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石轩辕斜睨一眼:“你又插什么嘴?”

    凌珊满脸叹气:“我有师妹,正是华山掌门的女儿,今日石前辈在我面前诋毁华山清誉,我若无动于衷,来日恐怕无法向师妹交待。”

    石轩辕轻哼,不屑道:“你就知道我是在诋毁?”

    凌珊耐心十足解释道:“前辈所言,毕竟只是猜测,并无实证,而既然尚未确定便下论断,晚辈也只能理解为诋毁了。”

    “哈哈哈……不错,未经实证的论断,只能算诋毁,算污蔑,不过……我也只是随口一言,但其他人会不会多想,我可无法保证!”

    石轩辕朗声笑道,意有所指。

    凌珊转头望了一眼谢家众人,叹道:“我觉得,他们已经多想了。”

    一般无二神情冷淡的谢家几人从始至终默默无言,也未动手,只是对峙戒备,而为首的谢寒衣虽仍不说话,但紧觑着蒙面人时,却不复冷冰冰面无表情,反而眉头深拧,若有所思,明显心情有所波动。

    石轩辕看热闹更多过好心地提议道:“这就与我无关了……不过,你若真在意,我可以教你两个办法。”

    凌珊诚恳请教:“还请前辈指教!”

    石轩辕负手而立,如指点江山般意气风发道:“第一个嘛,简单直接,做到两个字便能解决了。”

    凌珊追问:“哪两个字?”

    石轩辕言简意赅,却杀气腾腾:“灭口!”

    凌珊摇头:“好不容易将前辈救出来,转眼就又将你灭口,岂不是让我这段时间白费功夫了?赔本的买卖我可不做。”

    石轩辕笑道:“你可以将我除外嘛!”

    “那不就失去了灭口了意义吗?”凌珊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前辈果然是大魔头,这良心实在太坏,三言两语,便差点又让我着了你的道。”

    石轩辕并不为“大魔头”几字所动,饶有兴趣问:“这又是何说法?”

    凌珊答道:“若前辈先前的猜测并非污蔑,这个建议的确有实行的价值,可如今真实情况如何尚且两说,前辈却提此建议,以人先入为主的本能,恐怕下意识便认可这老兄出身华山的说法,前辈实在包藏祸心啊。”

    石轩辕惊讶道:“哦?还有如此说法?我倒是闻所未闻!可惜,诡论耳。”

    人邪的认可与否自然无关紧要,凌珊也不与他就此纠缠,岔开话题问:“不知道前辈的第二个方法又是什么?”

    石轩辕道:“这个方法也很简单,并且同样只有两个字!”

    凌珊再问:“那这回又是哪两个字?”

    石轩辕道:“证据。”

    凌珊起兴道:“哦?前辈有证据?”

    石轩辕摇头,往旁边一瞥:“我是没有的,不过……活生生的证据,不就站在这儿吗?”

    凌珊点头道:“不错,这就是证据,这个方法总算靠谱了……前辈怎么还不动手?”

    石轩辕好笑道:“我为何要动手?”

    凌珊理所当然地说:“既然事端最初是前辈挑起的,收场不也该由前辈自己来吗?善始善终为人之本啊!”

    石轩辕道:“满口胡言。”

    “胡言?前辈是说我前一句胡……”

    凌珊有的是耐心继续扯下去,但他们这般旁若无人大加谈论,已让当事者之一的蒙面人不耐,他大喝:“够了!说了半天,不就是想要知道我的身份?那我就告诉你们!”

    他扬刀一指石轩辕,声音嘶哑地吼道:“姓风的猜的没错,我的确是华山弟子,二十五年前,死在这畜生手中的数百条人命里,便有我的爹娘,本以为他当年已被华山高手诛杀,没想到,他竟一直没死,躲在此地逍遥了二十多年,不过,这样也好,今日,便让我亲手报此血仇。”

    凌珊皱眉道:“老兄,还是那句话,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

    蒙面人低沉道:“我乱说什么了?”

    凌珊冷笑道:“呵,原本我还的确怀疑过你是华山剑派之人,但现在,我反而确定,你不是了!”

    蒙面人冷哼道:“你爱信不信!”

