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上山来的人,乃是三人。

    其中两个人不认识,但有一人还算熟悉。

    云中雀。

    他这次换了一套大红的女装,在雪地里分外显眼,撑着一柄伞,挽着一名青年男子的胳膊,跟在另一个中年人身后,摆着腰踏着雪而来。

    那青年男子身着一件青衫,面貌俊朗,难怪会被云中雀这好男色的家伙看上,而且看样子,不仅是看上,还是成功上了的。

    青年男子脸上有些木然,毫无血色,眼神亦几分空洞,没什么神采。

    想也是,正常男子被这么一个人缠上,怎么可能还有好脸?

    至于另一个中年男子,行进间虎步龙行,眼神锐利,颇有气势,是个高手。

    看到云中雀的刹那,幽星夜便想明白了,这想必就是赵构一行了。

    赵大所言,赵构近来找到了一个极厉害的高手助阵,而云中雀的确算得上是高手,极厉害的高手。

    只是……上山的只有三人有些奇怪。

    按赵大所说的,赵家来了四个人,赵大如今已死,应还有三人才对,如今却才来了两人。

    正思索间,那中年男子走到最近的尸体旁,扒开雪一看,道:“是尸体,死于剑伤。”

    又迅速扒拉雪察看了几具,环顾一周,说道:“附近这些隆起的雪堆下,应该都是尸体……看来,义气盟的人,的确死了不少。”

    回头问道:“雀姐,您怎么看?”

    云中雀“娇笑”道:“奴家看呐,赵四哥你现在就该掉头下山。”

    中年男子就是赵四,皱眉道:“嗯?雀姐这话是何意?”

    云中雀道:“什么意思,你马上就知道了。”

    他就望来寨子的方向,声音大了几分,但还是一样的尖锐:“都出来吧,还躲着做什么呢?门后的,那么大两道呼吸声,还想瞒得过人家吗?”

    星月二人现身。

    赵四立即警觉,惊疑道:“咦?她们是?”

    云中雀挽着的青年男子:“赵四,他们就是移天星月。”

    云中雀也笑道:“你们不就在找她们吗?怎么真见到了,赵四哥反而不认识了?”

    幽星夜道:“云先生,咱们可算久违了!”

    云中雀纠正起称呼来,道:“臭女人,叫人家雀姐儿。”

    幽星夜抖了抖肩,打了一个激灵,道:“哎呀……还是算了,这名字我听了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要是多叫几遍,我担心会忍不住又往你身上刺几个窟窿,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还是叫你云先生吧。”

    云中雀不屑道:“哼!臭女人就是矫情。”

    他挽着胳膊的青年男子回头看他,问道:“你认得她们?”

    云中雀“温柔”地眯起眼看他,还“温柔”地笑道:“瞧小哥说的,奴家何曾说过不认识她们了?”

    青年阴晴不定,随后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认不认得她们,现在见到了,按照约定,你是不是该动手了?”

    云中雀点点道:“好好好,小哥你都发话了,那奴家这就动手吧。”

    他从青年胳膊弯里抽出了手,伸了个懒腰,又扭了扭脖子,望来,提醒道:“臭女人,我可要动手了哦!”

    幽星夜眯起眼道:“尽管动就是!”

    “看好喽!”

    一语落罢,云中雀将红伞抛上空中,人影幻灭,真身无踪。

    几乎同时,那青年一震,软软往前栽倒。

    云中雀现踪在他身后,将之抱住,另一手伸出去接,那被抛上空中的红伞飘落,回到了手中。

    云中雀一手夹着人,一手握着伞,笑道:“动完手了!”

    赵四脸色一变,质问道:“你做什么?”

    云中雀耸耸肩道:“没做什么啊?不是看小哥有些累吗?就让他休息一会儿。而且,这可是小哥自己要求的,我是在满足他。”

    赵四怒道:“你不讲信用?”

    云中雀道:“怎么说话的呢?当日奴家只是说愿意陪着小哥来看看而已,可没说一定要帮着对付这两个臭女人,这是赵四哥你们的事,奴家只是来看个热闹的。”

    “云中雀,你该死,今日之辱,必不罢休!”

    赵四当机立断,撂下一句狠话,喝声隆隆,扭头就闪,从一旁择道而去,不再与他多作言语纠缠,更无意动手。

    星月二人才是看个热闹的。

    这热闹有趣。

    幽星夜本已提气应对了,结果来了这么一出,倒是大出预料。

    见赵四扭头奔逃,幽星夜冷笑一声,对云中雀道:“我去追他,云先生不会介意吧?”

    云中雀抱着青年往另一边挪了挪,撇嘴道:“谁要管你这臭女人怎样?”

    幽星夜飞身追去。

    明月天未动,她紧紧盯住云中雀,一举一动皆不放过,以防他突然出手。

    幽星夜追出一段距离,到了山腰,将赵四截住,一番打斗,轻松将人擒住,在一阵骂骂咧咧之中被带回山上。

    砰的一声,赵四被扔在雪地,溅起一片雪花。

    他被幽星夜禁锢住了内力,手脚也乏力,只能躺在冰冷的雪地上,阵阵凉意渗入体表,但毫不在意,一张嘴犹不肯闭上,骂够了幽星夜,又骂起云中雀:“云中雀,你这不阴不阳不男不女的贱人,居然出卖我们,你迟早要被人千刀万剐……”

    云中雀叹道:“唉,奴家一早就说了,让你立即掉头下山,可你不听,非要留在这里,怪得了谁?现在被人逮住了却来骂我,这世道,可真是好人难做。”

    真是满脸委屈。

    幽星夜笑道:“哈哈哈,骂得好,接着再骂。”

    但赵四又将矛头转向她。

    “不知好歹啊!”

    幽星夜叹了口气,伸手一点,一道真气激出,赵四随即闭口,骂声自然戛然而止。

    幽星夜看云中雀,问道:“云先生手上的可是赵构?”

    云中雀摇头道:“这小哥可不是,那赵构听说你们两个臭女人已将这里这个什么狗屁义气盟挑了,找了个由头,跟在后头,让我们来打头阵,先前赵四哥那一声大叫,便是给他提醒,这会儿恐怕已经下山溜了了。”

    “该死!姐姐你看着这里。”

    闻言,幽星夜也骂了一声,又从正道追了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