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剑光,携带着恢弘剑气。

    黑袍人冲势一滞。

    他身上本就破烂的衣物,又添了一道口子,溅落出黑血。

    在剑光之后的,是剑鞘。

    飞来剑鞘,被黑袍人一甩手便扫落。

    但剑鞘之后,是明月天。

    她掌间盈满苍白冰雾,惹就周遭气寒,黑袍人拍落剑鞘的瞬间,明月天跟随至他身前,一掌劈下。

    但黑袍人反应太迅速。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仍凝握起拳势迎击。

    连身前的剑伤也被直接无视了。

    拳掌相接。

    明月天直接被震退飞落。

    但寒气袭人,黑袍人胸前伤口顷刻凝固,血液断流,浑身皆受冰封,身上蔓延出一层青霜。

    几乎同时,幽星夜挟天剑锋芒而至。

    飞剑纵横,眨眼连出十三剑。

    冰封所制,黑袍人动作明显僵硬,无一剑避过,无一剑挡下,剑剑割肉,剑剑逼血。

    碎衣飘荡如雪,腥血溅落如雨。

    但十三剑……仅此而已了。

    因为第十四剑,剑锋被铁青的手给抓住了。

    幽星夜想也不想,左掌凝握太阳真气,盈溢火光,当胸拍下。

    无需触碰到,真气震荡,已然先行袭至。

    黑袍人身上的三分太阴残劲受太阳真气一激,爆发最后的辉煌,怒击彼此,怒浪掀天,气震方圆。

    幽星夜借势抽回剑飞退。

    但才退开,算得上半招日月不容的骇然力道后发先至反震而来,直接将幽星夜击飞出两丈之外,还连退了七八步,才消去势头,但也浑身气血鼓胀,左掌崩出裂口,滴血,立即化补缺真气修复。

    黑袍人并不比她好受。

    虽说只被勃发之力逼退了三五步,但他胸口多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巨大创口,触目惊心。

    黑袍人低头看着胸口的伤,浑身在颤,巨大喘息之间,伴随着一阵阵低吼回荡。

    猛然抬头。

    他身上血迹斑斑,衣服亦破破烂烂,关键是,脸上面具,也被波及而破裂,只剩下了一角还挂着,露出了大半张脸。

    看了二人一眼,便又转身跑了,须臾不见踪影。

    但惊鸿一瞥间,幽星夜已看清了他露出的那半张脸。

    幽星夜一下睁大眼睛,道:“那是……”

    明月天在旁将幽星夜的话补充上,道:“西门断绝。”

    曾因毒血有过猜测,但又基本被排除的可能,居然就是真相。

    这搅乱川蜀的恶凶,果然是他。

    西门断绝。

    方才那露出的半张脸,就是西门断绝的脸。

    幽星夜喃喃道:“没想到居然会是他。”

    明月天说道:“他有些不对劲!”

    幽星夜道:“当然不对劲,我可不记得西门断绝的身体有这么硬。”

    以前的西门断绝肯定也不怕寻常的刀剑,但那时是仗着功力深厚,可如今却未靠着真气强挡,只是凭着血肉之躯,便能让普通刀剑劈不进去,两者性质截然不同。

    至于这是不是金钟罩铁布衫,硬气功这一类横练功夫,就不好说了,难以确定。

    因为这类功夫根底上只是将一口真气散布在体表,其有无罩门留下另说,但有两点共性。

    其一是金身因气而成,所以只要气聚便刀枪不入,气散则如常人,最多强壮一些。

    其二便是只要被破了,便是完全被破了,想要恢复,就只能重新聚势凝气,关键在于那股“气”,可这点就与如今西门断绝的情况有些出入——西门断绝的情况,是你破了哪里,就只有哪里破了,其他地方如旧,仍能维持,而且是每时每刻维持,没有停歇的时候,这更像那种本身就是一块被铸成人形的钢铁,真正意义上的铜皮铁骨。

    可是,这世上哪有武功能真的将血肉之体练成铜皮铁骨的?