    凌珊分析道:“我自然是不信!若你真是华山弟子,此刻不说极力否认以免给师门招祸,也绝无主动承认的道理,现下你如此说,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祸水东引,以图隐藏真实身份罢了。”

    蒙面人高笑,大声道:“哈哈哈哈,你这臭女人,心思倒是灵敏,若是平时,这一番话自有道理,不过,放在眼下,你却算漏了一点!”

    凌珊冷笑道:“什么?”

    蒙面人纵声长笑,道:“哈哈,哈哈哈哈!”

    而笑了一阵,却倏停下,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做梦!”

    凌珊微微皱眉,片刻后却又笑起:“对,你就不该告诉我,因为这根本就是你以假乱真的托词,你拿什么告诉我?”

    蒙面人像被雷击中般一震,仄仄沉默。

    凌珊笑道:“现在该说了,你真正的身份……”

    蒙面人不言不语,只紧握刀剑,警戒八方。

    凌珊迈步上前,逼迫道:“怎么,你是想要我将你脸上的遮羞布拿下,自己来看?”

    却忽然顿住,转头望向一侧院墙,眼睛眯起。

    先无异状。

    但少顷,风啸之间,有一道身影跃上高墙,跳入院中。

    是一个黑衣人。

    随后,一个又一个黑衣人相继跳入院内。

    不一会儿,在聚集了好几伙人后已经显小的院子中,便几乎挤满了人,而这些人隐隐间,似组成成了一个包围圈。

    气氛倏紧,小院中,弥漫着一股冷冽逼人的恶意!

    蒙面人顿又生龙活虎起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的后手:“怎样,现在知道你算漏了什么吗?”

    凌珊道:“你刚才大笑,其实那是信号?”

    “不错,那是信号!”蒙面人得意道:“姓风的刚才说过了,灭口,一劳永逸!其实这也是我的打算,所以,让你们知道我的身份也无妨。”

    “这十二个一流高手,本来是为这三个姓谢的准备的礼物,可既然老天有眼,让我遇到了仇人,今日,便一并了结了,而你们……”长刀一扬,扫了周围一圈,杀气腾腾,放声一喝:“一个都跑不了!”

    石轩辕饶有兴趣道:“就凭这些歪瓜裂枣吗?”

    凌珊环视周围,道:“你这边,加上你有十三人,可我们这边也足有八人,你们全是一流高手,我方却连超一流高手都有,这就样还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呵呵,痴人说梦!”

    正说着,她忽然意识到了一点:“不,不对,不对!哈哈,我知道了,你果然还是贼心不死,你你知道就算加上这些埋伏的人,优势也不大,基本上奈何不了我们,所以你还是坚持自己是华山弟子,以隐藏真实身份,只是我不明白,你究竟和华山剑派有何深仇大怨,会这么一门心思往华山剑派泼脏水。”

    蒙面人怒道:“哼,自作聪明。”

    扬刀怒指,矛头直指石轩辕:“留三人掠阵,其他人都给我上,将这畜生乱刀砍死!”

    一群黑衣人闻风而动,刀锋冷冽,齐逼人邪。

    石轩辕目光转冷,轻哼道:“不自量力。”

    长身而立,以静制动。

    而受他所制的岁寒二怪,不需吩咐,已主动招呼上两名就近的黑衣人,为石轩辕分担压力——如今屈于人下,无论他需要与否,他们的态度也必须表现出来。只是二人所擅乃兵刃,拳脚功夫寻常,虽有功力优势,可这些黑衣人也知扬长避短,并不硬碰,最终只稍占上风,要拿下敌人,尚需时间。

    蒙面人又扬剑指向谢家众人方向:“还有你们,你们不是追着我要剑吗?可以啊,把命留下,我就还剑!”

    将剑一掷,青锋划过,被谢寒衣一剑劈落。

    但趁此机会,蒙面人已将背负神剑出鞘,逼起冲天杀气,慑人寒芒,无所畏惧,冲向谢家三人。

    谢家众人不声不响,却默契配合,立起围势,但也知神剑之利,以缠挑让避为主,尽量避开硬拼。

    凌珊与师姐仿佛成了局外人,她们不主动上前,也无人来招呼,便冷眼旁观,直到看见蒙面人刀剑在手,以一敌三竟也能周旋一时,虽落下风,但败势不显。

    这人上回见到,还只是左手使剑,本以为是左撇子,就算刚刚方见到,也下意识以为只是顺手多持兵械防身,没料到一动起武,才显真正实力,相较上次,如厮刀剑同流,真如云泥天壤,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手刀剑之技,的确令人赞叹。

    凌珊兴致勃勃高呼:“这位朋友武功高强,看来谢前辈一时也拿不下他,便让我来助你!”

