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这妖女,居然真敢逞凶,好大胆子!”

    “她杀了二壮,杀了她为二壮报仇!”

    “杀死她们喂狗!”

    “扒光她们的衣服!”

    ……

    这一刻,

    杀声,吼声,沸腾于猎猎风啸之中。(书=-屋*0小-}说-+网)

    血光,剑光,交织在满目苍雪之间。

    恍如银背苍龙的玉龙雪山之上,断首一剑划开今日杀戮篇章。将天地愁惨,染了血红。

    再悍勇的恶人也经不起无情的血戮,当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发出哀嚎,再凶神恶煞也成了软脚绵羊。死伤过百后,剩下人纷纷逃散,来不及逃的,脚软的,只能再添一抹剑下血色。

    今日西南绿林群寇精英多聚此,自然有高手存在,这数百刀口舔血的人里,出几个一流高手不算奇怪,如李千峰,便是一流高手,其余二三流的人物也有一些,但一流也好,二三流也罢,此刻与普通人并无多大不同,多招架几下,多残喘几刻而已。

    最终,玉龙寨外横尸遍野,义气盟死伤至少得有百二三,余者皆吓得魂飞天外作鸟兽散,不敢再留这修罗场。幽星夜她们只有两人四手,见势不妙逃命的人数又太多,也不可能一一将其阻杀,便走脱无数。

    此刻地上死伤者大多是幽星夜所为,当然也有部分是一开始动手时不长眼想去对付明月天,或者是逃命之时被明月天堵住所杀。

    群寇散得飞快,偌大雪峰,遍地血色,眨眼只剩下星月二人还站着。

    穷寇何须追?

    没有截住的逃兵,她们也不曾在意,没有去追。

    幽星夜环顾一圈,在满地躺尸之中,找到李千峰所在,走至他身旁。

    此时雪地上呻吟遍地,那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里,还活着的自然不止李千峰一人,但只有他是特意被留下的。

    幽星夜只卸掉了他一条胳膊与一条腿,并未杀他,留下他的性命则是为了问话。

    李千峰躺在雪地里,左手捂着右臂断口,呼呼喘息,积血将身下的积雪消融一空,露出黝黑的土地,与四周的雪格格不入。

    看见幽星夜来到旁边,眼中一阵惊悸:“别,别杀我。”

    “李盟主是吧?放心,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不杀你。”

    幽星夜蹲在他身边,笑眯眯道。

    同时倒提碧落,以剑柄点在他身上,封住穴道,以防他失血过多而死。

    “你,你想问什么?”

    点住了穴位,李千峰也似乎好受了些,问道。

    他没有硬气抵抗,哪怕希望渺茫,哪怕还有反悔的可能,他也不想放弃。

    幽星夜道:“我听说你们这义气盟能够在短短几月间便成立,里面有几个神秘人的功劳,便想请教李盟主一下,他们是什么人?”

    李千峰吃力说道:“有,有几人,是被你们,剿灭的山寨来的,还有,还有两个,是,是大周,宋国公府的高手,一个叫赵大,一个叫赵四,他们,他们向各寨首领,许诺,只要能,能活捉了,两位女侠,便许我们,去投奔大周,会让我们,在各郡县,封个一官半职,也,也当官老爷,享福,不用再打打杀杀……”

    不出所料,的确是赵家人。

    幽星夜道:“那两人有何特征?现在何处?”

    李千峰断断续续道:“赵四,赵四已经离开,不知去向,赵大,刚刚,刚刚还在寨子里,脸上有疤,身材高大,是,是瘸子……”

    “很好,既然李盟主这么配合,那我也遵守诺言,今日便饶你一命,当然了,想要活命,你得撑到有人来此,并愿意救你。”幽星夜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对明月天道:“姐姐,咱们去寨子里找找看,那人还在不在。”

    李千峰松了口气:“多,多谢……女侠,不杀之恩!”

    幽星夜没有理会他,往寨子走去。

    明月天紧随其后。

    异兽白黑亦步亦趋。

    只是当明月天经过李千峰身旁时,白雪间寒意骤浓。

    李千峰本能打了个哆嗦,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被冰封住,化作雪色中的一座人形冰雕。不仅李千峰,但凡还有一息尚存者,只要是在她经行路上,皆同样下场。

    雪山天寒,更助太阴之威,她的月曦之能,在此环境中,威力大增。

    若说原本她只是能让人身体血肉凝结僵硬,那么在此就是能直接将人从内到外统统化作一块坚冰。

    遍地呻吟立时弱了三分。

    出山寨。

    幽星夜等在寨子门处,看了看那位玉龙山主凝结成的冰雕,叹道:“我不是诓他,我本来是真想放他一马。”

    反正失了一条胳膊一条腿,就算真能侥幸活过今日,也是废人了,成不了气候,可惜,她能容他,明月天没能容他。

    明月天眉头一挑,道:“你是怪我害你没有践行承诺吗?”

    幽星夜立即脸垮下,“怎么会呢?姐姐你知道的,你做任何事我都不会反对的。”转瞬又道:“何况我怎么没有践行承诺了?我的确放过了他的,只是姐姐你没有放过他而已,这可不算我没守承诺。”

    明月天道:“少废话,进去找人。”

    当先迈进。

    幽星夜撇撇嘴,又回头看了那边一眼,小声嘀咕:“我的确履行承诺放过了你的,你要是一口气咽不下,变成了厉鬼什么的玩意,到时可别找错了人啊……”

    明月天走在前面气得险些绷不住脸。

    寨子里还藏着一些盗匪,或许是原本就在里面未出,也或许是从外面躲进来的,无论哪种,见到了,便注定免不了去挨那一剑,或者是那一掌。

    找了半天,漏网之鱼杀了十来条,还有一群被掳来的可怜女子,将她们放出地牢后,让她们自行下山。

    唯独那赵大未能寻到。

    星月二人已在山寨中一处处搜寻,如他还躲在寨子里,除非他不用呼吸,不用心跳,否则不可能找不到,而眼下找不到,那便只有两个可能:他已死了,方才二人大杀四方时,被杀的人里就有他,或者,是先前在寨子外时,趁乱躲在人群里跑了。

    至于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出去看看尸体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