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立山崖缝隙之间的路径并不大,才通人,并行尚且困难,可谓极狭窄,两侧岩壁上爬满了奇藤怪蔓,自高处垂荡而下,青黄交接,老嫩皆备,在吹过缝隙的山风下簌簌作响,弥漫着一股清新气息。**shu05.com更新快**

    縢青水来过此地,对此了然,介绍道:“这些藤蔓是半岁藤,半年一枯,半年一荣,所以称半岁藤,枯荣之间会生枯败之气,闻之如寻常草木般清新,其实剧毒,不仅能被口鼻摄入,还能直接从皮肤渗入体内,消磨脏腑生机,使人从内而外溃烂而死。这个口子路程不长不短,但是藤蔓太多,滋生了无数毒气,就算超一流高手以轻功全速穿过去,也要中一些毒。”

    贺之白道:“那我们从此过岂不是很危险?”

    縢青水道:“那也不是。”

    摘下一根新藤上的几片叶子,说道:“这叶子便能暂抑毒性,入谷后寻到毒王,请他赐予解药便可。”就率先服食下。

    其余人也有样学样。

    幽星夜例外,她仗着身怀太阳真气,不惧这藤毒,只是此事其余人不知,为掩人耳目,也装模作样了一番,其实并未服下。且为防意外,也时刻运转真气,抵御侵体毒气,以免阴沟翻船。

    入口十余步后,有弯,过弯继续往里走,再见弯,再继续走,如此行径扭曲,连续过两个大弯三个小弯,每每两弯间,其路皆狭窄,往后路径便中直不曲,并逐渐开阔,仿佛一个角度不大,但较为深长的扇形,。

    这段山隙末端之路约二十丈,出口处又见一片广大水泽,一块石碑立在一侧山壁下,根脚淹没在水间,上书“毒王谷,桃花林”六字,其实在毒与王之间本还有“医药”二字,只是早已被划去,便只剩下了这六字。

    石碑旁有一条小船,更往后的水里,则是桃花林,千树万树桃花开,落英缤纷,清香满林。

    縢青水道:“前方桃花林内,有桃花瘴,也是剧毒,比外面的半岁藤毒气不遑多让,这里看着有条船供人驱使,其实是刻意在误导人,若来人不了解此地,没有防备直接乘船入谷,便要中了桃花瘴之毒了。”

    又指了指水泽道:“另外这水也不安全,底下长满了一种叫‘酥汤’的水草,使这水成了软骨水,人若强渡,会逐渐变得浑身无力,水里还养着一种獠牙鱼,个头虽小,但生性凶恶,会攻击一切活物,等人沾了水而无力反击之时,便只能成这些凶鱼的腹中之食了。”

    众人细目望去,这片桃林边缘尚好,可深处却粉色迷离,仿佛有桃红之雾氤氲升腾,与单纯的桃花似有不同,想来是所谓的桃花瘴了。

    而这水面大致平静,偶尔会有鱼儿甩下尾巴,激起涟漪,如非事先了解,谁能想到这下面也有着逼命之险?

    如此说来,这里反而比外面的藤道更危险了。

    算上刚刚经过的藤道,已知的便是三重屏障,毒王谷这入谷之路,隐秘难寻便罢了,就算侥幸让人寻到,对不了解之人而言,亦堪称绝路,危险比之唐门外的唐门山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完介绍,贺之白问道:“那咱们该怎样穿过去?”

    縢青水道:“只能让谷内之人来接。”

    她说着,就到一边,手就探入了藤蔓,在藤蔓间,抑或披满两色藤蔓的山壁上摸索,这藤蔓随之簌簌而响。

    很快就摸出一个号角,中间位置被一根藤蔓缠着。

    又拿衣袖擦了两下,便吹奏了数声,并非胡乱吹,而是有节奏地三长两短,经一阵间隔,循环三次后,就将号角藏回藤蔓后面。

    并说道:“这就行了,如果谷内有人,很快便会来接。”

    说很快,果然很快。

    并未等多久,一叶扁舟穿梭于桃花林间,无惧烟瘴,缓缓驶来,乘船的是一个还算清秀的绿衣女子。

    正是久未见的施绿秧。

    她荡着桨将船驶近,忽惊喜道:“星夜妹妹,明月妹妹,是你们!”却是见清了是星月二人。

    幽星夜笑应道:“不错,就是我们了,我们来看你了。”

