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练出补缺真气,这无疑是天大喜事。

    至少往后大部分伤势,无论外伤或内伤,星月二人皆可无视了,这对她们与人争斗有莫大好处。

    尽管有肩上的伤充分证明这补缺真气的效果,幽星夜还是忍不住继续试验。

    当然了,说是试验,在明月天面前臭显摆的心思断然不缺。

    不怕死地和明月天胡闹然后被收拾一顿后,她下足了狠心自残,凝指为剑,意气并发,以此无匹锋芒往自己手臂手背手掌上划,鲜血淋漓,痛得龇牙咧嘴。

    明月天怒道:“你又发什么疯?”

    幽星夜笑嘻嘻道:“没事没事,你看,咱们现在可不怕伤。”

    说着扬起手在她眼前摆,几处伤口都透着一丝淡淡的绿意。

    这回没再如先前那样大肆播撒,浪费真气,补缺真气只在伤口附近运行,这种小伤口也远远比不上肩上那处贯穿伤,在补缺真气滋补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

    十余个呼吸间,伤便全好。

    明月天拉过那只手,拿绷带将血渍拭去,皱起眉毛,道:“留疤了,以后不许再发疯。”

    幽星夜看见手上果然还剩下几处淡淡的痕迹,却不在意道:“没关系的,这种疤痕不会一直留下的,就算没有补缺真气,也最多几天时间就能消失了。”

    明月天道:“不会留疤以后也不许这样!”

    幽星夜凑过去抱住她,往她脸上啃了一口:“知道了知道了,都听你的行了吧?”

    “哼!”

    ——

    伤已痊愈,幽星夜在屋中也待不下去,便四处乱逛。

    苍山巍峨雄壮,洱海清波荡荡,青山抱绿水,共绎无限风光,让人沉醉,引人入胜。

    二人便在这片相依山海间流连半天,傍晚回崇圣寺,碰见住持和善。

    和善对幽星夜道:“老衲方才听弟子谈起,说才一夜间施主已经复元,还不肯信,可现在看来,应是真的了。”

    真有什么大伤势,哪可能一夜间便恢复的?这才是崇圣寺和尚的想法,他听见的就是弟子在抱怨这个,那些弟子普遍认为昨夜明月天只是巧立名目,找了个扰乱众人休息的借口。

    只是和善是知晓幽星夜的确受伤了的,他昨夜虽未去现场,但也被箫声惊起,在寺庙大门旁等着,明月天抱着满身是血幽星夜回来时,他也见到,本就是想找些药物送去,只是没有知会,以致还在取药时,明月天就已就近找了和尚逼问崇圣寺置放药物的位置,率先在寺内闹了开,因此他才能迅速出面安抚下已经被惊动的众多弟子。

    至于天哭与天剑两人也受了伤的事,他却不知,这才一日夜不到,如无必要帝宫那边也不会特意来将消息告诉他,他又没去帝宫打听,自不清楚。

    故而今日地自己这抱怨就被他压下,不许弟子再搬弄唇舌,只是对幽星夜是否真的伤愈就有些迟疑。此刻亲见,方得确信。

    幽星夜也没想着隐瞒,否则就不会伤一好就四处蹦跶了,话里掺真拌假,笑道:“本派有一篇疗伤秘术,对内外伤皆有奇效,加上昨夜那两位前辈手下留情,我这伤并不重,调养了一天也就差不多好利索了。”

    反正也不收钱,星月二人接下来便继续在崇圣寺住着,等帝宫那边消息。

    也并未久等。

    天哭星言道那所谓的三日内会有结果,到这“最后期限”的这天,结果就确来了。

    带来结果的还是崇圣寺住持和善。

    或许是觉得星月二人关系密切,不会彼此隐瞒,也或许是其他原因,和善并不像天哭星天剑星那样还要明月天回避,便直述来意。

    他带来了剩下半块帝宫令牌,这无疑说明此事帝宫那边已经应下。

    除此之外,还有半部秘籍。

    秘籍名为地煞神功,据老和尚介绍,内容不算太精妙绝伦,但胜在易成二字,虽只有半部,却足以让许多人顺风顺水地打通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练成周天圆满之境,但这对幽星夜而言并没什么用。

    当然了,也就是幽星夜本身功力已经够高,加上不缺神功才这么认为,这对大部分被引荐入帝宫的外界武者而言,作用还是有的,因为这些人八成是还处于大周天阶段,不到这个层次的,而若这人还是小门小户门人或者大门派不入核心的弟子,本身就没那福分修习武道神功,自然作用更大。

    给了残令与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善和尚便告辞将走。

    幽星夜叫住他道:“大师稍等!”

    和善回头:“施主还有何吩咐?”

    幽星夜道:“这么简单就行了?不需我本人去帝宫走一趟吗?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老和尚和善笑道:“未来五年之内,施主都不需走这一趟,若是有事需与帝宫联系,可来此通知老衲,或去毒王谷寻孙施主,由我们代为转达!在此期间,若帝宫有事需劳驾到施主,也会有人去寻施主,至于答应与否,全凭施主心意。”

    幽星夜叹道:“我知道外人就算得许加入帝宫,也还有五年的考察期,却没料到这五年里连帝宫都去不了,这择人加入的规矩可当真严格。”

    老和尚不作评论,说道:“若无吩咐,老衲便告辞了。”

    幽星夜招呼道:“有事有事,大师别急着走啊,我这正好有件麻烦事需要求到帝宫这里来。”

    和善脾气也好,没有什么不耐,道:“那施主请说!”

    幽星夜道:“去年腊月,我与姐姐去蜀地参加唐门唐凌天前辈的葬礼时,接到了消息,说北周的宋国公赵家派出了高手欲对我们不利,中间也的确买通了乐水帮的人在江里埋伏过,但其至今没有亲自露面,我现在对这人的行踪十分感兴趣,希望帝宫能帮着查一查,就不知帝宫肯不肯帮忙。”

    和善道:“此事老衲会代为转达,但帝宫是否会答应,是否能查到,不作保证,施主需先有准备。”

    幽星夜笑道:“这不过是一件小事,相信帝宫会答应,也能轻易办到的!”

    才两三天时间,这不死帝宫便能通过对她的审查,显然是关于她的消息一直就在帝宫内收藏着,可见这帝宫虽不显于世,暗地里也是在关注天下大事,相信论消息灵通,也算一流。

    此外孙灵药这一代毒王、和善这堂堂大理国寺住持都是帝宫地煞之一,昨日才几个时辰便能调来两名已入绝顶之列的天罡成员进行考核,可见帝宫在这大理国必然势力庞大,说不定那段氏皇族都与帝宫有关,如此情形下,只要帝宫真心帮着调查,只要赵家之人还留在滇地,想要查清其行踪,真的并非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