就戮,脚往后移欲避,手亦微动欲挡,见这一幕又按捺住,只退,如似本能,却未动手。

    左廷道:“唐兄,你这是做什么?”

    唐弥天拱手赔礼道:“左兄莫怪,我还有事要问他,不急动手。”

    又转头问道:“西门断绝,我问你,在林中伤你的是什么人?”

    从来时那处战场的痕迹看,西门断绝虽然中了唐兰心的毒,应也还余力不浅,却被人伤至如此,显然唐门附近如今还潜藏着神秘高手,而那高手虽说对付了西门断绝,却未必就是唐门的朋友,身为唐门高手,他自然希望能打听清楚。

    西门断绝冷笑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唐弥天喝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处境,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绝顶人物吗?我劝你还是乖乖合作,到时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唐门有的是折腾人的手段。”

    西门断绝喘息道:“呼呼,那我倒是要看看,呼呼,你唐门能有什么手段。”

    唐弥天道:“你会见到的。”

    手腕一抖,袖子里落下了三枚飞针,夹在指间,就待动手。

    “咦?那是……”

    然而西门断绝忽抬头望向远处,那本是他欲逃离的方向。

    此时,那方向上忽窜起漫天蝙蝠,往这方向而来,还隔着一段距离,但千百飞蝠一齐扑腾翅膀的声音极大,连在这里都听见。

    这声音其他人也听见了。

    正对着那方向的郑元宝道:“是蝙蝠。”

    而他说话时,唐弥天已想也不想弹出飞针,他乍听见动静,便近乎本能地出手,以防有变。飞针破空,直指西门断绝身上几处要穴。

    然而西门断绝早有准备。

    “哈……”

    骤来一声虎喝,强调真力,骇然真气勃发,冲荡四方。

    飞针自不知被直接撞到了哪个角落去,围着的四人,也纷纷被震退出去。

    西门断绝从中间掠出,飞身如惊鸿,瞬息数丈,到了十余丈外时,才如气竭一头栽倒。

    几人反应过来。

    左廷忍住一身气血还在翻腾的不适,喝道:“别管其他,先去杀了那魔物。”

    说时,一马当先,仗剑逼杀去,其余几人不甘落后,纷纷相随。

    西门断绝挣扎着半翻过身,痛苦地呻吟,这一摔,身前的断刀又往肉里扎了几寸。

    这是,左廷杀到,举剑便刺:“去死吧!”

    几乎同时,漫天蝙蝠飞至,居然径直冲撞向四人。

    “什么?”

    左廷大惊,刺下的剑立改,眨眼劈落了两三只近身来的蝙蝠,造就一片血光。

    更多的蝙蝠冲下。

    四人慌忙应对,左躲右闪,剑挑刀劈,各逞手段,但架不住飞蝠越来越多,只能节节败退,至于西门断绝,是完全顾不上了。

    “呵呵……”

    西门断绝看着狼狈躲避蝙蝠的四人,发出嘲弄的低笑。

    郑元宝已经染了一身蝙蝠血,怒道:“可恶,哪来这么多蝙蝠?”

    唐弥天道:“附近肯定有人在控制蝙蝠群,不要恋战,我们快走,去与大家汇合。”

    他才说着,旁边的李初九一个不察,被一只蝙蝠咬中手背,痛叫了一声,将之扯下,但正要继续抵挡其他蝙蝠,忽然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僵住,连抵抗都忘了,这些蝙蝠,显然剧毒,这情形下,被咬一口就是入了鬼门关上黄泉路。

    下一刻无数蝙蝠扑到他身上,眨眼间挤得密密麻麻,李初九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终于能动,但跑出几步便栽落,抽搐了几下,没动静了。。

    几人看得如坠冰窖,通体发凉。

    大概是被人血吸引了,这时大部分蝙蝠都挤到李初九的身上去了,其余三人得以压力大减,趁机逃离。

    徒留了一地蝠尸与血。

    不仅蝙蝠群。

    还有蛇群,五颜六色,异彩班斓的蛇群。

    毒蛇群。

    李初九最先死,然后,郑元宝也死了,左廷自身难保,尸体当然没能带回,可以预见,大概也是被蝙蝠群啃食的结局。

    要防止被行动迅猛的毒蛇与飞蝠咬到,就片刻都不能停,脚下不能停跑,手上不能停挡,实费心力,又没多久,都不知短短时间里斩了多少毒蝙蝠与毒蛇,左廷与唐弥天体力流失得实在厉害,眼看要步入后尘,总算救援及时赶到。

    或者是听到动静,特意赶来,或者是搜寻无果而返,恰逢其会,去河道下游的人,去河道上游的人相继赶来,亦是且战且退,大约是知道久耗不利,又僵持了一会儿后,已经数量锐减的蛇群与蝠群总算退走了,留下满地尸骸,隐入了山林。

    幸存者担心暗处的人会杀一个回马枪,也不敢久留,沿河边往上游走了一段,终于坚持不住,才暂坐休整。

    九个急先锋,一开始便直接死了两个,后来只愿的,也有一人落入后尘,剩下的,则或多或少中了毒——那些毒物的血液自然不乏毒素,一丝半点便罢了,可他们哪一个不是染了一身?溅到口鼻吸摄入体可能中毒,直接在皮肤外大量积存,也有可能导致中毒。

    尤以左廷为重。

    他不像唐弥天出身唐门,天生对毒物有所抗性,虽然遭遇的是差不多的东西,但处境却远比他糟糕,中毒已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