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灵药没有直说,而先看向滕青河道:“那白鹤子是近些年初起,我不太了解,不能妄下推断,但那云中雀就算在帝宫,也向来风闻不佳……他既已盯上青河你,恐怕还会来纠缠,就算暂时不来理会,但哪一日想起了,也会再来找你。**shu05.com更新快**”

    显然他对同为天罡地煞的云中雀秉性也是十分了解。

    滕青河脸色一白。

    縢青水急问道:“孙爷爷,可有办法解决?”

    就听孙灵药继续道:“为今之计,便是入我门下,拜我为师,如此能算帝宫外围,加上有我照应,想必会令他有顾忌,但如此能拖一时,却未必保证能托一世,所以,你今后仍要刻苦,尽早修成周天圆满,你便能去与白鹤子争地煞尊位,帝宫有规矩,天罡地煞可以比武争位,但不得自相残杀,就算彼此有仇,也需双方同意,上生死台一战才能了结恩怨,只要你能成为地煞之一,就算云中雀武功远胜与你,也不敢再明着拿捏你……还有青水你也一样,想要摆脱白鹤子,暂时只有如此……你们两人,可愿意?”

    滕家兄妹没有犹豫,他们本就是有此打算。

    縢青水跪了下来,叩了响头,道:“青水愿意,请孙爷爷收我们为徒!”

    滕青河亦道:“请孙爷爷收我们为徒。”

    孙灵药道:“好,天明之后,我再正式收录你们二人,先起来吧!”

    又道:“然后便是凌姑娘你们了!”

    幽星夜道:“不知前辈给我们想了什么办法?”

    孙灵药道:“帝宫高手,并非全由帝宫自己教育培养,有许多都是收录自外界的高手,每个地煞魔将每年都有一次引荐资格,可以推荐一个人加入帝宫,我今年还尚未引荐过人,眼下就可推荐你们中的一人加入帝宫,等到明年,再推荐另一人……你们意下如何?”

    幽星夜好奇道:“加入这不死帝宫,就这么简单?”

    孙灵药道:“自然没那么简单,首先如非知根知底的熟识之人,天罡地煞轻易不会推荐其他人入宫,因为被推荐入宫的人里,若有谁犯了规矩,那引荐之人亦遭连坐,要受同样惩处。”

    “其次,也并非受人引荐便能直接加入的,需先经审查和考验,审查不必说,宫内自会有人去调查出身来历为人秉性,再商讨是否同意,中间并不会与你本人直接交集,而考验,一般是考验武功,由两名天罡或者三名地煞来进行,不需要胜过他们,只要能接下几招便可,不过这也并非绝对,全靠主副首领天魁星与天罡星的裁夺,若运气好或他们看你顺眼,改换其他轻松的,甚至直接免了考验也说不定。而加入帝宫后,也并非直接便可成为天罡地煞之一,而是先成外门成员,再过五年之后,方能去争夺天罡地煞的身份。”

    “当然了,若你们也愿意改换门庭,拜我为师,或者是拜其余天罡地煞的某人为师,经这‘师父’上禀帝宫,列入真传位,便可省去这些繁琐过程,直接成为帝宫外围成员,并拥有挑战天罡地煞争夺其位的资格,就像青河青水一样,不过其他倒无不同,同样是‘弟子犯过其师并罚’的规矩……我看你们师出名门,且师门尚在,想来是不会愿意如此的。”

    幽星夜又问道:“按百解楼的猜测,这不死帝宫中有一位不死奇人,并且将帝宫排名宗榜第一全因此人而起,不知道是否确有其人?与前辈所言的帝主,又是何关系?是否是同一人?”

    孙灵药道:“我只知道,帝宫有一位帝主,是先天之人,只有晋升为三十六天罡之一,方能在十年一次的清明日见到他,至于这帝主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丑是美,我一概不知,而你疑惑的不死奇人与帝主有何关系,是否就是帝主,我就更不清楚了,整个帝宫,或许只有实际在掌管事务的天魁星与天罡星两人知晓此事。”

    幽星夜:“加入这帝宫有什么好处吗?”

    孙灵药道:“自然是有的,简单说吧,你拜在一个门派里有什么好处,在帝宫中都有,并且自帝宫所得的只会更大……比如武功,试问武林各派,有几个会对门下弟子直接传授武道神功的?可若加入帝宫,只需外围成员,便能直接传下半部神功,而若成天罡地煞之一,除了一部天罡地煞经,还能入武库再挑选一门神功。又比如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至少是江湖上超一流的高手,如此交流经验也好,或想请教寻求指点也罢,都不会缺人,对精进自身武艺,又是另一番好处。”

    “帝宫内神功秘籍很多吗?”

    “六百年前奉天帝一朝,灭了多少江湖门派夺其秘籍?又有多少门派为求自保,而将镇派武功都献给了皇室?这帝宫武库所藏的,便是其中三百六十五门最顶尖的神功,无一不是武道之功,可知道二十多年前那沸沸扬扬的天帝八神图?那就是从帝宫武库泄露出去的,你说帝宫所藏的秘籍多不多?珍贵不珍贵?上乘不上乘?”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幽星夜摸了摸下巴:“那加入帝宫可有什么约束?”

    孙灵药道:“帝宫内部十分松散,除了不能自相残杀,要入武库需积攒功劳,不能轻易向旁人吐露帝宫存在,基本也没有其他什么规矩。”

    又问:“怎样?是否要加入?”

    幽星夜道:“假如不加入,会怎么样?”

    “不加入?”孙灵药一怔,苦笑道:“如果是在我与你说帝宫之事前,只要云中雀两人不借用帝宫的力量去对付你们,倒也没什么事。”

    “那现在呢?”

    孙灵药叹道:“现在,若是帝宫那边不知道我与你们说过了,也没事,可若是知道了,我会被割了舌头,你们会被杀,或者被捉去囚禁。”

    幽星夜笑了笑:“这里就只有咱们五个人,只要大家都守口如瓶,应该就无事了。”

    孙灵药叹道:“这么说,凌姑娘是打算拒绝了?”

    幽星夜俏皮笑道:“那可未必!”

    孙灵药道:“哦?那凌姑娘是愿意了?”

    幽星夜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孙前辈为什么要引荐我们加入不死帝宫?”

    孙灵药想了一下,道:“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们与绿秧有旧,如今又是因青河青水之事牵扯其中,我不想见你们最后为此而被帝宫高手所害,第二,则是帝宫一直鼓励我们天罡地煞去吸收外界高手加入,像青河青水这样以真传身份加入的倒是没有什么,可若是引荐如你们这样天赋过人之辈加入,则算是功劳,积攒到一定程度,便有奖励,比如由帝主灌顶传功,或者额外再进入帝宫武库,亦或者奖励神兵利器等等,总之利处多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