    船儿虽不大,六个人还是能坐下的,上了船,施绿秧便一人分了两粒丹药,一粒是桃花瘴的解药,一粒是半岁藤的解药。

    孤舟晃晃悠悠而去,穿过桃花林,远远便见了一堵漫长的墙。四周的大山毕竟隔了一段,也太常见,这附近反倒就属这墙最醒目。

    其实说那是墙的确算是墙,可说不是,也决无问题,因为那只是对岸与水面的分际线。

    对岸比这片桃花潭的水面还要高出了一大截,据说原本是自然的坡度,但不知多少年前,被毒王谷先人给修成了这座垂直的堤坝墙,高出水面少说七八尺,不卖弄轻功翻身跃上的话,只有走特意留出的两处石阶。

    这两处石阶中间位置,还有一个泉水倾泻直入桃花潭的沟渠口。

    墙上就这三个口子,两个供人行,一个供水流。

    待登上堤坝墙头,前面土地空旷,豁然开朗。乃是一座不算小的山谷。

    奇峰峭壁,三面环山自是不说,谷内清泉流响,屋舍成排,建筑旁小溪畔,还有几块开垦齐整的小药田。

    在施绿秧带领下,于主厅见到了毒王谷之主,今代毒王孙灵药。

    孙灵药除了毒王那个名头,其实为人低调,在江湖上名气不大,当然总归是有名声,特别是在百解楼将他的名字也列入了地榜之后,尽管那排名相当靠后。

    只是想不到这么一个有名气的人,看着却极年轻,也就三四十岁的面相,只在上唇留髭,白发都没有生几根,但他绝非只有三四十岁,自古医毒不分家,尤其是毒王谷本就有极上乘的医术传承,他会养生之法不足为奇,他也显然是养生有术。

    施绿秧将星月二人介绍,孙灵药笑说:“常听绿秧提起,有个叫凌珊,又叫幽星夜的朋友是女中豪杰,果然不差。”

    幽星夜谦虚道:“过奖过奖,岂敢领受孙前辈如此赞誉?”

    孙灵药笑了笑,问道:“那么这几位呢?”

    他指的是另外几人。

    施绿秧就待介绍,滕青水先跪下,磕了个响头,才直起身板,拱手礼道:“孙爷爷,是我啊,我是青水,还有我哥哥!”

    腾青河也忙磕头,道:“孙爷爷,我是青河。”

    孙灵药眉头一皱,呢喃一声:“青水,青河?”就倏地起身,惊讶道:“可是滕家的两个娃儿?”

    縢青水道:“就是我们。”

    “勿需大礼,快快起来。”孙灵药将二人引起,开怀笑道:“没想到会是你们兄妹,上回见到,你们还是小孩子呢,如今都这么大了,细算来,咱们可是有十多年未见了。”

    縢青水道:“就要满十二年了。”

    “对对,十二年了啊!”孙灵药笑道,看向縢青水:“年底那几日,你们五毒教还来了两个劳什子的长老,硬说你逃了婚,就藏在谷内,要我交出你来,不过被我给教训了一顿,扔出去了,我本想出谷打听打听,不过我练一门功夫正到关键时刻,绿秧又不会武功,我也不放心让她一人出去,便一直耽搁了,既然现在你自己来了,就正好,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幽星夜在旁扫了眼縢青水,摸了摸下巴,从孙灵药这话已足够听出,这兄妹俩先前果然还没完全说实话。

    他们出身五毒教,为了摆脱西门断绝纠缠才出五毒教,五毒教圣女逃婚这些事不假,但他们藉圣女逃婚之事来摆脱西门断绝就不是真的了。

    因为那个逃婚的圣女,不是旁人,就是縢青水自己。

    她原先保持一分怀疑,不是察觉到哪里有疑点,而是觉得行走江湖,素昧平生的双方自不会将话说满,有所保留方正常,现在则确定了,他们的确瞒下了一些东西。

    其实也能理解,五毒教圣女嘛,五毒教尚在,她是逃婚的圣女,当然不能向其他人轻易道出身份,而现在,五毒教已颠覆,更要如此了。

    五毒教在西南虽势大,可也仇家不少,愿意痛打落水狗的人绝不会少。何况,还有那灭五毒教的高手存在,他们岂敢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