    所以不能确定他身上的是什么情况。

    这点也是她们在山上时与诸葛正法等人商量时,曾百思不解的一件事。

    而除此之外,还有疑点,比如这两次交手,西门断绝出手间力道雄大归雄大,却没见含毒,本身所擅长精通的毒功,一次也没见他施展过。

    但是再多的疑惑,西门断绝也不可能回答。

    幽星夜道:“嘿,管他对不对劲,这与咱们无关……现在他跑了,要不要去追?”

    明月天:“只有我们两人,想对付他,难。”

    这时,西门断绝逃离方向,忽然响起喝声:“畜生,还想往哪里跑?”

    是殷利亭的声音。

    然后是西门断绝一声咆哮。

    幽星夜道:“哈,看来不知咱们两个,要留下他还是有些希望,也去看看。”

    她将被西门断绝拍飞的剑鞘捡回,与明月天追了下去。

    二人追出一段路,便发现草木摧折的激战狼藉,人已不见,但远处仍有动静。

    诸葛正法:“不好,他又要跑,殷六侠,快截住他。”

    莫声谷:“六师兄,小心!”

    ……

    一路循声追下,偶有激斗的明显痕迹,但始终未见人影。

    追了好一会儿,到了一处,星月二人停住。

    幽星夜看了看四周:“嗯?没有动静了,也没有打斗痕迹了!”

    明月天没说话,观望四周,林木叠嶂,深林幽幽。

    星夜停住,皱眉道:“有点不对劲。他们是一边打斗,一边移动,速度怎么可能比我们两手空空的还快?可咱们追了这么久都追不上,现在又没有了痕迹……”

    诸葛正法的声音忽然出现:“哎呀,居然被你们发现了啊!”

    但话的内容,显然不对。

    声音是诸葛正法的声音,但人就未必是诸葛正法了。

    幽星夜警戒四周:“什么人?”

    这回,是殷利亭的声音:“你猜我是什么人?”

    幽星夜嘲笑道:“我猜你是个傻子。”

    莫声谷的声音:“哎呀,你居然猜对了!”

    绝情师太:“看来你比傻子要聪明一些。”

    “这里!”

    幽星夜捉住声源所在,一剑斩出。

    璀璨剑光闪烁在幽林,裂地开天。

    剑光过,草木催,剑痕留地。

    一道人影在这方向上忽然出现,这回却是不再模仿其他人的声音了:“美女,咱们又见面了!”

    他白衣飘飘,他身材挺拔,但他脸上,盖着一张面具。

    熟悉的的铁面具。

    幽星夜道:“原来还是个见不得人的傻子!”

    铁面人语气十分惋惜,道:“唉,人长得是漂亮,可惜说话真是难听。咱们可是故人相见了,不是应该好好叙旧吗?”

    她们来时的方向上,也出现动静,西门断绝一身血淋淋地现出身形,沉默无语。

    幽星夜瞥了一眼,笑道:“要叙旧啊?可以啊!我记得你好像叫,叫……”

    作状思索了一下,恍然道:“啊,想到了,叫黑公子是吧?”

    铁面人:“啊,真让人伤心,我明明叫红公子,你却把我喊成了黑公子,枉我这几年来对你念念不忘!”

    这人正是当初在黄家商船上,想要强夺千年雪参,却被及时赶到的花如来击退的红公子。

    明月天:“他是谁?”

    幽星夜:“姐姐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他就是当初在江南,想抢千年雪参,结果差点被花如来花大叔打成狗的那个红公子啊。”

    接着眯起眼看着她,说道:“大概,还是前几天夜里,躲在暗处吹箫引走西门先生的人吧。”

    红公子夸张地喊道:“啊?你居然又猜对了,你这样岂不是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说时,手往背后一拉,就拿出了一管玉箫:“你看,我可就是用这个吹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