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做了一点修改,灭峨眉多了一个人,放在红公子和五毒魔童的对话中引出】

    然而就在沈红雪打算离开时。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你红公子才是他的对手,旁人可代劳不了。”

    同时,有鬼魅般的黑袍身影从中间闪出。

    那人来之突兀,来之迅速,身法诡异惊人至极,直接截住了五毒魔童。

    而独孤鸣鹤趁此纠缠,一刻不停,杀向沈红雪。

    沈红雪不闪不避硬扛独孤鸣鹤一剑,一拳回击,独孤鸣鹤亦起掌相接,各自震退。

    五毒魔童与那黑袍人才交上手,便分开,退到了沈红雪身旁:“红公子,这些人有备而来啊。”

    沈红雪看了看那多出的人,笑了笑,说:“呵呵,幻影鬼卫。”

    接着环顾一周,朗声道:“百知公,既然都来了,就不要再躲躲藏藏了,昨日没有机会与你好好叙旧,不如咱们就今天补上。”

    这人正是昨日跟在百知公身后的四人之一,为青龙门的幻影鬼卫,以身法轻功见长。

    “你派人铸下了峨眉血案,自需承受独孤楼主的怒火,待他怒消,了此恩怨,你我再叙旧不迟。”

    一旁,方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同时。

    另有两个着相同黑衣的鬼卫一前一后抬着一架滑竿座辇出现,座辇上,自然是百知公头顶华盖,悠然倚靠。

    还有昨日推轮椅的年轻人与另一名幻影鬼卫一左一右在侧。

    派头十足。

    定在旁边看戏。

    沈红雪道:“百知公此言差矣,本公子灭峨眉,全是受独孤掌门本人之邀,如今,峨眉灭了,却又要怪罪到本公子头上,这是哪门子道理?”

    百知公道:“皆是明白人,你也休作诡辩,今日若不能让独孤楼主满意,恐怕征楼就要换一个副楼主了。”

    沈红雪笑道:“哈哈哈,既然话说到这份上,看来本公子不应也得应了,灵刀九斩,霸剑七重,独孤掌门的刀剑双杀,本公子早想讨教,不过,动手之前,有一件事本公子还需要与独孤掌门说明。”

    独孤鸣鹤声音低沉道:“说。”

    沈红雪道:“就是老二老北在灭峨眉派时,不小心漏嘴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对了,老二,老北当时说了什么来着?”

    五毒魔童怪笑道:“嘿嘿嘿,也没说什么,只是大公孙老爷子在死前,问了一句为什么要灭峨眉,老北就在旁边随口回了一句,说是某个人对他们兄弟不放心,请我们出手解决的,只是毒人收不住手,就顺便将其他普通弟子也给收拾了。我记得当时,附近还有好几个活着的人,那位小公孙老爷子好像也刚好出来,想来是听见了的,他被毒人海打落悬崖前,还吼了一声独孤奸贼呢,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沈红雪补充道:“还有,事后老二去悬崖下找过,并没有找到小公孙老爷子的尸体,可见他还是活着的,不过伤势肯定也不会轻,如果谁对他有什么想法,本公子觉得现在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了。”

    独孤鸣鹤本就脸色铁青,越听越难看,“沈红雪,你敢陷害我?”

    沈红雪一副指天发誓的模样,信誓旦旦地纠正道:“是说漏嘴了,我相信老北,他绝不是故意的。”

    又道:“当然了,如果独孤掌门非要现在与我纠缠,那我为求自保也只好全力抵抗。本公子自认武功还算能入眼,独孤掌门固然能胜过我,可怎么也还是要损耗不少元气的,到时再遇到什么对你有意见的人,就算那人是重伤了,独孤掌门也未必能应付过来。”

    “又或者,在这里耽误了太久,让某位师太先见到了小公孙老爷子,再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消息,就又是一桩麻烦。”

    “你……哼!”

    独孤鸣鹤怒极,心头终究是有忌惮,挥剑一斩,也不看结果,收件归鞘,扭头就走。

    那道剑气裂地而来,转眼临近,沈红雪一脚踩下,飞灰湮灭。

    挥起手高声道:“独孤掌门慢走啊。”

    百知公称赞道:“没想到如此气急的独孤鸣鹤,也会被你一张嘴巴说退,好本事。”

    “这可不是我好本事,是独孤掌门深明大义,心系峨眉。”

    沈红雪笑道。

    脸上的疤痕随着一笑就显得更加狰狞吓人。

    峨眉派看着是灭门了,可终究还有点香火没烧干净,独孤鸣鹤毕竟,不单单是峨眉掌门一个身份,想那香火安安稳稳传下,就得先想办法解决了那颗眼中钉,免得后院起火,与此相比,他这里反倒次要了。

    百知公道:“当初只是让你以攻打峨眉为掩饰,行暗杀公孙小龙之实,可没让你连峨眉一并屠灭,结果,让你做的你没完成,不让你完成的,你倒是做了,搅乱了本门多年的计划,此事,你作何解释?”

    沈红雪歪着头道:“解释?百知公一向洞察秋毫,我与蓝姑这点小算盘,您应该能看出来才对……我这是在未雨绸缪,以防万一啊!”

    “试问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西门断绝与红公子再度现身,灭绝一派的消息更能助我洗脱嫌疑?万一在和百解生对质后,那一伙人还是不信我不是红公子,我总不能束手待擒等着被杀吧?而这个消息,不就是证明我并非红公子的最好证据了吗?”

    “您说是吧?”

    ————————————————————————

    七日前。

    下午,未时。

    唐兰心正在一间毒室调配毒药。

    忽然,敲门声响起:“大小姐,点心好了。”

    唐兰心皱了皱眉头,道:“拿进来吧。”

    一名下人推门进来,将点心放在案上。

    唐兰心:“唐七,有什么事?”

    她从没叫过点心。

    唐七道:“方才,百知公手下的幻影鬼卫送来一封信,命小的立即转交给大小姐。”

    “幻影鬼卫?信?递过来。”

    “你先退下吧。”

    唐七取出信件递上,谭兰心接过信便挥手屏退了他,打开信件细阅后,目光变得冰冷,冷哼道:“哼,警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