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香入鼻,脑袋便有一丝眩晕感,只是经太阳真气一运,便又恢复清明。

    管他什么迷香毒药,太阳真气基本能克之。

    随后,

    铿锵一声。

    一抹雪亮剑光乍然出现在黑暗之间。

    就置于身旁的碧落在这一刹那出鞘,剑气凝成一线,势小其力雄,锋芒更无可撄之,极轻微一响中,破窗而出。

    朝着那人影当头劈下。

    鬼祟窥伺之人,无论其身份是否是此刻寺内的某人,皆勿需相言,死了也是他活该。

    然而那人影反应迅捷,剑光方起,劈天剑气还未至的电光火石之间,已飞退移出。

    幽星夜一剑劈下,便纵剑飞身掠出,循着窗上那道缝隙破窗而出,震毁了整个窗板,纷纷碎屑落地,却只来得及见依稀月光下,一人翻上对面楼顶。

    而等下一刻追上楼顶,这人早已鸿飞杳杳,隐于黑暗不知其去,轻功堪称绝顶。

    只得放弃。

    剧响在深夜尤其巨大。

    片刻间,这动静便引来众人。

    其他人里,最先反应的是难得糊涂老和尚,他从幽星夜脚下的屋子出来,诵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发生何事?”

    贺之白与滕青河也自殿中出来。

    殿中无床亦无席子,两人是坐在蒲团上休息,故而还衣裳完整,且大殿正门未闭,直接出来即可,可饶是如此,他们出来居然比多了下床、开门几个步骤的老和尚的还要慢一步,这老和尚果然是高手,非同一般的高手。

    幽星夜从屋顶下来,回到房门前,明月天已经站定此处,先前那段清香她自然也闻到了,只是迷烟与毒药有所区别,主效乃使人眩晕,偏偏太阴真气清清凉凉,却能使人清醒明目,故而对她的作用反而不如其他毒药大。

    她是紧随幽星夜之后出来的,不过幽星夜已动手,她便未冷眼旁观。

    幽星夜道:“方才有人在外窥伺,可惜让他跑了。”

    几人闻言大奇,不解会是何人。

    老和尚问道:“可看清样貌身形了?”

    幽星夜翻了个白眼:“天这么黑,哪里看得清?别说样貌,就算身材也看不出来,只见到一团黑影了。”

    腾青河往里看了看,问道:“青水没起来吗?”

    时下动静不小,寺里七人只有小和尚与縢青水未起。小和尚是年纪小睡得死,并不意外,然而縢青水也未起来就有些奇怪。

    几人转入屋中。

    知道縢青水是和衣而睡,幽星夜也就没阻止几个男的进去。老和尚一踏入屋里,就顿住,皱眉道:“有迷烟。”

    几人连忙停住。

    贺之白越过两人入屋,一手袖子遮着口鼻,一手挥扇,扇去迷香。

    幽星夜走在前面,回头道:“我刚发现有人时,好像是闻到了一股怪香,肯定是刚刚那人放的。不过现在破了窗户开了房门,内外相连被风一吹便淡了,没想到大师还能闻出来。”

    老和尚道:“老衲对药物之学有所了解。”

    幽星夜说时,已到床边探了探縢青水的状况,说道:“滕姑娘没事,只是睡得比较死。”

    滕青河道:“青水平常睡时极警觉,怎么会睡死?”

    几人也进入屋来。

    幽星夜也去找到蜡烛,运气点燃。

    老和尚趁着烛光看了看脸色,又把了下脉搏,说道:“确实无碍,只是中了迷烟晕过去了,不过想要醒来,除非外力相助,否则非得一两日的功夫不可。”

    滕青河脸色难看道:“怎么会?青水自幼便对烟草之物的抵抗力极强,这迷烟居然能放倒她?”

    老和尚道:“正因如此,才一两日便可醒来,换成常人,再来一两日也未必能清醒过来。”

    贺之白惊讶道:“看来这迷烟的效力十分不凡,幽姑娘你们居然不怕?”

    幽星夜淡淡道:“只需内功火候足够,贺兄也不会怕。若是能及时察觉,就更不必担心被放倒了。”

    贺之白讪讪道:“那我只怕还需勤练十年二十年了。”

    难得糊涂说道:“以这迷烟的药效,想要强行抵御,恐怕需周天圆满以上的功力,且扛住了也只是保持清醒居多,未必能行动自如,遑论与人动武……没想到两位姑娘年纪轻轻,内功造诣已是深不可测了。”

    贺之白恭维道:“那自然是的,若无此修为,移天星月哪里还能让西南绿林闻风丧胆?”

    幽星夜对他的恭维不甚在意,对老和尚道:“只是小有所成罢了,不值一提,哪里当得起深不可测四字?刚刚我急于拿人,破坏了这房间,还要请大师见谅。”

    老和尚道:“无妨无妨。”

    滕青河请求道:“我对烟草之学不甚了解,还请大师援手,助舍妹尽早醒来。”

    他虽出身五毒教,可主修的却是武学,五毒教更加名震江湖的毒术却了解不多,还远不如其妹。

    老和尚道:“滕施主放心,老衲自会帮忙。”

    当下,老和尚连夜配好药物,给縢青水服下,效果的确非凡,次日上午,縢青水幽幽醒转。

    滕青河便将昨夜之事一一告知于她,引她颇为吃惊,她在五毒教中,的确精擅药毒之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着了区区迷烟的道儿。

    既然縢青水已醒,难得糊涂老和尚也回来,不必担心小和尚的安全,幽星夜等人便不再滞留,给寺里留下了些银子算是昨夜毁坏门窗的赔偿,便上路离开。

    也就星月二人一熊带着三匹马,另外三人出行则只靠两条腿,左右距毒王谷已不远,不急于一时,于是五人牵马步行。

    没有慢悠悠流连风景消磨时间,速度倒也不慢。

    幽星夜觉得她们这些人和兽里,最舒服的就属白黑了,因为它是骑马的,幽星夜一开始便将它放在马背上,打着也趁此机会操练它的骑术,让它多加习惯的主意。至于它自个儿是否觉得舒服,就不得而知……也没必要知道了。

    而出明王寺七八里,就见前方一株大树横陈,挡了前路。

    树干上正坐着一名女子,撑着一柄粉红色的油纸伞,正看着她们一行。

    这女子一身粉衣覆着同色面纱,露出一双妙目,眼角绘着微红淡妆,纤纤黛眉时时传情,并拢着两腿,坐得秀气端庄,姿态妖娆,一手还拨着一缕发丝……

    就是膀大腰圆,身材比较壮硕了一些,否则,必然又是南国一佳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