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过水,当逼近水面上那人不过三四丈时,他大抵情知速度是决然不及了,不作改变必然会在登岸前被追上,忽地一头扎下水面。

    然而幽星夜轻蔑一笑,蜻蜓点水一般,踏波留痕,飞纵而出。

    须臾至那人入水处,只手涉水,万水聚来,凌空一翻,顺势抓起,掀起一丈余高的巨大白浪,纷纷浪花中,那道人影被强扯出水面,甩向高空。

    幽星夜一气将竭而下跌之际,奋余力翻掌劈江,在炸开的又一片雪白浪花之中,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推动,不仅不继续下落,反而上升,捉准被时机,换上一口新气,运巧劲将那人一推,飞向几丈外轻舟。

    亦飞身长纵,踏水而回,如履平地,其速奇疾。

    当须臾后至于船,那人也才堪堪被甩到船只上方,眼看要撞上那篷子,幽星夜伸手一抓,将人拽下,噗通一声,伴着惨叫,落在船上,砸得小船一阵轻晃。

    这却是个只着一条黑裤的赤膊壮汉。

    而这一砸,竟被砸晕了过去。

    也难怪,先前在水下就被幽星夜那一脚真气震得够呛,好不容易撑着一口气逃出去,没像两个倒霉蛋同伴一样直接扛不住沉了底,还不等松口气,就又被这吓唬了一番,砸了一番,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

    船夫靠着长橹立在船尾,怔怔看尽这一幕,瞪大了眼。

    幽星夜打量这人时,船夫忽大叫道:“啊,仙子啊!仙子啊!”

    说时慌忙伏下叩头,将船板磕得咚咚响声。

    虽是乡野渔夫,也不可能不知道世上有武林高手一说,但大概的确这辈子都没见过有哪个高手在眼前露过这样一手,便当成是志异话本中飞仙一般人物了。

    幽星夜望向船尾,隔着不算矮的篷子,看不见后面伏下的人,说道:“我只是会些武艺,还是肉体凡胎罢了,离得神仙还差了十万八千里,老丈你千万别这么喊我,更别这么拜我,快起来吧,我受不起。”

    “是,是……”

    老船夫唯唯诺诺站起。

    幽星夜才道:“老丈,撑船继续走吧。”

    “好,好,这便走。”船夫颤颤巍巍抓住木柄,摇橹转向。

    幽星夜将目光放回俘虏身上,这人歪扭仰躺,一只脚还在船外,而才这一会儿,后脑勺处竟流了一摊血,看来的确砸得不轻。

    “应该没死吧?”

    幽星夜嘀咕了一声,一探,虽微弱,还有气,弹指真气,封住要穴止血,还拿剑鞘点在额前,渡入一道紫气吊命,免得还没醒来就先见了阎王爷。

    做好这些,幽星夜便坐到一边,翘起二郎腿,一手拄着碧落,一手朝水面一抓,摄起一团水球,往脸上砸去。

    没醒。

    便又来了一下。

    还是不醒,就又继续。

    连四回,这人才啊了一声惊坐,然而一坐起,就又更凄厉惨叫了一声,更快地摔了回去。

    身躯微微蠕动,却撑不起来,龇牙咧嘴,满脸都是痛苦色,。

    幽星夜拿剑鞘在这人脑袋旁的船板上敲了敲,警告道:“别嚎了,再鬼嚎,就割了你的舌头。”

    没反应。

    幽星夜冷哼一声,直接将剑鞘那端塞入这人嘴巴里,将脑袋定住,这人本能想要挣开,却一动就剧痛,只留下呜呜哀咽。

    幽星夜道:“老实了没?”

    壮汉眼泪都要出来了,急忙点头,只是还被膈应着,幅度不敢大,很小。

    幽星夜将剑鞘收回,伸入水中,任涛涛江水冲刷。“说说吧,你是什么人?刚刚在水底,为何想要掀翻了这条船?”

    还没逼供,这人已不敢隐瞒,将所知一一招出,道:“我,我是乐水帮的水,水猴子,有,有……”

    乐水帮是乐山一带的帮派,依附在峨眉派之下,在乐山府内势力尚可,但出了乐山府,就只能算是三流了,主要靠着附近几条大江吃饭,明着自然是紧随峨眉脚步的正派人士,不过暗地里,也免不了要做些偏门生意。

    比如这次,就是两日前接了一个神秘人物的生意,有人花大价钱要他们在江边等着,并将星月二人的特征告知,若是见到有符合特征的人乘船下江,便让他们借着精通水性的优势,在江上擒下。

    如他一般负责掀船的水猴子共有三个,有两人在刚刚幽星夜那一脚反击之下,就没能上来,而除他们之外,两边岸上还各有五名高手埋伏,若是翻了船后,她们就此直接被水猴子个逮住,自然最好,如不然,就要在岸上再袭击一次。

    不过此刻,还在不在就未必了。

    至于这买凶的神秘人物究竟姓甚名谁,他则丝毫不知了。

    其实不用问,幽星夜也猜得出多半是赵家那伙人所为,只是没料到他们到现在也还宁可花钱买凶,却不肯亲自动手,可真沉得住气。

    逼问了一番,大概也的确榨不出什么有用消息来了,幽星夜道:“我看你伤的也不算轻,怎样?到水里还能游起来吗?”

    “还,还行……”这水猴子颤抖道。

    此时他已经缓过一口气来,但还是蜷缩着身子,两唇战战,脸色发青,冻得不轻,相比伤势,想必此刻更加痛苦的是寒冷。

    腊月天还钻水底下不嫌冷的家伙,体质自然非同一般,不过对这种习惯了雪天下水的人而言,也往往是水下不冷水上冷,就如此刻,刚刚出水,光着膀子,受微风一吹,便瑟瑟发抖。

    何况这人,还被吹了好一会儿,也抖了好一阵了。

    幽星夜笑了笑,道:“既然还行,那便自己游回去吧!”

    这人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不顾痛楚,喜道:“多,多谢,多谢姑娘不杀之恩,多谢姑娘不杀之恩!”

    幽星夜道:“对了,顺便帮我传个信,告诉你们帮主一声,今年算他运气好,我懒得走回去了,但等我从大理回来时,会去找他,今天的事,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另外这个交待,除了花钱雇佣你们的家伙,我都不会满意。”

    乐水帮……总坛在乐山城,都已经出来半天了,再要幽星夜为了这些杂兵返程回去,自然不可能。

    她说罢,碧落一挑,百八十斤的汉子就被挑起,直接扔出三丈之外,落入水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