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窟的确有,但只是个小洞,没多深,而火麒麟肯定是没有的。走了一趟凌云山,看够山水奔啸,壮阔大佛,也心情舒畅了一些。

    随时间流逝。

    伤势总有逐渐好转的时候,悠闲度日也不会是永远。

    正事,终究要办。

    旧恨新仇,亦要偿还。

    六月中旬。

    气暖天热。

    天都城。

    大马车缓缓驰来,最终停在食神居外。

    车前开道的,是独自骑马的凌不乱,而车厢里,宁为玉以及星月二人共坐。

    夫妇两是前段时间赶来的。

    峨眉山的事,早已传开,顺带着古道热肠的移天星月联合了诸葛正法等人帮着峨眉派对付丧心病狂的毒魔,怎奈力有不逮身负重伤,濒临死境即将客死异乡的消息也跟着传了开。

    这消息最开始肯定是从峨眉派传开的,这点毋庸置疑,至于中间又传了多少层,就不可能知道了。

    而幽星夜对这中间一层层的传播,是十分不满意的。

    本女侠重伤归重伤,垂死,甚至即将客死异乡这种就说的太过了吧?何况重伤也是我一个,还有个明月天伤势不重呢,这么传播,简直有辱移天星月的威风。

    可惜,以讹传讹是难免的,再不满意,它到底还是传成了这德行,没办法。

    而既然消息传开了,华山上的凌不乱夫妇自然就知晓了。

    当然了,因为中间路途遥远,传到华山时,已经过了二十来天,等夫妇两快马加鞭动身赶来,又是半个多月,故而,相逢其实也未多久。

    “到了。”

    马车停下时,凌不乱在前头提醒。

    星月宁为玉三人随后下车。

    距离受伤已将近两个月,最近这十天还有凌不乱每日至少花一个时辰不计损耗以补缺真气相助,幽星夜如今伤势虽还算不上痊愈,但已基本无碍,预计最多再有个十天半月,也就能痊愈了,而一身武功,也完全可以发挥出来,不再受什么影响。

    不得不说,补缺真气的确是神奇,纵然比不上余晖,已是当世罕见,何况,还无余晖的后患,两相对比,无疑这补缺真气更令人喜欢。

    将马匹马车交给店伙计去处理,再让伙计带凌不乱夫妇二人先去休息,幽星夜与明月天向食神居掌柜的打听起西门断绝与红公子的情况,幽星夜自从得知这两人可能未死后,便一直思考着要报复回来了,如今伤好得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这段时间,功力虽未进,但真打起来,武功比起上次,她们可是进步了一大截,自信再对上那二人,结果绝不会像上次那般惨烈,谁生谁死,犹未可知。

    而二人问过食神居掌柜后,接着又出了食神居,走向另一边的百解楼。

    从掌柜的口中所得不尽人意,她们打算再跟百解楼打听一番,再综合处置。

    同为情报组织,却没有朝廷支撑,只能靠贩卖消息的百解楼与护国山庄理所当然地杠上,在天底下归属于护国山庄的所有食神居对门或旁边,开设百解楼分楼,蜀地自然不会例外。

    百解楼门面是比不上食神居阔气,但同样是金字招牌,每日楼里楼外,总会有一些人来购买消息,或者是纯粹凑热闹,看是否能从购买消息的人嘴里,听一耳朵,打听些东西出来,指不定还能转手卖个好价钱,对前者,百解楼欢迎之至,对后者,百解楼也不驱赶,时间久了,渐渐地就多出了门给人添茶倒水的营生,也算多笔利润。

    今日百解楼里,就坐着几个茶水客,星月二人也不理会,径自走向一个伙计,问道:“我们想向百解楼买个消息,该怎么做?”

    伙计问道:“两位姑娘具体是谁要买消息?”

    幽星夜道:“我们一起来的,自然是要一起买。”

    伙计拱手道:“实在抱歉,小号有规矩,百解生一次只见一人,还是请两位姑娘先择定具体由谁来买吧。”

    幽星夜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伙计摇头道:“小的不管姑娘是谁,小的只知道这是规矩。”

    幽星夜笑道:“那你可知道,规矩是可以破的,而我,相信有足够让百解生破例的资格……所以,现在我不硬闯,你可以先去问一下百解生,今日移天星月要一起见他,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伙计迟疑:“这……”

    幽星夜步步紧逼:“你总不希望,我现在就动手吧?那样的话,事后追究责任,你可就跑不了了。”

    “好。两位姑娘稍等。”

    伙计转身入内,快步往内院走去。

    幽星夜也转过身,朗声道:“诸位,今日百解楼谢客了,若有事,改日请早。若有哪位朋友非要留下的……”

    她扫视一圈,一掌轻轻拍下,离身半丈处,一张桌子崩然解体于刹那,残木纷纷落地:“谁自信能安然接下这一掌,去留随意。”

    堂内伺候的剩下一个伙计不得不过来了:“姑娘,这里是百解楼,请不要……”

    后面的“闹事”二字没说完,幽星夜屈指隔空一点,声音戛然而止,人亦丝毫不动,如同僵住冰封住。

    他只是被点了穴道,就算幽星夜不去解,也最多维持一两个时辰而已。

    幽星夜目光重新转向其他人,继续道:“我只数三个数,若不听劝,后果可要自负。”

    “三。”

    “二。”

    一还没念出,四五个茶客已经一哄而散。

    幽星夜才屈指一弹,解了那个伙计身上的禁锢。

    那伙计有些惊惧:“你,你……”

    幽星夜道:“别你了,太吵的话,我说不定还点你穴道。”

    又过须臾。

    那入内通报的伙计匆匆回来:“百解生请二位入内一谈。”

    幽星夜道:“带路吧。”

    那伙计带着她们入内,七拐八弯,最后在一间屋前停下,伙计说道:“百解生就在里面,两位姑娘请。”

    推门而入。

    房间构造和当铺、钱庄差不多,隔着一堵木栅栏墙,百解生在里面,客人在外面。

    隔着一堵墙,百解生老套地开场,客气道:“久闻移天星月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幽星夜道:“可惜,名虽大,差点也进不来你这百解楼。”

    百解生道:“凌姑娘谦虚了,若是早知姑娘会进百解楼,小生必早早吩咐下去,不得有任何阻挠,凌姑娘也就不必去吓唬区区一个下人了。”

    还未介绍,具体谁是谁已能分辨,这百解生的确有些门道。

    幽星夜淡淡道:“这算是我与百解楼第一次正式的合作了,我总得强调一下咱们之间的主次,所以就算没有那伙计阻挠,我也会另寻借口来一个下马威,好让百解楼接下来回答我们的问题时,能用心一些。”

    百解生笑道:“哈哈,没想到凌姑娘如此快人快语,不过,就算没有下马威,百解楼对任何客人也都是万分用心,这点,凌姑娘完全是多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