    碧落出鞘,便飞扑而去,更叫道:“朋友,占着神兵之利欺负个老头,未免无耻,就让我以绝世好剑来会你!”

    蒙面人道:“拦住她!”

    掠阵的三名黑衣人顿时飞扑来阻。

    凌珊却不为所动,自顾上前,这些人,自有师姐料理。

    果然,三人一动,明月天便随之而来,更快一步,如那黑衣人以一敌三,移天换地,凶器难近。

    剑光煌煌,剑气激荡,剑风刮骨,刹那间,三尺之内,诞起生人勿进的极致压迫感!

    在碧落衬托下,凌珊挥洒一身强绝骇人的剑气,强势插入战局。

    蒙面人强催勇力,以神剑之力格开谢家众,豁力扬刀迎击,却难抵剑锋,钢刀两断,蒙面人却似早有预料与准备,阻敌于一瞬,顺势稍退,便再起神剑,以神剑杀神剑。

    咣当——

    铿然怒击,神剑交响,灵韵自生,神华大耀。两口神剑,在碰撞之间,争相辉映,论证高低。

    凌珊与蒙面人巍然不退,再运剑势。

    勃发剑气催人身,有如实质,无友敌之分,一名谢家剑士顿受其害,其臂受无形剑气所伤,鲜血浸湿衣袍。

    “退开!”

    谢寒衣皱眉吩咐,他已看出,这已不是这两人的交锋,在第一次碰撞那一刻开始,而是属于神剑的交锋,是神剑有灵,互知彼此,不甘示弱。

    余人皆退,在神剑交锋当下,暂避锋芒,一丈之内,顿成空空,再无一人。

    眨眼间,沟壑满地,墙倒垣塌,战场狼藉。

    “好强劲的剑气!”

    石轩辕身化幻影,黑衣人根本无从捉杀,戏耍片刻,被彼方动静吸引,纵身而上,高踏另一侧墙头,负手而立,喃喃自语。

    那些黑衣人也被身边的巨大动静惊住,但刹那震惊之后,不去他顾,逼向高墙。

    “哼。”

    石轩辕高高在上俯视人如蝼蚁,耐心已去,杀机生来,再来,将不留余地!

    “哈哈,好一个谢家神剑,再来!”

    凌珊纵意高喊,神剑之力自掌间传递加于一身,这一刻的每一次强势碰撞,都有不同的酣畅淋漓。

    神剑辉耀,二人愈战愈勇,肆意剑气,战场亦大张,踏过倒塌的墙垣,置身更广阔的天地,激荡更惨烈的碰撞。

    终于,一剑过后,凌珊被一震而退,无与伦比的剑气紧随其后压迫而下。

    剑气肆虐。

    草木竞折,残垣崩空,大地被撕裂,漫天沙尘。

    在她后方,是谢家三人,谢寒衣上前一步纵剑击空,声声回响,漫天剑气被消弭!

    当迫身威胁被平复,视野之中,早失去了蒙面人的身影。

    凌珊立定一侧,手持碧落,胸膛不住起伏,呼呼喘息。

    谢寒衣收剑归鞘,领着两名剑士上前,冷冰冰道:“可有伤到?”

    凌珊抬头望了她一眼,将碧落回鞘,笑道:“一个藏头露尾之人,岂能伤到我?只是真气损耗有些过度罢了,稍加调养即可!”

    谢寒衣道:“无事便好。”他扫了后方石轩辕一眼,难得提醒一句:“人邪不比剑主,厮混一堂,你自己小心。”

    毕竟是老江湖,虽沉默寡言,但见识自足,竟已认出了人邪。

    然后又道:“我还需去追踪那人,告辞!”

    说罢,不给凌珊回话的机会,转头便走。

    另一边十多名黑衣人,大致伏诛。

    病虎也是虎,那些黑衣人却不到凌珊这种能捋胡须的级别,在石轩辕杀心起时,这些人下场不言而喻。早已伏诛,只有两人见机得快,早早远遁,石轩辕也懒去追杀。

    谢寒衣更不在意,哪怕那些人是刀剑者的同伙,但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谢家神剑。

    石轩辕缓缓走来,叹道:“放水的架,看得真不舒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