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经驭虫篇》

    这是这本书封皮上所写的名字。

    联系先前在唐门,那五毒魔童又是驱使毒蛇又是饲养蝙蝠的,不用翻看也能猜出,这显然是一门关于驾驭驱使毒蛇猛兽的奇门异术,而且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并非全本。

    幽星夜呆呆看着这书,脸色有些古怪。

    这书名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对的。

    可关键是这书与当日的百毒谱相比,只有具体的内容和书的厚度不同——大约才十之三四,这书要薄上许多,而其他如装订、排版、字体各方面却都一样,一模一样,至少幽星夜是没看出有什么差别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

    说不定是因为作为兄弟,知道五毒魔童手上有那么一本书,于是这童子就照猫画虎,自己也弄出来了一本,并将所学记在上面……这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幽星夜又试了试。

    没有旁人也无所谓,不是还有其他东西也可以验证吗?

    结果……好嘛,除了她本人与地面,什么花草树木,泥土砂石,都没一样能接触这书的。

    显然,这也是一本“法宝书”。

    那猜测中的无名老神仙是真能这么闲,连着弄出好几本“法宝书”不成?

    可就算这神仙真的那么闲,又哪来那么多机缘巧合,同时被兄弟两一人各得到一本?

    幽星夜心中满是狐疑,对原先的猜测也信心大减,但一时还想不通透。

    就近找了个地方,翻看起来。

    才看了开头,便确定这果然是关于饲养、驱使毒虫猛兽的异法,然而不等看完,片刻后,只翻了七八页,就有风声呼啸。

    两名食神居供奉的高手虽说姗姗来迟,到底也是追上来了。

    来的正好……正好来收尸。

    “这就是刚刚潜入食神居的人,已被我解决了,尸体你们处理了吧。”幽星夜也绝了在此看完书的想法,吩咐了一声,将事情交给这俩热闹没凑上,麻烦事倒招惹来的苦巴巴后来者,便带着还没翻完的驭经残篇独自回去。

    虽是敌人,但既然人已死,而且不用自己动手,便让人帮着埋了烧了又何妨?她也不是非要将对方曝尸荒野,喂了山中豺狼不可,还没恨到那地步。

    就像那五毒魔童,当时虽说没管那尸体,但事后,也找机会指点了唐门的人具体位置……尽管她迷了路那位置她自己也云里雾里,但周围有哪些东西景色如何山势怎样还是知道的,唐门的人熟悉山上各处,有提醒自然容易找到。至于他们去不去收尸,那就是另一回事——

    说不说又是另一回事,人家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

    而且说来,那次唐门的弟子在第二天出去时也的确找到了地方,但并没有将尸体带回去,幽星夜原本还没什么想法,只道是隔了一天两夜,血腥太浓引来豺狼虎豹,给吃了,或者是西门断绝事后又折了回去,将尸体收殓带走的,但现在看来,还得多一个可能,就是这童子给兄弟收了尸,至于怎么知道,或许是他当时也在山林某处,或许是西门断绝逃出后通知的,都有可能——他必然是知晓五毒魔童之死的大概与凶手的,今日出现在此,就是他知晓这些的最好证明。

    很快回到食神居。

    掌柜的正在柜台前翘首以盼,一见她回,大喜上前道:“凌姑娘,你可回来了,那贼人如何了?”

    食神居的气氛不大一样,没有平时的平静或热闹,而是有些紧张兮兮。

    重点体现在一些伙计婢女的脸上,而这类人多半是清白人家,与食神居单纯的雇佣关系,能算眼线,但不能算密探。

    幽星夜一入楼就观察到这些,也没在意,笑答道:“我既然出手,自然不会让他走脱,已杀了,尸体就在城外,留给李武师他们处理了。”

    掌柜的松了口气,道:“那便好那便好。”

    顿了顿,笑道:“几名潜入的贼人如今都被直接拿下,本号名声不失反增,老夫也免去了被侯爷问责之虞,幸事幸事!”

    幽星夜奇道:“你说有数人潜入?”

    掌柜点头道:“不错,还有一人,已被令师姐擒下了,这会正在你们院中呢。”

    “呵?”幽星夜笑了笑,便越过掌柜,往住处去……走了几步复停,回头道:“对了,掌柜的,麻烦你尽快将有关五毒教护法五毒魔童的消息都整理出来,尤其是其亲属师传这一类消息,送到我那里去。”

    酒城分号是最临近大理的食神居分号,护国山庄派往监督大理国动向探子的主要中转站也在此号,对五毒教的了解显然更胜天都城分号,能查出来五毒魔童相关消息,自然胜过天都城,她如今连杀了这兄弟两人,五毒教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其中与他们交好之人尤其如此,也该早有准备,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吩咐了掌柜,幽星夜就回到了住处,门外有两个护院看守,但防的是其他下人与宿客,自然不会阻止幽星夜。而她进去后就被院子里血淋淋的场面吓了一跳。

    只见院子里到处是血,一条矮小人影躺在地上,双臂离体,分别落在附近,左腿被一根树枝刺穿,钉在地面,只剩下头颅不时左右晃一下,痛苦满面,微微呻吟。

    身下鲜血积泊。

    观其声息,已虚弱至极,出气多进气少,不加救治,恐怕不出一时三刻便要一命呜呼。

    而残躯旁边,还有一个黄皮大葫芦,沾满了血液,塞子已开,有大小种类不一而足的蜈蚣蝎子等物在周围徘徊游动。

    明月天还是白衣不染纤尘,拿着幽星夜先前没来得及带上的碧落,在房门前笔立如松,闭目养神。

    白黑没心没肺坐在一个没被鲜血溅到的角落,啃着大笋子。

    幽星夜暗道:【看样子,刚刚那小子只是调虎离山,真正的目标还是小月月,这里这个才是真的杀手锏……】

    想到那童子临死前还说她会后悔,觉得多半如此。他们被骗过,以为明月天的确中了毒,自顾不暇,难以动武,更抵抗不了自己,如此行事,并不意外。

    只是选在食神居动手却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不知道没了幽星夜,食神居也供奉了好几个高手可以挡一挡吗?

    还是说那并非幌子,真的是意外被人发现,才干脆将错就错,不得已而为之?

    当然,人都折在此了,具体如何已经无关紧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