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终于肯现身袭杀,却发现不是正主,这无疑是令人扫兴的事。

    不过转念想想,又是下毒又是买凶,大概能说明暗处的人愈发沉不住气了,说不定今天就会冒头出来,这则是该高兴的事,哪怕只是自我安慰,也该高兴。

    轻舟顺流急下,速度飞绝,日暮前便至数百里外与苍南江交汇所在的酒城。

    酒城最初并不叫酒城,而是叙州,但因所酿美酒驰名天下,不知多少年前,才改了古叙州之名,而号酒城,历朝历代的皇家贡酒,酒城皆是铁打营盘的来源之一。且酒城还是苍南江通航河段之起点,河运发达,交通便利,是中原、西南、中南诸地入蜀的三条主道之一,属南道枢纽,商贸繁盛,故而其城甚重其名甚厚,可算是整个九方神州西部地区最繁华所在之一。

    偏生又正处川滇黔三地之交,故而酒城该归属于何地,历来皆有争论,却无定论,遂视之独立之府,不受三地任一经略使所辖,今明一朝亦奉旧制,由京师派人直辖。

    酒城是西陲大城,护国山庄在此自然也设食神居,入城后,寻当代人打听,星月二人一兽便很快找到地方。

    什么乔装打扮,秘密潜入,护国山庄的探子才是真行家,住下后,幽星夜就寻机会找到掌柜,嘱咐其布好眼线,做足防备,将从厨房洗菜学徒到掌勺厨子,再到送菜伙计,这一整条线的人都给盯紧,看看能否找出下毒的人。

    其实以食神居之势大,眼线众多,赵家又是北周世家,十有八九是不敢在这里、甚至不敢在酒城有所妄动的,但终究还是有一二分可能,幽星夜秉持的就是一个未雨绸缪,试一试又不会少块肉。

    当晚并无察觉异状。

    于是为达此目的,幽星夜又专门设计了一出戏:

    第二天清晨,正待离开时,明月天忽积毒发作,在食神居门口吐了一口血,幽星夜只能放弃今日上路,急扶回房中帮她运功压制。

    藉此又在酒城多待了一日。

    这一整天都躲屋中,足不出户,吃食都是让人送到房里去。

    但一直到夜深,仍无任何发现,数番细查,身体也都没有继续中毒的迹象,说明这人已暂时收手,并未妄动,或者也是没把握在食神居中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

    既这般龟缩不动了,幽星夜也只好放弃。

    然而决定放弃后,鱼儿反而上钩了。

    第三日一早,幽星夜吩咐伙计去准备早点,打算吃完就走,正在门外拿一颗竹笋逗弄异兽,等着上菜,结果厨房方向忽起一声厉喝:“小兔崽……”

    那“子”字未落,便化作凄厉惨叫,然后又戛然而止。

    幽星夜微怔,立即反应过来,迅速跃上房顶,循声而去。

    飞快在屋脊奔过,时刻关注四周,就见一处天井下的回廊一条红色人影极快穿梭,一闪即逝。

    幽星夜微微一惊。

    虽然只是模糊晃一眼,但这人身材打扮看着居然都与当日在唐门所杀的五毒魔童十分相似,都是红裤子红肚兜,露出臂膀与后背,光着大半个脑袋,只是来不及看是不是光脚的。

    但马上又反应过来,不可能是五毒魔童,没有人脑袋都被砍下了还能活着。

    又立即追下。

    片刻后便了然,此人身法也与五毒魔童一般格外出众,寻常高手远远不及,幽星夜心头疑惑不免又深。

    食神居内到处回廊亭台,算得上四通八达,这人只在其中兜转,藉由各种建筑遮掩身形以摆脱追兵,却不上房顶,一时又不好直接追上去将人逮住,致使跟随难度增大。

    但既已察觉,幽星夜自不会让他走脱,耳听,目观,放足五感,精气神合,全力追缉,始终能吊住那人身影。

    须臾间转过三四个院子,这人似也察觉摆脱不了追兵,加上食神居供奉的高手与普通护院也都反应过来,各处已起声势喧嚣,不再躲猫猫捉迷藏,便跃上房顶,打算以正经高手飞檐走壁,翻墙踏房的方式逃离了。

    幽星夜紧随其后。

    一前一后,沿街踏顶而去。

    没多久,便齐出了城,又跑出数里地,幽星夜速度骤提。

    原先在城内,是恐这人见逃脱无望,狗急跳墙,伤及无辜,她才收敛着,此刻山野人稀,便无保留。

    移形换影一般顷刻追上,喝道:“还哪里走?”

    怀疑这人和五毒魔童有关,不欲直接接触,以免沾上什么毒。遂隔空一掌逼至,拍在对方肩头。

    伴着一声惨叫,这人直接往前摔下,滚落出去。

    等到两丈外停下,嘴里咳着血撑起半个身子,望幽星夜的目光万分仇视。

    幽星夜也见清了这人长相,身材打扮不说,其面相与五毒魔童也有八成相似,这乍一眼看去,十个人有十个人能认错。

    此时此刻,幽星夜早已能猜测到这人身份了。笑道:“要不是亲眼看见,我还真想不到,那个五毒魔童居然还有一个兄弟。”

    童子道:“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

    幽星夜耸了耸肩,洒然道:“想不到便想不到吧,慢慢等着,这些事总会自己送上门来让我知道,就像你一样,不是吗?”

    “呸!”

    童子吐了朝她一口血口水。

    幽星夜道:“脾气真臭,不过我这人一向大度,你脾气虽然臭,我还是给你一个说遗言的机会!”

    童子道:“你要杀我?”

    幽星夜道:“这就是你的遗言?”

    叹道:“唉,居然说这个,真是不懂得珍惜,白白浪费了我大发慈悲给你的机会。”

    同时轻轻翻掌,掌间形成的紫气腾腾,似将空气都扭曲。

    童子叫道:“你不能杀……”惨叫一声吐血,“噗……”

    那红肚兜被震碎,胸前赫然一个紫红掌印,与灰败皮肤对比鲜明。

    这一掌下足了力,直接将他五脏六腑震碎。

    幽星夜收回掌,淡淡笑道:“为什么不能杀你?难道还要等三堂会审,让你认罪俯首,签字画押后,才能杀你?”

    原本以为这几日在暗地里下毒的是赵家人,但此刻见清这童子面目时,幽星夜立即改变了想法,在这件事上,她多半是误会了姓赵的了。

    童子睁大双眼,断断续续道:“你,你,会后悔,的……”

    说罢头一歪,彻底断气。

    幽星夜撇嘴道:“我会不会后悔不知道,但你肯定是看不到的。”

    目光移下,虽然那红肚兜被震碎了,可还挎着一只布包,与当日将五毒魔童那只相似。

    “你兄弟给了我一本有点小用的书,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幽星夜摸了摸下巴,自语道。

    伸手一抓,就将包摄起,然后硬拽拉下,显得十分野蛮。

    待翻开一看,最显眼处,又是一本与那百毒谱相似之书赫然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